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特别夫妻档

作者:吴治江



  划拳找乐
  
  
  云水镇上有间“长味茶馆”,每逢集日,楼上楼下就坐得满满的,热闹非凡。
  这天,长味茶馆来了一个人,把大伙的目光全拉了过去:这人长得瘦瘦的,挎着个黄挎包,上肢只剩右臂,下肢只剩条左腿。胸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比赛划拳。
  有个茶客朝他喊:“喂!你是谁?怎么个比赛法?”
  来人拄着拐走到一空位前坐下,叫了一碗茶,向周围点头行礼,说:“在下周川,带着老婆四处谋生,这些年别的没学到,只练出点划拳的手段,喜欢比划比划。”
  周川说着,打开挎包,从里面取出一袋鸡爪,说:“这是我老婆做的卤鸡爪,味道美得你会连舌头一起吞下,我拿这玩个彩头,三场为限,我赢一场,你给五毛钱,我输了,奉送一只鸡爪。一点小刺激,增加点游戏的趣味,大家不会认为这是赌博吧?”
  有个茶客接口说:“这哪是赌博,你是变着法儿卖你的卤鸡爪!”
  周川朝这人跷起拇指,说:“高明!不过,划拳划出乐子来,鸡爪吃起来就更香了。何不上来试试?”
  听周川这么一说,那人便端着茶走过来,袖子一撸,“哥俩好呀,四季财呀”地吆喝着划开了。
  转眼间两人划了三场,周川赢了两场,得到一块钱,这个人赢了一场,得到一只鸡爪,他拿起只啃了一口,便大叫:“好吃呀!太好吃了!”
  这个人这么一喊,马上又上来一个小伙子,也是输给周川一块钱,赢了一只鸡爪。他也是只啃了一口,便大叫:“真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其他茶客见了,便接二连三地上来跟周川划拳,这个周川果然有些本事,划起拳来很有章法,赢多输少,来跟他斗拳的主要是想找个乐子,还想尝尝那卤鸡爪到底是什么味道,所以赢了很开心,输了也照样嘻嘻哈哈的。一个多小时下来,周川挎包里的三十多只卤鸡爪全“输”了出去,同时赢进三十多块钱来。周川朝大伙点点头,说:“各位,我带的彩头输光了,只好明天再来。告辞!”
  一个茶客一边有滋有味地啃着卤鸡爪,一边喊:“你明天一定要来哦,多带些卤鸡爪来!”
  打这以后,周川便每天来到长味茶馆,跟茶馆里的茶客划拳,顺便把卤鸡爪当作彩头销出去,把钱赢进来。一个有心的茶客观察,周川的拳技非常高明,他其实是按一只鸡爪一块钱的价码来定输赢,暗地里都作着容让,让大家得了乐子,又心甘情愿地出钱买了他的卤鸡爪。
  渐渐地,周川跟这里的茶客混熟了,话也多起来。这天,一个小青年问周川:“你老婆能把鸡爪卤得这么香,一定长得很漂亮吧?下回你带她来,我好照着样儿找一个。”
  周川哈哈大笑:“像我老婆那样的,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第二天,周川果然把他老婆带到了茶馆,众人一看,天啦,这样的老婆还真不好找!为啥?这女人相貌平平不说,还是个残疾人:只有一只左手。周川牵着老婆唯一的一只手,说:“你们可别小瞧我老婆这只手,这只手不光能卤出鸡爪来,两只手都在时,她可是拉着二胡上过电视的。”
  女人娇嗔地瞪了周川一眼,说:“就你能吹!”
  
  赌拳卖脸
  
  
  周川成了镇上的名人,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惹着一个人。
  这人叫张明,是个孤儿,也是镇上的混混,这天,他在镇上闲逛,突然遇上一个叫刘燕的姑娘,这刘燕是张明的梦中情人,张明没有一天不想着她,这回遇上了,张明又傻乎乎地凑上去,还没等他张口,刘燕就不耐烦地轰人了:“去!离我远点儿!我就是嫁给那个在茶馆划拳的周川,也不会嫁给你的!人家缺胳膊少腿的谁见了都说好,你手好脚好的,哪个见了都嫌弃。一个大男人活成这个样子,你怎么不买块豆腐去撞死呀?”
  张明被刘燕这一顿数落,气得血都要吐出来:“那个划拳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我哪点比不了他?我这就去赢了他,让他永远划不了拳!”
  张明平日有几个钱就跟狐朋狗友一起喝酒,划拳行令,几年下来,划拳水平越练越高,竟没遇上过一个对手。今天被刘燕一激,便气冲冲来到长味茶馆,把正在跟周川划拳的茶客往旁边一拉,手往桌子一拍,冲周川吼道:“就你这屁大点本事,就敢来骗人钱财?来,我跟你划划!”
  周川看看张明,说:“这位朋友,我划拳不过是取个乐子……”
  “什么乐不乐的,今天你要是赢不了我,永远不要在这里划拳!”
  周川摇摇头,说:“我划拳是找乐子,不赌狠。”
  张明一把掀翻茶桌,说:“你不赌是吧?不赌以后甭想在镇上呆了!”
  周川端坐在凳子上,冷冷地说:“要赌,得按我的章程,你输了,出五毛钱,我输了,出一只卤鸡爪。”
  张明一跺脚,说:“好,我让你输个溜溜光。”
  就这样,两个人“七个巧啊,八匹马啊”地划上了。这次,周川虽然只有一只手,却出拳如电,不给张明任何机会,眨眼工夫,张明就连输三局,围观的茶客鼓起掌,轰然叫好!
  张明涨红着脸,说:“再来!”
  周川不再客气,很快又赢了张明三局,张明还要继续比,周川说:“我赢了你六局,你先把三块钱付了。”
  张明一听,脸顿时涨得通红,他搜遍全身,竟然连一枚硬币都找不到,围观的茶客更起劲了,在一旁哈哈大笑:“不付钱,脸皮抵!”按镇上风俗,输了付不出钱的,得把脸伸过去让对方打。
  周川瞧着张明,说:“这位朋友,你只要收回刚才那句‘永远不要在这里划拳’,三块钱交不出就算了。”
  想不到张明“咚”的一声跪在周川跟前,梗着脖子,吼道:“哪个要你卖乖,我把脸给你了,快打呀!”
  周川万没想到张明真的跪下来让自己抽脸,吓得直把身子往后缩,说:“这……这……”
  张明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吼道:“你不打是吧?好!我给你脸,你不要脸。你等着吧,我的脸不能就这样丢了,我得要回来!”
  
  夫妻对唱
  
  
  第二天,周川没来“长味茶馆”,大家正在议论他是不是走了,街上突然响起阵警笛声,窗边的茶客伸头一看,大声叫道:“快看呀!张明被警察带走了。”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消息,原来昨天早上,张明在路上拦住周川,用匕首划下周川的一节食指,让周川再也不能划拳……
  两年后的一天,张明从监狱里出来,又回到云水镇,街上的行人认出是他,吓得马上绕着走。他苦笑着摇摇头。他坐了两年牢,现在想重新做人,可从哪做起?谁又会相信他呢?
  经过长味茶馆门口时,张明像中了定身法似的,突然站住:茶馆没有周川的出拳声,也没有茶客的喧哗声,却传出一阵悠扬的二胡声,中间还夹着男女对唱,谁把二胡拉得这么好?谁又能唱出这么字正腔圆的京剧?那个男声还十分熟悉!
  张明走进茶馆,直奔二楼,又一下呆在楼梯口:只见周川和他的残疾老婆紧挨着坐在一起,周川的老婆用唯一的左手拨着弦,周川用他缺了食指的右手拉着弓,宛转的曲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从他们夫妻的双手间淌开来,在二胡伴奏下,他们夫妻唱着一个京剧选段,两口子的声音严丝合缝,珠圆玉润。他们的脚边,放着一只空空的挎包,茶客们一边观看他们的表演,一边啃着卤鸡爪……
  张明上前给周川夫妻跪下,说:“周大哥,对不起……”
  一个月后,云水镇上新开了一家专卖鸡爪的卤味店,店主是周川,掌勺的是他老婆,店里还有一个帮工,镇上的人都认识,是张明。
   (题图、插图:刘斌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