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第5期

笑话16则

作者:陈 丰等



  贵族
  小东的学校发放家庭联系卡,小东看了看那卡上的内容,问经商后赚了大钱的爸爸:“爸爸,‘民族’这一项填什么?”
  爸爸一想,说:“填贵族!”
   (陈丰)
  
  不同的脚
  小桂子在宫里当太监,负责给皇帝洗脚,皇帝问:“你觉得朕的脚和你的脚有什么不同吗?”
  小桂子答道:“皇上的脚是别人洗的,奴才的脚是自己洗的!”
   (那来)
  
  吃火锅
  精神科医生问初次求诊的病人:“你有什么不正常的?”
  病人不安地说:“我喜欢吃火锅。”
  医生说:“这很正常呀,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吃火锅的。”
  病人惊喜地问:“那你们喜欢吃锅身还是锅盖?”
   (张舒婷)
  
  急中生智
  有个城市缺少公共厕所,人们往往深受其苦。一天,一位外国游客想小便,急得无可奈何,忽然看见一个诊所,他匆忙走进去,对护士小姐说:“我可能有糖尿病,请您给检查一下吧!”
  护士递给那游客两个容器,他急忙找了个隐蔽处将两个容器都充满了,然后,他又说:“护士小姐,现在我的病好像好多了!”
   (陈丰)
  
  赔 不 赔
  班上有一个同学的名字有点怪,叫“裴不培”。一天,他和一群同学一起逛市场,不小心弄坏了一个卖主的一盆花,卖主一看卖不出去了,就急着问:“你赔不赔?”
  这时,恰好有一位同学看见了裴不培,就大声喊:“不培—”卖主一听“不赔”,更急了,一个劲地嚷着:“你到底赔不赔?”
  裴不培刚要回答,那边的同学又嚷开了:“不培,不培,你怎么就听不见呢!” (陈蓉)
  
  再不敢超速了
  有一个人超速驾驶,被警察拦住。警察在开罚单时,看见那人的车里放着几把短刀,便问:“那些刀是做什么用的?”
  “我是表演杂耍的,那些刀是我表演用的。”为了证实这些话,那人表示可以当面表演一回,于是他拿出几把刀眼花缭乱地抛接起来,而且,刀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辆车从这里驶过,开车的人看到这一场面后,大叫:“天哪,以后我再也不酒后开车了,想不到警察是这样测试司机是不是喝了酒的!”
   (惠正龙)
  
  不是本地人
  孙子用电脑的音响给爷爷放了一首英文歌曲《昨日重现》,然后,孙子问爷爷:“这歌好听吧,这可是获得奥斯卡奖的。”
  爷爷搔了搔头,说:“好听是好听,不过,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吴岩)
  
  优待俘虏
  老王老两口是退伍军人,宝贝女儿给他们找了个洋女婿。女婿来家吃饭时,丈母娘总是一个劲儿地给洋女婿夹菜,女儿看着满心高兴,嘴上却装作吃醋的样子说:“妈,你咋就只给他夹,不给我夹呀?”
  老王听了打趣道:“你妈这是继承了我军的优良传统—‘优待俘虏’!” (尹秀宁)
  
  职业用语
  一天,一年轻男士因便秘到医院求医,医生吩咐一个护士给那个男生灌肠,护士听了,便转身用命令的语气对那患者大声说:“先生!把裤子脱下来,在床上等我!
   (董行)
  
  兔 崽 子
  晚饭后,爸爸说:“儿子,走,跟老爸到外面散步去。”儿子听了毫无反应,倒是家中一条小狗立即跟着走了。这情景被今天刚从乡下来的奶奶见了,奶奶便对男孩说:“你爸不是让你跟他出去散步吗?你怎么不动呀?”儿子回答说:“他不是在叫我,他是在叫他的狗儿子呢。”
  奶奶疑惑地问:“那平时你爸管你叫什么呀?”儿子还没有回答,忽听门外传来一声叫:“兔崽子,一会儿记着做作业啊!” (郑宗良)
  
  分门别类
  信访办王主任上班总是姗姗来迟,但处理问题却以快速著称。一天,他照常来迟,见办公室已有数人等待,便不慌不忙地坐下,然后说:“你们当中,事大的我管不了,请直接找法院;事小的不归我管,请回去找单位;没事的,请不要围在这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李光荣)
  
  找 翻 译
  半夜,一个老板把自己的女秘书叫来,说:“公司在技术上有点问题,我特地找了一位西班牙专家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不巧,专家的翻译病了,你一定要在今晚找到一个西班牙语的翻译。”
  女秘书想:“这么晚了,到哪里去找会西班牙语的翻译啊!”她想了一会儿,忽然有了主意。
  一会儿,女秘书带来了四个女人,她向老板解释说:“这位王小姐,她精通西班牙语和韩语,可不会汉语;这位张小姐精通韩语和日语,可也不懂汉语;这位许小姐精通日语和英语,可不会汉语;这位李小姐精通英语和汉语,让她们接力翻译,问题不是解决了吗?”
   (胡华彬)
  
  舞台上的主角
  彼特带着妻子到“百老汇”看演出,在第一幕时,他就觉得自己不得不要去厕所了,于是赶紧去找,找了一圈,都没见厕所,最后发现了一个美丽的花坛,那里长着许多花草,还有喷泉。周围没有人,于是他就在那儿解决了自己的难题。
  当彼特回到观众席时,第二幕已经开始了,他在黑暗中找到妻子,问:“第一幕我错过了多少内容?”
  “一点儿都没错过,”她答道,“你刚才不就是台上的主角吗?”
   (张仪)
  
  该怎么办
  连长:“在这次的全团演习中,我们连射击倒数第一,投弹倒数第一,武装越野跑倒数第一。作为你们的连长,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们说,该怎么办?”
  全体士兵:“换连长!”
   (杨万里)
  
  上电视
  哥哥参加了电视台举办的音乐表演,因此骄傲地向别人吹嘘:“我上电视了!”七岁的小弟很不平,就爬上电视柜,站在电视机上嚷道:“我也上电视啦!” (王志鹏)
  
  吃油条还是油饼
  早晨,萍萍走进小吃店,对店里的师傅说:“给我炸一个油饼。”
  师傅麻利地把油饼坯扔进油锅,萍萍见了,嘟囔道:“这油饼太胖了,我在减肥不能要!”
  师傅听了,问道:“你嫌油饼胖,那你就要油条吧,油条瘦啊!”
  萍萍听罢叫了起来:“油条?那我更不要了!我刚和男朋友吹了,看着油条抱得这么紧我生气!”
   (张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