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第1期

“虎王”严斌

作者:彭 晓



  大概是在一九九三年初,京城还很寒冷。画坛乍起一阵雄风,给人心头带来了几分暖意。我国中年画家严斌的国画新作《长啸生风》、 《雄风》被国际奥委会收藏。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代表国际奥委会收藏其画作时,一片赞赏之情溢于言表。首都不少新闻媒介传播了这一新闻,人们在收听的同时,也收看到了《长啸生风》、 《雄风》两幅作品.造型奇特的“虎”,气势夺人,叱咤雄风,给人一种奋发向上的感受,看了为之一振。
  从那时起,人们就把严斌的名字与虎联在一起了。有人亲切地称其为“虎王”。
  其实,严斌八十年代就已在中国画坛崭露头角。一九八九年金秋,中国画研究院和中国美协曾主办过“严斌画展”。艺术大师李可染为画展亲笔题词,并予以很高评价: “严斌画风雄秀,笔意奇巧,很有特色,整个画都很好。”画坛不少权威人士给予过严斌的作品较高评价。严斌的画还流传到日本、韩国、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瑞士、新加坡、澳大利亚、朝鲜、泰国等十多个国家以及港、澳、台地区。他的不少作品分别被国际和国内一些文化艺术单位收藏。
  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必然要有其对人生、对社会、对时代的独特思考。仅仅是重复前人,或者是重复他人,绝不可能成功。严斌正是这样一个艺术家。他的作品也是如此。从其擅长的虎画来看,就可以找到佐证。与传统的中国画画虎不同的是,他更注重虎的“神”和“气”。 《长啸生风》中有两只虎,走在前边的那虎;中天长啸,神色威武,仿佛在向世界宣告一种精神或一种声音。如果把这种精神或这种声音拟人化进而演变、升华,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是在抒发我们民族奋发、昂扬、向上的精神,以及我们时代开拓、奋进、创新的精神。走在旁边那只虎,也是虎视眈眈,颇为传神。现被霍英东先生收藏的严斌的另一幅虎画《灵谷生风》,画的是一只颇有神威的虎,读后也能给人以精神振奋的感受。而在他的另一些虎画中,也是气韵生动,神威逼人。如若把他的虎画组织在一起,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叱咤风云。
  近年来,严斌的创作不断升华,他用一年半的时间创作的四十八米巨幅长卷(简称三十四幅图)代表了三十四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和特区,寓意中华民族奋发向上、生生不息、与时俱进、龙腾虎跃的精神。他创作的儿童与虎、儿童戏虎等作品,体现了和平友爱的主题,表达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受到国外一些领导人高度评价,并被多位外国领导人收藏。严斌的山水画也很出色,风格严谨典雅,雄秀兼时代色彩鲜明。也许是因为虎与山密切相关的缘由
  我们的时代需要虎胆虎气,也需要“虎王”严斌这样的艺术家。
  
  
  
  马来西亚写生有感
  
  
   于永茂
   经水彩画家张克让老师的价绍,与吉隆坡姚守穰先生认识,姚先生邀我于二00二年春节前往马来西亚写生。
  马来西亚的山水、花草、树木在它特有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生长得茂盛茁壮,奇花异树美不胜收,百味怪圣果随处可见,真是天然浑成的植物园。
  沿海边公路往北,一路走一边拍片子,画速写。绿色的丛林,绿色的原野,没有一丝风,汽车快速行驶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柏油路上。雨后的阳光透过油棕林斜射在嫩黄色的草地上,照在收割棕油籽的工人身上,给人以朦胧的画意诗情。
  彭亨州的珍妮湖,湖面野逸自然,水面上生长着不知名的热带水草植物,岛上住有三五户马来人家,以打鱼为生,生活得也平淡天真。
  冷冰湖、林和镇、丁加奴州、梅兰镇,吉兰丹州、褚望山、霹雳州、太平湖等所到之处无不给人留下自然清新的感觉及美好的享受。
  金马伦属彭亨州,是一座坐落在海拔二千米以上的山顶古镇,占地面积几十平方公里。说镇,它更像一座小城市,公共设施完备,环境幽雅,空气新鲜,气温凉爽,尤其在马来西亚四季女口夏,所以常年来这里旅游度假者如织。
  汽车行驶了六个多小时,一路烈日当空,忽而雷雨大作,忽而又雨过天睛,没有一丝风,没有一片云,依然烈日炎炎,闷热难耐,时近傍晚车停在一处密林隐映的小山村旁,离村不远便是冷玛纳河古道……
  弃车蹬舟,所乘之舟由当地工著人来划,船头船尾各一人,行驶在冷玛纳河上,便进入了雨林原始地带,映入眼帘的千年古树,纵横于宽阔的河道上,银叶猴、长尾猴、猕猴成群结队在头顶的树干上蹿来蹿去,哇哇乱叫,不知是表示欢迎,还是对陌生人的闯入表示反对,一只不知名的水鸟五彩斑斓,在小舟前飞飞停停,好像是引路的向导。
  河道蜿蜒,缓缓驶入茂密的雨林纵身之处,但见古木林立,遮天蔽日、幽深可怕,夜幕降临,大约泛舟两个小时,我们到了此次行程的目的地:热带雨林原住居民工著人生;舌居住所在地——长屋。酋长及居民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以他们本民族传统形式的舞蹈欢迎我们的到来。我虽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我能感觉得到他们那热情、好客、友善,感觉得到他们依然保存着原始的纯朴与真诚。
  夜深了, 听到的是虫鸣鸟叫,潺潺流水的天籁之声。此时我已陶醉在回归自然的睡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