>>> 2006年第1期

让爱传出去

作者:竹 林



  蓝天白云
  
  在苏州大学的校园内,怀旧的人都会喜欢昔日东吴大学旧址的老洋房:红砖、拱形的门窗,一副沉稳的具有历史感的贵族气派,衬着大片如茵的绿草地,是可以作为译制片的背景的。
  与之遥遥相对的苏大法学院,是灰色的基调,在规则中透出飞扬的气势。那种巨大的圆球状的门,能把一个人衬得很渺小;而那前后上下通透的广场式的屋宇,阔大、敞亮,进得门来,能让人伸出双臂,欲将星月揽于心中——这时,你又是顶天立地的。
  二〇〇五年,八月,暑假里极澳热的一天。
  两幅蓝色的巨大条幅,沿着统通透的层楼由上而下缓缓垂下,好像天宇的一角破楼而入:“慈青悲智行,联谊启慧根!”
  台湾慈济佛教基金会和苏州大学的学生联合举办的两岸青年文化交流活动将在这里举行。
  对于苏大的学生来说,“慈济”并不陌生。
  曾经有一个女孩,很美,纤柔的身姿,明澈的双眸;一头长长的秀发,是她自己爱惜的。把头发分开,编成黑黑亮亮的两条长辫子,一直垂到了腰际。
  梳辫子的女孩清纯,锦衣玉食的生活背景,也无损她藏在心底里的那份慈善,她的美丽和优雅,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女孩上街购物,总是精心挑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爱吃的食品;篮子装满了,她对家人的爱也满溢出来了。这样的爱泛滥开来的时候,女孩竟发誓要爱普天之下的每一个人。而她的篮子里,也要装满供养天下众生的精神和肉体的食粮。
  女孩把自己漂亮的长发齐齐削净之后说:“普天之下,没有我不爱的人;普天之下,没有我不信任的人;普天之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
  时光流转,那个女孩的美就化作一股爱的清流,缠绕着我们这颗蓝色的星球了。
  如果要把这股清流给出一个名字,那就是:慈济!
  简单地说来,由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就是一个传播爱的团体。人都需要爱,穷人需要,富人也需要。美国9.11之后,慈济人前去关怀。劫后余生的美国人说我们并不缺钱,但我们缺乏精神的支撑。有你们心灵的陪伴,让我们一路走来……
  
  参加慈济的青少年被称为“慈青”。
  许多慈青的爸爸妈妈都是慈济委员。在一些慈济举办活动的重要场合,委员们会穿上证严上人亲自设计的服饰。女士一袭镶有红色滚边的深蓝色的旗袍,挽起的发髻佩以同色的头饰;男士则是洁白的衬衫,藏青色的西装,配同色的领带。
  如此尽显女性柔美和男性坚毅、儒雅气质的衣服,却有一个奇怪的名字:柔和忍辱衣。
  也就是说,穿了这身衣服,可要慈悲的情怀,温柔的态度,即便受了委屈,也要忍辱负重哦!
  慈青的衣服是蓝色的体恤配白色的长裤,仿佛集蓝天白云于一身。
  慈青称证严法师为“上人”,这也是中国民间的老百姓对家中长辈的尊称。
  上人很有些唯美主义。唯美的上人要求大家“爱人”必须先“自爱”。
  所谓“自爱”便是要先照顾好自己的心念,心念要正,要有正确的理想价值观;同时我们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形象。上人自己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时时刻刻都穿得一丝不苟的。他要求男孩像个男孩的样子,头发剪得短短的;女孩像个女孩的样子,梳两条黑黑的小辫子。这样他会很欢喜,会作一个极优美的手势发出赞叹:“你们好美啊!”
  梳辫子的女孩总是显得特别女孩子气。质本洁来还洁去,上人是很有点极纯真的少女情怀的,尽管出了家。
  来自台湾的慈青都是自筹旅费参加这次活动的,每人交了三万元(台币)。
  
  感恩歌
  
  前来参加这个活动的苏大的孩子都是从学生中被挑选出来的佼佼者。走进交流活动的场所苏大法学院,他们的心里是有些骄傲的。
  但骄傲遭遇微笑就瓦解了。
  微笑,那么多的微笑,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挂在来自台湾的慈青的脸上,让我们的大学生们有点不知所措:我并不认识他(她)嘛,他(她)为什么会对我笑?
  微笑是“慈济面霜”,化妆品中的极品。
  因为心里存着一份爱,看世界是美好的,看人是可爱的,所以就会笑。
  也许笑的基因具有无限复制的能力。很快,苏大的孩子们也笑了——
  “阳光带来温柔,微笑在你眼中,我在你左右!”这歌声,有如天使般的纯真,让大学生们也回归童年了,和“蓝天白云”的慈青穿着一样款式的体恤和长裤,只不过,体恤的颜色有所不同,是柔和的灰,很协调,很相配的。
  苏大的女生都把头发扎起来了,两条发辫中间露出清爽的笑脸,真的好看。
  男生可不那么容易就范,有人依然留着长发,觉得这样有风度,这样有个性。
  慈济是宽容的。他们把受自己照顾的救济户称作“感恩户”,他们出去赈灾、义诊、做慈善,从来都尊重对方的信仰,不会宣扬佛教。所以没有人会对这个男生说,你要把头发剪掉。直到有一天,那个男孩突然觉得,我的发型不好看,我要把头发剪掉。
  微笑的语言早已把蓝体恤和灰体恤融成了一体。大家帮他剪头发,女孩子拿着镜子给他前前后后地照,你好帅,好有气质哦。镜子里的他几分英气,几分腼腆,心里是欢喜的。
  是一种什么力量,让这个叛逆期的男孩轻易改变了自己的审美观了呢?
  只能说,这里有一个强大的磁场。
  是来自台湾的慈济人营造的。分分秒秒,孩子们都在被改变。
  证严法师说,人生从零岁到三十岁的教育至为重要。确实,一个人从内心发出来的人文修养,就是在这个阶段形成的。
  大学生的第一堂课是茶道,第二堂课是花道。
  花道和茶道,当然在别处也可以学习。
  可是,在这里,俯拾皆是,触目所及的,都是美,都是一个有修养的、高尚的人所必须具备的美德。
  课内课外,洋溢在每一寸空气里的温馨的微笑,以及那微笑汇成的浓浓的爱意,这样的氛围,就把礼仪之美的内在品质,推到了极致。
  走进洗手间,可以看见穿着“蓝天白云”衣服的师姑弯着腰在奋力擦洗盥洗盆,然后,摆上一束刚刚插好的鲜花。
  厕所每天要清洗,鲜花也每天更换,以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姿态,笑迎进进出出方便的人。
  不要以为做这些事的都是清洁工人,随便问一问,就会知道她们不是老板太太、董事长夫人,就是干脆自己是个老板。
  我认识一位来自天津的版权代理公司经理,在自己单位是说一不二的角色,到了这里,她换上白长裤、灰体恤,戴上帽子和口罩,天天蹲在厨房里为同学们削水果、洗碗筷,任劳任怨。
  所以,同学们吃完饭,都会列队,向生活组的师姑们说一声,感恩!
  对别人的付出,要懂得感恩,并把这感恩的心情说出来,也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礼仪吧。
  吃饭也要感恩。
  “感恩歌”就写在用餐时大厅的墙上:“粒米杯汤盘中蔬,得来不易历艰辛,细嚼慢品用心尝,感谢天下父母恩。”
  围着数十张圆桌的人们一起唱过后,齐颂:“感谢父母恩,感谢师长恩,感谢天下众生恩!”轻轻坐下,端碗、举箸,姿态是——“龙口含珠,凤头点水。”
  以拇指轻按饭碗的边缘,其余四指平托碗底,这样,所谓的“龙口”就在掌心和拇指之间就自然形成了,而“龙口”所含的“珠”就是饭碗啦。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