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第1期

香港的高效率

作者:张 清



   九年前我初到香港,首先感受的便是上政时香港人的匆匆脚下步。展望去只见眼前人头攒动,写字楼的小姐们顶着烈日,职业装穿得一丝不苟, 两条腿齐刷刷在套裙的狭小范围内做着高频摆动,心中不免惊叹:难道人高马大的我,竞走不过这些纤纤南国女孩?于是盯准了前面的几个目标,大步流星赶将过去,很快超出。正在窃喜之时,劲道稍懈,身边便如过江之鲫纷纷行过,但见原来的目标早又在前面闪现,于是暗叹: 高效率绝非短期效应,而是长年累月积蓄而成的啊。
  所谓效率,简单地说就是单位时间中完成的工作量。这恐怕是针对某一具体工作或任务而言,其实,在林林总总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中,效率的体现可能更加含蓄更加复杂。
  曾带朋友在香港做了一次高效率旅游.一位从未到过香港的朋友出国在香港转机,要我“在两个小时内”带他认识一下香港,这听起来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于是我带他从地铁上环起点站坐车,穿过海底隧道,首先来到尖沙咀,站在文化中心广场向南望去,香港岛那些由“石屎”堆砌出的摩天大楼,依着山势层层叠起,在夕阳的辉映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好像要把背后的太平山遮盖住似的。接着我们又坐轮渡横过维多利亚港湾,回到香港岛,转换巴士在香港最热闹繁华的中环地带环绕。最古老的建筑立法会大厦,原是英军司令部而现在是驻港部队总部的威尔士亲王大厦,世界级金融巨鳄的总部大厦:中国银行大厦、汇丰银行大厦、渣才丁银行大厦、恒生银行大厦……座座如巨人般巍然耸立,十分壮观。从中环我们上到了半山,坐着有百年历史的山顶缆车登上太平山。其时,夜暮降临,万千灯火璀璨夺目。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湾如一巨大的珠宝盒一般流光溢彩。朋友感叹道: “你是让我在两个小时内看了一次香港的新闻联播啊!”
  其实何止新闻联播,还天上地下的转换了海陆空的交通工具呢。不是吗?他从空中来,坐过地铁,走到了地下。然后坐轮渡经海上,最后坐了陆上巴士、缆车和的士。朋友由衷地说,香港真是有效率。我问他何以见得,他说交通工具全面,速度很快,而且,地铁下边没厕所。我笑了。是啊,香港面积很小,人口众多,在最发达的中环地区,中午吃饭时人口密度可达到每平方公里三至四万人。因此香港的地铁都往地下深处修,为了不使地铁在人流高峰时造成拥堵,在地铁下边不修厕所,以使人流加速疏导,因为越是三急之人走出地铁的速度越快,这样一来客观上就造成了地铁疏导人流的效率。用现在时髦话来说,这是用科学的态度来提高效率。并且,香港的司机在堵车时互相礼让,这也提高效率。香港共有三条过海隧道,四面八方的车流在此只能汇成二到三条线行驶。凡在香港驾过车的人都有这种感受,过隧道并线时,众多车辆往往会左右交又并线,左边有两三辆车并入线后,后边的司机一定会停一会,让右边的司机向线内并入。相互之间礼让三分,这样一束,道路从来不会因此发生堵塞,而每辆车相对等待的时间也被大大地缩短了一一这是以人的高素质和文明程度来提高效率。而且,朋友还发现,香港的车窗都不贴太阳膜。确实,香港道路交通比较发达, 离开闹市区后,基本上都是快速道路,车速最低也在每小时八个至一百公里。从开车的经验来看,前方车辆的车窗不贴防晒膜。无疑有利于后面的车辆观察更远方向的情况,更加有利于遇事事先采取措施一一这大概也是提高效率的一项措施吧?
  士。今回到内地上班,每天都被上下班高峰时间的堵车所困扰,不禁想起香港的效率。是啊,假如司机们互相礼让,也许大家通过的速度会快得多——怎么说呢?还是北京青年报上常登的那句众所周知。的话;文明,就差这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