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好衣裳,破衣裳

作者:范国清



  人得讲个体面,可光讲体面,不脚踏实地地做事,就会弄得没体面……
  
  1. 村主任借衣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装。赵家屯有个叫赵春的,打小就讲究穿戴,现在都快三十了,讲究得更厉害。可他越讲究,越是讲究不了。为啥?穷呀!
  赵春的妻子叫孟巧巧,长得挺漂亮,当初看中赵春穿着体面,能说会道,还懂电焊技术,这才嫁给他。结婚后,孟巧巧发现赵春虽然穿戴得很像那么一回事,却一点也不肯吃苦,那个灵活的脑瓜子整天只想着排场,家里的日子越过越暗淡。
  这天,赵春跟孟巧巧不知为啥事大吵起来,引得村里的人都来围观。正吵得不可开交,村主任赵栓从外面开会回来,他西装革履,一只手拎着公文包,一只手叉在腰上,喝开围观的人,吼道:“你们两口子吵个啥?吃饱没事儿干了,啊?”
  赵春抖了抖手上的一套新西服,说:“村主任你倒是瞧瞧,我马上就要到省城打工了,让她给我买套像样点的西服,她却花六十块钱给我买了这套地摊货。做工差不说,料子也太差了!这叫我怎么穿着去省城?”
  孟巧巧说:“你是去城里打工,又不是去做模特,穿那么好干啥?”
  赵栓点点头,对赵春说:“出门打工,不能穿得太好,你媳妇说得对。”
  赵春不满地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不懂就别进来瞎掺和。”
  赵栓一听生了气,说:“怎么了?不服呀!我今天就是要断一断你这家务事!你倒是给我好好说说,你凭啥要挑三拣四!”
  原来,赵春的二叔去年春上得病死了,丢下二婶和两个年幼的儿女,日子过得很艰难,孟巧巧就想赵春出门打工挣点钱回来,帮一帮二婶。赵春觉得打工太苦,不想出门,孟巧巧就说她有个高中同学,在江城开了家“海王星造船厂”,赵春可以直接去找那个叫顾大成的同学,她怕赵春不相信,还给顾大成写了封信,交给赵春。赵春得知孟巧巧有个这么出息的同学,心思也活络了,但他要孟巧巧为他买一套名牌西服,可孟巧巧只给他买了一套六十块钱的地摊货。
  赵栓一听就摇头,说:“你不过会点电焊,就算那个顾大成肯给巧巧面子,顶多给你个电焊工干干,你穿名牌西服有什么用?”
  赵春不接赵栓的话茬,瞅着赵栓的一身穿戴,点点头,说:“嗯,红格领带,船王牌西服,一双皮鞋也行,手上还拎个公文包,你这一身行头凑合,我就想要身你这样的。”
  赵栓说:“像我这样的?我这身是到外面开会才穿的!”
  赵春说:“这你就不懂了!我只要有你这身穿戴,出门准能混出个人样,在那个造船厂起码能混上个中层干部。”
  赵栓听得大笑起来:“赵春啊赵春,大白天你做的是什么梦啊。行!你要是真能在那厂子混出个人模狗样,我这副行头就借给你!”
  赵春拍拍胸,大咧咧地说:“要是有你这一套穿戴,我一准弄个中层干部给你瞧瞧!”
  赵栓大手一甩,说:“好你个混小子,我还真信你了,就把我这套行头借给你!”
  不一会儿,赵栓的一身穿戴就套到了赵春身上,嗨!就像给赵春量身定做的,马上让土不拉叽的赵春焕然一新,活像一个都市白领。
  第二天一早,赵春啥也不带,套着赵栓那身穿戴便出了门,孟巧巧又给了他二百五十块钱,一直把他送到大路口上,千叮咛万嘱咐,说:“赵春,赵栓这副行头要值一两千块,他出门开会才舍得穿,现在借给你了,你可不能把人家的东西弄坏了。再者,你一定要好好干,混出个样子回来,这些年我跟着你没少怄气,你要是在我老同学跟前再给我丢人,我就不活了,我要当着你的面跳塘!”
  
  2. 旅社失窃
  
  赵家屯离江城不算太远,赵春当天就到了。下车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不知道顾大成的电话号码,更不知道“海王星造船厂”在什么地方,便决定先找个小旅社住下来。
  他走进一条小街,没走几步,便有一个乞丐向他打招呼:“老板,给点钱让我买个包子吧!瞧你这样子,准是个做大官发大财的人……”
  听到乞丐的话,赵春忍不住停下脚步,只见这乞丐穿了套邋里邋遢的衣服,那阵怪味让赵春直捂鼻子,但乞丐的话让赵春心里美得不行,于是 “唰——”的一声,他拉开公文包,手往里面一掏,掏了半晌,掏到两张百元大钞,连忙放回去,他估计赵栓的公文包角落里肯定会有一两枚硬币,就继续在里面掏,掏了老半天,还真让他掏出一枚一角的硬币,上前递给乞丐,说:“包里只有这点零钱。”
  这乞丐名叫胡路,见赵春老半天才掏出一角钱硬币,非常失望,便梗着脖子,缩着手,说:“老板,一角钱别说买肉包子,屁也买不到一个呀!你也太小气了吧?”
  赵春不高兴了:“我小气?一角钱不是钱啊?你到底要不要?”
  胡路往地上吐口痰,不再吭声。赵春只好将一角钱硬币放进公文包,拍拍身上的西服,走了。
  胡路没讨到赵春的钱,看看天色不早,也不再蹲了,他数了数口袋里的钱,想想好久没打牙祭了,就去街边的小店买了只烧鸡,一瓶白酒,往前走了一会,看见一家私人小旅社,就走了进去。
  小旅社的老板娘看见胡路进来,急忙说:“去!这里没钱给!”
  胡路说:“怎么?我花钱住旅社,不行呀?”
  老板娘见胡路拿得出钱,犹豫了一下,就让他拿出十块钱,住进了地下室。
  胡路一进地下室,便看见赵春正坐在床沿上,捧着碗方便面在大吃。赵春一抬头,见胡路手里拎着一瓶酒、一只烧鸡,不禁怔住了,说:“一个讨饭的也吃鸡喝酒,真有你的!”
  胡路打开酒瓶,很响地呷了一口,说:“我又没要你一文钱,管得着吗?”
  赵春哑口无言。
  胡路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故意做给赵春看,想不到做得过了头,竟然一口气喝下了半瓶酒,搞得晕沉沉的,便把余下的酒和鸡往床头柜上一放,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赵春吃完方便面,把孟巧巧写给顾大成的信拿出来看了半天,看得皱着眉头直摇头,一把将信撕了,自己掏出纸和笔,模仿着孟巧巧的笔迹,写了起来——
  顾大成老同学:你好!
  一晃十五年过去,你还记得高中时一个叫孟巧巧的同学吗?应该记得的!听说你事业有成,在江城开了一家造船厂,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我丈夫赵春精明能干,一直在北京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最近他嫌那家公司老板付的薪金低了(月薪只有三千),他就想跳槽……所以,我介绍他来找你,希望你能在工厂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位子。拜托你了,谢谢!
  老同学:孟巧巧亲笔
  
   9月10日
  赵春写完信,又看了几回,得意地笑了,想,那顾大成看了这样的信,又看我这一身穿戴打扮,肯定会高看我一眼,再凭我活络的脑子一活动,一准马到成功。
  他把介绍信放进公文包,脱下赵栓的那套穿戴,摆在床头边,正要躺下,忽然闻到一阵扑鼻的酒香,抬头便看见胡路放在床头柜上的酒和烧鸡,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浓香。赵春只觉喉头里一条馋虫在不停地爬动,他终于忍不住,一只手向那边的床头柜伸了过去……
  天蒙蒙亮时,胡路醒过来,打了个哈欠,抬起身子便看床头柜,这一看不打紧,只见酒瓶子空空的,自己吃剩的半只烧鸡踪影全无!再看邻铺,只见他鼾声如雷,一只手伸出被外,手上还捏着根鸡腿骨!
  胡路简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穿得如此体面的家伙,竟然会偷吃乞丐的鸡,偷喝乞丐的酒!胡路气坏了,他看着赵春放在床边的公文包、名牌西服、领带和一双锃亮的皮鞋,顿时眼睛一亮,一骨碌从床上下来,蹑手蹑脚走过去,将那身好衣裳往自己身上一套,拎起公文包,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地下室……
  
  3. 人靠衣装
  
  赵春一觉睡到天大亮,睁开眼,大吃一惊:村主任赵栓的那副好行头变成一堆臭哄哄的乞丐衣,连皮鞋和公文包也不见了,那个乞丐也没了影子。他失魂落魄从床上跳下来,奔出地下室。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