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5期

借我一点钱

作者:黄 云



  
  眼看就到春节了,却一连下了好多天大雪。这天,退休工人老孙正围着煤炉子取暖,突然接到外甥保良的电话,把他高兴坏了。
  说起这保良,跟老孙可不一般。九年前,老孙的妹妹出车祸走了,保良的爸爸把刚十岁的保良托给老孙,自己去广东闯荡,两年后才把保良接走。头几年,保良还和老孙时不时打打电话,后来就渐渐失去了联系。
  老孙接了保良的电话,十分高兴,忙不迭地问保良的情况,保良随意地说了两声“还好”,突然话锋一转,说:“舅,最近我出了点事,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一千块钱?”
  老孙一听这话,忙问:“保良,你出啥事了?”
  保良说:“没,没什么大事……”
  “孩子,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要和舅说啊!”
  那头的保良沉默了一会,说:“也没啥大的事,我的手机让小偷偷了,想重新买一部,可手头紧,一时凑不出来……我下个月就还你。”
  老孙一听是这事,心里松了一口气,说:“这事呀,好办!你表哥前几天刚给我买了部很漂亮的手机,还是名牌的,我现在退休了,不想要这么时尚的东西,就把它送给你吧!你给我一个地址,我这就给你寄去……”
  保良一听要给他寄手机,支支吾吾好一会儿,吞吞吐吐地说:“寄来寄去太麻烦,再说,也容易摔坏。要不,你就借我五百?”
  这保良说来说去,就是想借钱。五百块钱在当下不是大数目,何况保良不是外人,老孙不会舍不得,但保良这么些年一直不联系,突然打个电话来,张口就借钱,实在有点蹊跷。再说,保良在广东生活这几年,怎么也会有几个熟人,难道连五百块钱也借不到?最不济也能找他爸要呀!这些念头一直在老孙脑子里打转,让他好一阵子没吱声,保良在那边等得不耐烦,“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到了晚上,老孙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天一亮,他就对老伴说:“昨晚上我梦到我妹了,她哭得像个泪人。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妹就保良这么一个孩子,他要是出个什么事,我怎么向九泉之下的妹妹交待?想来想去,我得去广东看看保良,如果这孩子真有什么事,天大的难我也要帮他!”
  老伴说:“保良这孩子也是,把话说个半截儿……你是不是担心他在吸毒?”
  老孙接口说:“或者是被卷进传销组织……”
  老伴说:“你看这大雪天的,很多火车都停运了,你年纪也大了,还是在家过了春节再说吧!”
  老孙摇摇头,说:“我不去,这心一刻也放不下来,你就别拦我了,一定得去!”
  老孙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匆匆忙忙上了一趟去广州的列车,谁也没料到,车到湖南境内,大风雪封了路,列车在路上被阻了三天三夜,老孙在车上又冷又饿,突发心肌梗塞,死在车上……
  一个月后,老孙家来了位年轻人,这人西装革履的,一副有钱人打扮,但神情看上去很憔悴。
  老孙的老伴打开门,疑惑地问:“你是—”
  “舅妈,我是保良呀!”
  
  老孙的老伴看着保良,指着正厅上挂着的老孙遗像,突然放声大哭:“孩子,你舅放不下你,他……”
  接着,她把保良让进屋,说了老孙的死因。
  保良听得如五雷轰顶,呆立半晌,突然放声大哭:“舅,我该死……是我害了你啊……”
  原来,保良不仅没什么事,这两年,他着实好好风光了一把。别看他年龄不大,却是个炒股理财的高手,又赶上了这两年的大牛市,一下子从股市赚了好几百万,过上了十分富足的生活。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年纪轻轻患上了胃癌,医生说,他拖不过五个月……
  保良这几年一心扑在股市上,几乎跟内地所有的亲友中断了联系。得知自己患了绝症后,保良想起很多很多人,就想试探一下谁还记得自己,于是,他给所有的亲戚朋友一个个打电话,向他们借钱,有的借一千,有的借两千,家庭经济困难的,就只借几百,想不到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他。他是最后给舅舅打的电话,没想到,从前对自己那么好的舅舅,竟然连五百块钱也不肯借给他。保良伤心地搁了电话,心里痛苦不堪。
  这段时间,保良想来想去,实在想不明白那么好的舅舅竟然连五百块钱也不借,于是,他亲自上门,准备再试探一次,舅舅心里到底还有没有自己……
  老孙的老伴看着保良让病魔折磨得脱了形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个糊涂孩子,哪有这样测人心的……”
   (题图、插图:安玉民梁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