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2期

都是房子闹的

作者:南 风



  
  有个叫许良的年轻人,靠着炒二手房,腰包“刷”地鼓了起来。好些人拐弯抹角地向他打听,说炒二手房的又不光你一个,凭啥你就发了财呢?他总是诡秘地一笑:“天机不可泄露!”气得那些人干瞪眼。
  这几天,许良手里的存货不多了,正忙着四处找房源。他找房源的方法跟别人不太一样,喜欢上茶馆、饭店,反正哪儿热闹他去哪儿。中午饭口,许良钻进一家热闹的小饭店,找了个座位,正喝着呢,瞥见朋友小刘从外面经过,他忙扔下酒杯,跳起来追了出去,不由分说地把小刘拽进了店里,说:“哥们儿,你这两天都忙啥呢,怎么总看不见你人影?”
  小刘是个片警,他摇了摇头,“唉”了一声,说:“别提了,这几天我忙得家门朝哪开都不知道了!你不知道,我管的那片出了个案子,明珠小区你知道吧,租住在那个小区的一个女人在家中被人给杀了,凶手到现在还没抓住呢,你说,我能消停吗?”许良嘴上咂巴着,唏嘘不已,心里却乐开了花,向小刘东打听西打听的。
  许良关心的既不是死者,也不是凶手,他关心的是那所房子—“凶宅”—这就是许良快速致富的秘诀所在!想想看,谁愿意住“凶宅”啊?没办法,房主往往急着把房子卖掉,许良找上门去,天花乱坠地这么一说,再趁机压压价,总能把房子用很低的价格买进来,许良再一转手,把房子卖给那些不知底细的人,这一进一出,刨去中间的费用,许良还是能赚到大把的钞票的。
  这次也一样,没费什么周折,许良就把房子弄到手了。
  房子到手,许良很高兴,中午又跑到那家饭店吃饭。闲坐的工夫,他看见对面桌上坐着个小伙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愁云,就着一盘花生米,喝着闷酒。
  许良最喜欢闲打听了,他示意服务员把酒菜端到对面桌上,自己也挪了过去,给小伙子倒了一杯酒,说:“兄弟,有啥烦心事儿吧?来!哥哥陪你喝两杯,一醉解千愁嘛!”
  小伙子抬头看了看许良,愣了一会儿神,把那杯酒喝了。几圈喝下来,两人顿时热乎起来,那小伙子话也开始多了。他眯缝着醉眼,口齿不清,向许良大倒苦水,说自己叫尹家树,十几岁就进城打工,为了多挣俩钱,什么苦活累活都干,拼了这么多年,终于积攒了一笔钱,还交了个城里的女朋友,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女朋友却提出要求,让他在城里买套新房子,要不然,就不结婚!
  “你说说看,就凭我一个穷打工的,能买得起城里的房子吗?城里的房子就像云端的大雁,我只有眼馋的份儿。如果我买不起房子,她迟早会和我分手……”说着,尹家树又一连灌了两杯酒。
  许良嘴角一咧,有了主意,说:“嗨,不就是房子嘛,这有啥难的,大哥帮你想办法。”
  尹家树晃晃脑袋,苦笑一下:“大哥真会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专门做房子生意的,我从中帮你物色,还怕有不成功的?谁让咱哥俩有缘分呢!”
  尹家树瞪大了眼睛:“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嘛—”许良捏着下巴,“你那点钱买新房子还有点困难!但你可以买二手房呀!”
  尹家树摇了摇头:“我女朋友要的是新房,二手房她肯定不会答应的。”许良进一步开导说:“你别这么死心眼,二手房也有新有旧,你买个稍微新点的不就行了。再说了,你女朋友跟你好了那么多年,怎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呢?”
  许良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尹家树慢慢抬起了头。
  许良趁热打铁:“我手里现在就有一套二手房,才建成不到两年,里里外外都跟新的一样,价钱也不贵!”许良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他的脸色,“我之所以这么帮你,是因为咱哥俩有缘分,你若真想要,到时我还可以再给你便宜点。这是我的电话,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尹家树的酒全醒了,他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激动得两眼放光,用力一拍桌子,说:“这顿酒我请了!”
  没过两天,尹家树就给许良打了个电话,许良领他看了房子,尹家树很满意,他是干装修的,懂得房子的好坏,见房子确实没什么毛病,怕夜长梦多,赶紧交了钱办了手续,把房子买下了。算下来,还真比市场价便宜不少呢!
  这笔买卖成交后,许良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了手机号码,因为一旦给尹家树知道了真相,他非找来退房子不可,弄不好还得吃苦头!
  这天,许良外出办完事,开车从明珠小区边经过时,肚子突然一阵绞痛,许良知道自己吃坏了肚子。他停下车,钻进了小区的公厕。从小区出来时,他听到两个老太太在闲聊,一个说:“真是可惜了那么个好小伙,你说他住得好好的,怎么就跳楼了呢?”“说来也怪,我没见他有啥烦心事,前一天还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呢……按理说,从三楼掉下来也不该死呀!这事呀,它就是怪!”
  这事若搁在往日,许良高兴还来不及呢,可现在他却直冒冷汗:小伙子,三楼,不会这么巧吧?他强按心神,问那两个老太太:“你们说的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一个老太太说:“叫什么名字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他住3栋3楼3单元301!”听了这话,许良后背“嗖”地冒出一股冷气,那不是卖给尹家树的那间吗?
  回到家里,许良心里直发虚:难道说尹家树真死了?不会是那房子有问题吧?当晚,许良做了个噩梦,醒来时一身的冷汗。
  过了几天,许良去一个朋友家喝酒,出来时已经很晚了。许良拿着车钥匙,向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突然,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回头一看,吓得差点坐在地上,只见尹家树身穿白袍,头戴高帽,挥舞着刀子向他冲来,许良吓个半死,哆嗦着打开车门,钻进去一踩油门,车子猛冲了出去,后视镜里,尹家树还在瞪着眼猛追,但他很快就被车子甩下了。许良刚刚松了口气,猛一下,车子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他直起身往前一看,车子前盖上溅了一摊红色液体,妈呀,这是血吧,我撞到人了,许良心里更慌了,也没停车,下意识地一踩油门,逃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到晚上,许良就噩梦连连,一会儿是尹家树拿着刀来砍他,一会儿又是警察来抓他了,吓得他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精神都快崩溃了,而自己车子上那摊红色的东西,怎么擦都擦不掉,许良想到了自己的房子,自己肯定是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这屋子没法住了。
  三下五除二,许良先是将自己现在住的房子低价出售,接着又新买了一套房子。房子到手后,他找了一家装修公司来装修。这天中午,许良去看装修的进度,走进屋里,不见装修工的人影,因为是中午饭口,想来他们可能是吃饭去了,可这些人也太马虎了,连个人也不留,东西丢了算谁的?许良正想着,突然打里间转出个人来,戴高帽穿长袍,手里拿着抹灰的家什,竟然是尹家树!许良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说:“你,你是人还是鬼?”
  尹家树乐了:“嘿!这不是许老板嘛,怎么大白天的说这种话呀?我当然是人了!”
  “可我怎么听人说你死了呀?”
  “放屁!我什么时候死了?”
  “有一次,我在明珠小区听人说3栋3楼有个小伙子跳楼了,不是你还是谁?”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尹家树笑了,“我住在东区3栋3楼,跳楼的那个是西区3栋3楼的,你误会了!”
  许良瞪大了眼睛,说:“可有一次,你跟白无常似的追我是怎么回事呀?”尹家树想了想,一拍脑袋:“那是我刚给人家装修完,还没来得及洗脸换衣服。你也真是!我有个老乡见我买的房子挺便宜,也想买,那次我恰巧撞见你,就想找你问问,没想到你跑得比兔子还快,我愣是没追上。”
  许良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蹲:“你可害死我了!为了这件事,我把房子都低价卖了。”他把所有的事都讲给了尹家树听。
  尹家树说:“房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可觉得住着挺好。我女朋友也满意,不久我们就要结婚了。其实只要心境好了,住啥样的房子还不都一个样?你说是不是?走,我请你吃饭。”说完拉着许良往下走。
  刚走到楼下,许良看到自己的车边站着一个警察,仔细一看,是小刘,正围着那片红色痕迹看呢。许良心说不好,一定是自己撞人的事被发现了,警察找上门来了。他刚想溜,正巧被小刘看到了,大声叫他过去。许良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来到车前。
  小刘指着车子问许良:“这是你的车?”许良点点头。
  “这红色是怎么回事?”
  许良一听,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刘询问道:“这是红颜料吧?前两天有人反映,说自己停在楼下的自行车被人撞坏了,车上放着的红颜料也洒了。原来这是你干的。”
  许良这才明白,这么多天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忙赔着笑脸:“是,是,是我,我还以为撞了人呢,原来是……”
  小刘一本正经地说:“撞人?撞了人就没这么简单了,肇事逃逸是要被抓起来的。不过,那个撞坏的自行车你得赔给人家。”
  许良点着头,赔笑道:“赔、赔,我一定赔。”心里却暗暗叫苦:早知如此,我还担心什么……咳,都是那破房子给闹的!
   (题图、插图:魏忠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