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半夜妻叫

作者:冯琼普



  丈夫荣升
  
  
  郭长德是国税局的副局长,这些年来一直没把前面那个“副”字去掉,就在他不抱信心时,机会来了,他前面的朱局长因为收受贿赂被逮捕查办,坐了大牢,郭长德顺理成章转了正。
  接到任命这天,郭长德下班回家,一进门就闻到扑鼻的菜香,他高兴地跟妻子桑小菊打趣,说:“哟!老婆大人,咋把娘家的祖传手艺都使出来了?”
  桑小菊笑道:“郭局长升官了,待遇也该提高了嘛!”说完,她就把饭菜端上桌,郭长德吃了两口,马上说:“老婆,你今天对我这么好,一定是有什么事。”
  桑小菊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想在单位干了,想自己开个服装店,你可千万别反对啊!”
  郭长德点了点头,说:“这个事呀?好说!你那单位一直半死不活,还是出来好。可开一个服装店少说也得七八万,我们哪来这么多钱?”
  桑小菊笑着说:“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再凑上三万块钱,这店一准能开出来。”
  郭长德说:“三万块倒不是什么大数目,我去想想办法吧。”
  
  四万借款
  
  过了没几天,郭长德交给桑小菊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桑小菊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四叠百元大钞,她顿时激动起来,问:“这……这是开服装店的钱吗?”
  郭长德大笑起来说:“够不够?不够的话,再弄两万!”
  桑小菊抱住郭长德亲了一口,说:“够了!老公,你真好!”
  突然,桑小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郭长德,瞪大眼睛问:“你这钱哪里来的?”
  “我跟一个朋友借的,你可别想歪了,你老公做事是很有分寸的!”
  桑小菊有了钱,马上就办好辞职手续,又很快办好营业执照和各项手续,服装店很快开张了。店虽不大,生意却很好。才三个月工夫,桑小菊就拿出四万块钱,交给郭长德,说:“你赶紧先把朋友的钱还了吧!”
  第二天,郭长德一回家,桑小菊就问:“那笔钱还了吗?”她见郭长德点了点头,又喜滋滋地说:“老公,小店今天一天的毛利就有五百多,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能发财了!”
  郭长德奇怪地看看桑小菊,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财迷了?”
  桑小菊瞪了郭长德一眼:“钱有什么不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是喜欢钱,怎么啦?”
  从此,郭长德一回家,桑小菊便兴冲冲地告诉他小店今天又赚了多少钱。郭长德越听越烦了,说:“你每天只知道钱,你能不能不给我提钱?你也不想想,你这点钱能叫钱吗?”
  桑小菊不服气地说:“你才当上几天局长?就瞧不上这点钱了?你也不算算账,我们再这样做几年,连以后的养老都富富裕裕的!”
  郭长德当上局长后,工作逐步走上正轨,经常加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但不论他回来多晚,桑小菊都在家里等着他,郭长德一进门,她就喜滋滋地说今天服装店又赚了多少钱。郭长德工作上的事本来就多,一回来就被钻到钱眼里的老婆烦,觉得实在没劲,渐渐就不大搭理桑小菊了。这桑小菊也怪,她根本不看丈夫的脸色,每天照旧喜气洋洋地汇报当天的战果。
  这天,郭长德一进门就听桑小菊说自己今天又赚了四百块钱,实在受不了,朝桑小菊吼道:“你要是再跟我提你那点钱,我就搬出去!”
  这一下,桑小菊吓得看着丈夫,一声也不敢吭。
  哪知道,郭长德刚松了一口气,又发觉不对劲了。为什么?他发现桑小菊对自己盯得越来越紧,不是翻自己的衣服,就是动自己的包,有一次还偷偷拿着郭长德的身份证,到移动公司把郭长德手机的通话记录全打印出来。郭长德火死了:老婆原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样神经质了?
  
  梦中醒来
  
  这天半夜,郭长德睡得正香,忽然被桑小菊的叫声惊醒了,只听桑小菊在睡梦里大叫:“老公,你快出来,别丢下我不管啊!”
  郭长德急忙打开床头灯,只见桑小菊一脸的泪,连忙摇醒她,问:“你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桑小菊揉了揉眼,生气地说:“你把我弄醒干什么?人家睡得正香呢!”说完,朝被子里一钻,继续做梦去了。
  第二天早上,郭长德又说起桑小菊晚上说的梦话,没想到桑小菊坚决否认自己说过,郭长德笑着说:“好好好,你没说过。下次你要是再半夜里惊叫,我就用手机录下来,看你承认不!”
  这事刚过一天,桑小菊又在半夜大叫:“老公,你快出来吧!快出来上班去呀!”
  郭长德又被吵醒了,拿起手机正要录音,桑小菊却突然不叫了。过了一会,郭长德刚睡着,桑小菊又大叫起来:“老公,你别丢下我,你快走出来啊!”郭长德气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床头灯,一巴掌把桑小菊拍醒,骂道:“你是不是犯了精神病?深更半夜不停地叫,还让不让人睡觉?”
  桑小菊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怒容的郭长德,泪水突然“哗哗”地流下来,说:“长德,你实话告诉我,那四万块钱你到底从哪弄来的?我向你所有的朋友都打听了,他们根本没借钱给你。”
  
  郭长德想不到桑小菊还记着那四万块钱,叹了口气,说:“那四万块钱是我回老家拿的,爸妈听说你开服装店还缺三万块钱,他们刚好有四万块积蓄。为了让你资金富裕些,就让我把那四万块全带回来了。你跟他们关系一直不好,我怕你会犟着不要,才没告诉你。你怎么一直当包袱搁在心里呢?”
  听了这话,桑小菊松了一口气,马上擦干眼泪,说:“没事了,赶紧睡觉吧!”
  第二天一早,桑小菊对郭长德说:“你今天能不能请个假?我们一起去个地方。”郭长德一想,今天的事正好不太多,便同意了。
  桑小菊拉着郭长德出了门,招了辆的士,直奔西山监狱,到地儿付了车钱,两口子刚走下车,便见监狱外的路边站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朝着监狱里大声哭喊:“老公,你快出来啊!快别睡懒觉了,赶紧上班去吧!”
  郭长德大吃一惊,这不是朱局长的老婆吗?
  桑小菊叹了一口气,说:“她疯了。”
  郭长德忽然明白过来,一把搂着桑小菊,说:“老婆,你故意在半夜里叫我,原来是害怕站在这里叫我!”
  桑小菊满是委屈地扑进郭长德怀里,说:“我之所以要辞职开一家小服装店,还不停地告诉你赚了多少钱,不是我变得财迷,而是想让你明白,家里的钱越来越多,我们不必为钱财发愁,免得你起了贪心……”
   (题图、插图:谭海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