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2期

生死谷

作者:楚横声



  
  两只狗的缠斗,竟牵扯出隐藏许久的秘密;一件小小的宝物,却将人引入危机四伏的死谷……
  
  1. 恶霸横行
  
  明朝初年,云南山区有一个小县城,城里有一个姓李的恶霸,人称“过山标”。过山标是当地一种眼镜王蛇,它性情凶恶,毒性剧烈,并且主动攻击人畜,人们把这恶霸比作毒蛇,可见他的凶狠歹毒。他仗着有一身武功,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这天下午,过山标带着他的狼狗“杀手”上街闲逛,“杀手”狗仗人势,在大街上追鸡咬人,气势汹汹,可是当“杀手”追到一条窄巷时,突然像遇到了魔王,吓得急速后退。
  原来,在巷口的一家门前,趴着一只大狗。那狗身上缺皮少毛,伤痕累累,它的鼻子缺了一块,半个鼻孔露在外面,眼睛瞎了一只,样子丑陋吓人。它见了“杀手”,动也没动,漠然地盯着它。
  “杀手”似乎被丑狗的蔑视激怒了,它毛发倒耸,突然一声大吼,恶狠狠地扑向丑狗。可丑狗跃身而起,左前爪闪电般伸出,一下就将“杀手”打倒在地,接着张开大嘴,朝“杀手”咽喉咬去。
  就在“杀手”命悬一线之时,过山标右手一甩,一支袖箭飞出,扎在了丑狗的腿上。丑狗摔在地上,就不动了。
  原来,过山标的这支袖箭上面涂有强烈的麻醉药,瞬间麻痹了丑狗神经。丑狗一倒下,“杀手”趁机扑向丑狗,却被过山标喝住了。
  “杀手”立即止步,疑惑地望着主人。过山标一步上前,提起丑狗,大步往那家门里闯了进去。
  屋里空无一人,只是乱七八糟堆了一堆破旧衣物。过山标对这些没有兴趣,他找到一口破锅,支在院子里,拆下几片栅栏,升起一堆火烧水。又撕下一条床单,卷成绳索套在丑狗颈上,准备将它挂起,放血煮肉。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进来一个年轻汉子,见过山标要杀狗,惊得他扑上来就是一拳。
  过山标赶忙举手来挡,没想到来拳既快又沉,他被震得踉跄着退了几步。“杀手”见主人吃亏,呜的一声,扑了上来,却被年轻人抬腿一脚踢得“嗷”地滚到一边。
  年轻人扑到丑狗身上,见它还活着,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然后站起身,恼怒地责问过山标:“你是何人?干吗闯进我家里来?”
  过山标昂首挺胸说:“老子就是人人闻名丧胆的过山标,你小子连大爷我都不认识,还想在县城里混吗?”
  年轻人一听,脸色陡然一变,抱拳说道:“原来您就是过山标,久仰久仰,在下李大壮,刚搬来此地,还请您多多包涵。”
  过山标阴沉着脸,指着“杀手”说:“你的狗咬伤了我的宝贝,我正想杀了它出口恶气,正好你回来了,赶紧宰了它炖上,老子一高兴,或许还能赏你几块肉吃。”
  李大壮大怒,沉声道:“过山标,你欺人太甚了吧?”
  “那又怎样?老子吃狗是给你面子,你也不打听打听,县城里上自县太爷,下至百姓,有谁敢跟老子作对?”
  李大壮气得握紧双拳,脸涨得通红,憋了好半天,他叹了口气,解开腰间褡裢,从里面取出十几两银子,双手奉上:“这是我全部的家当,就当孝敬您老人家了,请您网开一面。”
  过山标不屑地一笑:“这几两碎银子,老子还没放在眼里,要么你杀狗,要么我宰了你,两条道,你自己选吧。”
  李大壮呆立半晌,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热吗?”
  
  过山标一愣。眼下正是大伏酷暑,艳阳如火,大地灼热,如何不热?他忍不住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望望李大壮,他这才惊讶地发现,李大壮的额头上竟然一滴汗都没有。
  李大壮指着丑狗叹了口气说:“这狗叫‘三郎’,救过我的命,我不会让它死的。只要你放过它,我愿意送你一件宝贝。”说着,李大壮摘下颈上一块用红绳系着的东西,那东西碗口大小,看上去非铜非铁,非金非木,粗糙黝黑,难看至极。李大壮走到过山标面前,将此物放在他的胸前。过山标顿时感到胸前似有一股凉气蔓延开来,好像喝下冰镇绿豆汤,又像吹来一阵清凉的山风,浑身感到清凉舒爽,暑气顿消。
  李大壮苦笑道:“这是我家祖传宝贝,要不是为了我的‘三郎’,我绝不会把这东西送给你的。”
  过山标一把扯过红绳,将它挂在颈上问道:“这宝贝叫什么?哪里得来的?”
  李大壮说,他不知道此物名称,是他的父亲传给他的,他就一直戴着。过山标又动手从李大壮的褡裢里拿了十几两银子,嘿嘿笑道:“这些归我,狗归你,这事就这么完了,不过……”过山标话没说完,突然脸露凶光,拔出一把牛耳尖刀,闪电般地割掉那只丑狗的耳朵。
  李大壮猝不及防,见过山标削去狗耳,惊叫道:“你……”
  过山标捡起狗耳,瞪着李大壮:“你什么你?它咬伤我的‘杀手’,总得给它留点教训吧。这已经是便宜你了。”说罢,他哈哈一阵大笑,带着他的“杀手”,大步出了门,顺手将狗耳甩在了路旁的小水沟里。
  李大壮眼睁睁地望着过山标扬长而去,心疼地抱着“三郎”流下泪来。
  
  2. 神奇宝衣
  
  第二天中午时分,当人们都躲在家里纳凉避暑时,过山标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招摇过市,向人炫耀:他不怕热。
  经过李记铁匠铺,过山标见铁匠李大锤正和一个年轻人争吵不休,便凑上去询问他们为何争吵。年轻人说他是从外乡来的,听说李大锤的手艺好,就想打一副犁杖带回家去。可李大锤却说天气太热,要等晚上才能动工,而年轻人则急着要赶路回家,就与李大锤争吵起来。
  过山标一听大喜,觉得正是炫耀自己的好时机。于是他瞪了李大锤一眼:“我咋不觉得天热呢?来来来,今天标爷给你抡几锤子,要是出一滴汗,我以后把李字倒着写。”
  接着,过山标拦下几个路人,把刚才的话重说了一遍,让他们做证,又提出和李大锤赌上一两银子。
  过山标脱下上衣,露出赤裸的上身,那东西正挂在他的胸前。他抡起铁锤,叮叮当当敲打了半个时辰,果然不见他身上有半滴汗珠,看得李大锤和几个过路人目瞪口呆。
  过山标好不得意,可他打出来的犁杖却让人不敢恭维,那是什么犁杖?不过是什么也不像的铁块子。过山标抛下铁锤,咧开大嘴笑着,伸出手来,李大锤只得把一两银子递到这个恶霸手里。
  过山标接过银两笑道:“哈哈哈,老子是什么人?老子是东海龙王转世,有六甲天神佑护……”他一边吹嘘着,一边穿上衣服,扬长而去。但他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有人大喊:“标爷,请留步。”
  过山标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断了一条腿的中年高个汉子,拄着拐杖走过来。那汉子脸上堆笑说:“标爷,在下韩四海,途经此地,可否请标爷赏脸,找个清静之处饮酒叙话?”
  
  过山标见此人虽是个瘸子,却颇有几分气度。他皱了皱眉头,答应下来。两人来到一家酒馆,待酒菜上齐,韩四海举杯说道:“刚才标爷抡锤打铁之时,在下看得一清二楚,这么热的天气,标爷竟然没流下半滴汗珠,是因为标爷胸前挂的那块东西吧?”
  过山标不由一愣,心想这个韩四海眼力不凡,莫非识得此物?但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哼了一声,自顾喝酒吃菜,没有搭腔。
  韩四海小心翼翼地说:“标爷,可否将那东西摘下来,让在下仔细看看?”
  过山标盯着韩四海,皮笑肉不笑地说:“想看看容易,不过,你够资格吗?你知道这东西出自哪里,叫什么名字?”
  韩四海长叹一声:“要是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哪敢打扰标爷啊?恐怕标爷只知此物的避暑功能,不知此物另有神奇之处吧?”说罢,韩四海让过山标稍等,他拄着拐杖,径直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条金环蛇,一瘸一拐走来。
  金环蛇剧毒无比,咬到人畜,极难施救。过山标警惕地望着韩四海,只见韩四海微微一笑,突然放开蛇的七寸,金环蛇获得自由,立刻盘成一团,昂首吐信,发出嘶嘶的声音。
  韩四海用拐杖去挑逗金环蛇,金环蛇毫不畏惧地攻击拐杖。韩四海收起拐杖,对过山标说:“标爷,请你摘下那东西,放在这毒蛇面前。”过山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取下红绳,拎着那块东西,小心地接近金环蛇,顿时奇怪的事情出现了,金环蛇一见此物,立即恐惧起来,拼命地向一边游去。韩四海哈哈大笑道:“标爷,您手上的这块东西是真正的宝贝,它不但可以避暑,更可以驱赶一切有毒蛇蝎,只要你戴着它,蛇虫毒物不敢靠近你半步。”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