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红气球作证

作者:华登喜



  
  冬天到了,雪茄镇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雪没下完,就传出一个消息:老富翁加尔先生死了!他躺在镇外荒野的一片空地里,喉咙被切开,鲜血染红了周围的雪地。
  皮克探长到了现场,发现现场被大雪盖住,既看不到脚印也找不到凶器,他围着尸体转了几圈,摇了摇头,说:“加尔先生现在的样子,说明他死亡时很镇定,没有痛苦。万松医生来了吗?我需要知道加尔先生死亡的时间。”
  万松医生是镇上唯一的医生,同时也是警局的兼职法医。不一会儿,他就带着工具箱赶到现场,解开加尔身上的毛皮大衣,用刀片割开加尔胸前的皮肤,掏出一支温度计,插进了死者胸部,过了一会拔出来一看,肯定地说:“尸体的温度只有三度,说明加尔先生至少死了十二个小时,也就是说,他死在昨天晚上9点前。”
  跟着过来的镇长说:“昨晚加尔先生到库蒂那里收房租,还在库蒂开的酒吧喝了点酒,刚过七点就从酒吧走出来,那时候还没下雪……”
  皮克探长戴上手套,将手伸进加尔先生的口袋里,一下就掏出一大把钞票,说:“钱没被偷走,贵重物品也没丢失,难道是自杀?”
  镇长一个劲地摇头:“不可能!如果他想自杀,还会去收房租?”
  这时,库蒂匆匆忙忙赶过来,看到加尔的尸体就嚷了起来:“他昨天晚上很古怪,一出门就买了几只鲜艳的红气球,牵着那些气球回了家!”
  皮克探长忙问万松医生:“听说有种病,叫气球综合征?”万松医生点点头,说:“那是老年痴呆症的一种,有些人犯病时,会对气球之类的玩具感兴趣。”
  皮克探长马上说:“不管加尔先生是自杀还是他杀,必须找到那些红气球。”
  镇长说:“那些气球早就飘得远远的,还能找到吗?”
  皮克探长说:“昨晚突降大雪,不断有雪花落在气球上,气球飞不高,它肯定飘不远的!现在不早了,我们先回镇上吃午饭,下午两点再来这里碰头吧。”
  到了下午两点,几个人全到了,皮克探长还带着一只气球,他放出气球,充满氢气的气球很快升起来,随风飘去,一行人在气球的引导下,朝着不远处的森林走去。
  走进森林后,他们很快看到四只红气球,被绳子捆在一起,挂在一棵树的枝头上,绳子的末端系着一把剃须刀片,上面沾着殷红的血迹!
  镇长大叫起来:“天啦,这些气球杀死了加尔先生!”
  皮克探长点点头,说:“不错,正是这些气球杀了加尔先生,不过我不认为这是一桩谋杀案,加尔先生是自杀的。万松医生刚才说加尔先生患有老年痴呆症,他的神智出了问题,想离开人世,但他知道自杀者不能葬入家族坟墓,于是买了几个气球,将剃须刀随身带着,然后在镇外空无一人的荒地用刀片割断自己的喉管,而沾着血迹的刀片离开加尔先生,跟着气球飘走,这样一来,就不能认定他是自杀,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葬入家族墓地……”
  镇长根本不同意探长的判断,说:“皮克,你真是异想天开!”
  万松医生说:“前段时间加尔先生到我的药店买药时,非常痛苦,说自己承受不了老年痴呆症的折磨。”
  这一说,大家都认为加尔是自杀,库蒂爬上树,取下那串气球。
  皮克探长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将刀片取下来,交给万松医生,道:“医生,麻烦你把这刀片拿去化验,查验上面是不是加尔先生的血型。”
  没想到,就在万松医生伸手接刀片时,皮克探长的手微微一抖,刀片一下划破了万松医生的手指,鲜血流了出来,皮克探长连连道歉。
  万松医生没吱声,从药箱里掏出“创可贴”,包扎好手上的伤口,皮克探长却偷偷掏出一张试纸,把刀片上的血迹抹到试纸上……
  
  大家在树林里又搜索一番,没有发现新线索,镇长说:“探长,你可以结案了,加尔先生是自杀的!”
  这时,皮克探长从口袋掏出一张纸片,大声说:“不,加尔先生不是自杀,证据在这片纸上!”
  镇长不耐烦地嚷道:“皮克,这么冷的天,你别拿我们开玩笑了,刚才说自杀的也是你啊!”
  “不,我刚才只是想把凶手引出来,凶手就在我们中间!刚才我已经用试纸测试了刀片血迹的血型,与加尔的血型完全不同,却与万松医生的血型完全一样!”
  皮克探长说完,目光如电地看着万松医生,说:“万松医生,加尔先生是被谋杀的,是你谋杀了他……”
  万松医生气愤地吼道:“你这个疯子!你的证据呢?”
  “这些气球就是你犯罪的确凿证据。这里这些气球是哪儿来的呢?它不是自己飞来的,而是被人带到这儿来的,这个人就是凶手,他的目的是给加尔自杀提供证据。如果我没猜错,中午的时候.你根据风向,带着气球和刀片来到这里,瞧,树干上还有爬上去留下的抓痕。而这刀片上的血型与我割破你手指后出血的血型是一样的,说明刀片上根本没有加尔的血,你在刀片上抹的是自己的血,因为你是镇上唯一的法医,鉴定血型时,你就可以换成加尔的!”
  皮克探长接着说:“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你了,你在测试加尔先生体温时,居然连温度计都没甩一下!所以我故意给出自杀的推理,再看你的反应。没想到你在中午放出气球,在气球上拴上刀片,好让我们得到加尔自杀的证据。其实,你昨天晚上在这里袭击了加尔!”
  听了皮克探长的话,万松医生软了下来,说:“好个聪明的探长,你说对了!一年前,加尔那个老东西来我诊所看病,我在他的药物中掺进安眠药,然后在他药性发作呼呼大睡时去他家偷金币,每次都很顺手。昨天,我又去他家偷金币,没想到老东西昨天没吃药,他发现了我,还说要去警察局告发我,我只好把他打晕,搬到这里,抹了他的脖子……”
   (题图、插图: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