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一定要快乐

作者:路 华



  
  小梅在小区边上开了家卖米粉的早餐店,店里的顾客比较固定,收入也比较固定,每天除去成本,一般能赚个五十来块钱。小梅的老公阿忠每天收工回家,小梅就把当天赚的钱交给他。
  这天晚上,阿忠一回家,又朝小梅伸出手:“钱呢?拿来!”小梅一把抓出收银台抽屉里的钱,气鼓鼓往阿忠手里一塞:“就这么多了,拿去吧!”阿忠一数,眼睛瞪大了,问:“怎么才44块?比平时少了快10块钱啊!”
  小梅一听更来气了,说:“你不要以为昨晚上我们吵了架,我就会把钱藏起来。你看看簿子上的‘正’字,比昨天少卖了10碗!”小梅说着,把店里的流水簿子推到阿忠跟前。
  原来,小梅文化低,每卖出一碗粉,就在簿子上画一下,直到画出一个“正”字。中午收了摊,数一数画了多少“正”字,再乘以一碗粉的利润,就知道当天赚了多少钱。
  阿忠一看,流水簿子上今天画着11个“正”,共55画,的确比昨天少卖了10碗。阿忠又一想,“扑哧”一笑,说:“又没人在旁边看着你,你少画几杠谁也不知道啊!”
  小梅听得柳眉倒竖,一把扭住阿忠的耳朵,说:“昨晚的事你还没说清楚,现在反倒怀疑起我来了!我今天气得一天没吃饭呢!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不然咱俩没完!”
  原来,阿忠昨天开着三轮车在街上拉客时,碰到了以前的恋人小蓝,小蓝正要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碰巧搭了阿忠的车,又正好被上街买菜的小梅看见了,小梅连忙拨阿忠的手机,巧的是阿忠的手机正好没了电,一直关机,这下小梅不依了,跟阿忠大吵了一架,把阿忠的耳朵扭得又红又肿。
  阿忠昨晚被扭肿的耳朵今天还没消肿,现在被小梅一扭,又钻心地痛起来,阿忠连忙从口袋掏出小蓝送的结婚请柬,小梅看了,立即眉开眼笑,“叭”地给了阿忠一个吻……
  第二天晚上,阿忠收工回来,小梅就笑容满面地把钱递到阿忠手上,说:“今天比昨天多赚了11块!”
  每天的备料都是阿忠与小梅一起在晚上弄的,质量和数量完全一样,小梅给人家的料也是一样的,为啥昨天比平时少了10碗,今天又比平时多了10来碗呢?肯定是小梅在吵架后故意少划几道杠,让阿忠不开心!
  阿忠想到这里就乐了,他附在小梅耳边说:“我知道你的秘密了!昨天你说少卖10碗,其实是你故意少画了10道杠!”小梅笑呵呵地擂了阿忠一拳,说:“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你以后别让小蓝再搭你的车,她要是再搭,你得先给我电话,经我同意!”
  听小梅这口气,还是不承认故意少画了杠。
  过了没多久,这情况又出现了。原来,阿忠一直喜欢打牌,来点小刺激,跟小梅结婚后,他基本戒掉了这个嗜好。这天,他看到几个同行在街边打牌,一时看得手痒,经不住别人的激将,也上去来了一把,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把当天拉客的收入输了个精光,小梅知道后,跟阿忠大吵了一架,第二天晚上回来时,小梅一把将钱塞到阿忠手里,没好气地说:“今天只赚了这点钱,全拿去输了吧!”阿忠接过一看,只有40块钱,心里一盘算,比平时整整少卖了15碗米粉。
  阿忠这下晕了,为什么每次吵架后小梅赚的钱就少了?她这时候把钱藏起来干什么?阿忠这么一想,就对小梅说:“老婆,我知道我赌博不对!可你藏个十来块钱干什么?想引我注意吗?没这个必要吧?”
  小梅一听,大吃一惊,说:“你怎么还是以为我故意少画杠?你要是还不相信,就请个人来监督我吧!”
  
  阿忠细心地看小梅说话的神情,怎么看都像是被冤枉的,他又搞不明白了,想了半夜,好奇心大发,决定揭开这个谜底。于是,他故意找茬跟小梅大吵了一架,第二天一大早,他开车出去,把车子停在一个地方,然后偷偷绕回来,躲进隔壁一家小店里,这小店的老板跟阿忠比较熟悉,听阿忠说了意图,哈哈一笑,就由着阿忠了。阿忠躲在背后,看到小梅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气鼓鼓地开了门,又气鼓鼓地生起炉子,等客人进来点米粉时,她脸上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不过每卖出一碗粉,小梅还是不忘记在流水簿子上画一道杠。
  这时,一群女孩叽叽喳喳走过来,来到小梅的早餐店门口,有个女孩子看了看,犹犹豫豫的,正要进去,却被旁边另一个女孩拉住,说:“你也不瞧瞧老板娘那张脸,像跟咱们有仇似的,我们躲着点,换一家吃。”旁边的女孩子跟着说是,嘻嘻哈哈跑到了另一家早餐店,阿忠一看,这几个女孩子是旁边那家大医院的护士,好家伙,足足有10个人,一笔好生意就这样跑了!
  阿忠怔了半天,猛然明白过来,原来小梅并没有少画杠,而是小梅气鼓鼓的脸色,不知不觉就吓跑了很多顾客……
  从此,阿忠再也不惹小梅生气了,他每次跟人吹起做生意的门道,就说:“做生意一定得快乐,快乐就是财富!”
   (题图、插图:魏忠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