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1期

神秘的录音带

作者:李月平



  小玲是刚读初中的女生,一进校门她就和小雨同住一个寝室。小雨的家在一个很远的小村里,她成绩很好,人也长得挺清秀的,可她那一双大眼睛总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泉水,似乎蕴藏着深不可测的隐秘;那弯弯的眉毛,又好像是一副沉沉的担子,小玲时常戏谑道:“可别把天下的心事都装在你的担子里,把林黛玉的香肩压弯了!”
  小雨有心事,这是肯定的,她经常用一个老掉牙的随身听,听同一盘磁带,而且听得如痴如醉的,有时甚至会听得流泪,听完,又会视若珍宝一般把随身听放进抽屉里,锁上。
  她在听什么呢?
  
  一天,小玲下了自习课从教室回来,打开宿舍门,又看见小雨坐在书桌前听那盘磁带了,大概是听得太入神了,她竟然没有发现小玲回来,依旧听得如痴如醉。小玲不禁调皮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小雨背后,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喂,着火啦!”随即不由分说地夺过小雨的随身听,从里面掏出磁带,一看,磁带上原先的标签被撕了,啥字也没有,于是小玲把磁带一扬,嬉笑着说:“这是什么带子呢?是歌带么?可不可以借给我听听啊?”谁知小雨劈手夺回磁带,说:“对不起,阿玲,你要听的话我给你另外一盘,这一盘我自己要听,可以么?”
  小玲一听恼了:“不就是一盘磁带嘛,干吗这么小家子气啊?”她越发觉得好奇了,一心想弄明白这是盘什么磁带,于是就伸手去夺,但小雨说什么也不肯给她,就这样拉扯来拉扯去,突然,“叭”的一声,磁带掉到了地上,碎成了两半,顿时,小雨的身子猛地一颤,脸涨得通红,双目怒睁地看着小玲。小玲被小雨的表情吓了一跳,不由得愣住了,再一看,发现小雨的眼窝湿漉漉的,啊,她哭了!小玲顿时慌了手脚,意识到自己今天的玩笑开得有点过头了,于是赶紧道歉:“对不起,小雨,我……我不知道这磁带对你有那么重要,要不,我把它修一下吧,里面的带子还没断,换个外壳就可以了……”没等小玲说完,小雨已抢先把磁带捡起,独自转身取出小刀,小心翼翼地修了起来,修好后,她把磁带放进抽屉,锁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雨还是时常独自一人在宿舍里静静地听那盘磁带,一会儿发出幽幽的叹息,一会儿泪流满面,小玲觉得莫名其妙:“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盘磁带啊?”她想问问小雨,但一想到上次的情形,只好作罢。
  一天晚上,小玲上完自习课,已经很晚了,其他的室友买通了管寝室的胖阿姨后溜出校门吃大排档去了,寝室里只有小玲和小雨两个人,小雨还是在听她那盘永远听不厌的神秘磁带。说也巧,一会儿隔壁有人喊小雨,小雨便把随身听往抽屉里一放就走了,竟然忘了锁上,小玲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磁带,那盘神秘的磁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小玲轻轻地打开了小雨的抽屉,动作敏捷地取出了随身听,一按放音键……奇怪,过了好久里面竟然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又过了几分钟,里面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又过了一会儿,响起了咳嗽声……天啊,这是一盘什么磁带啊!
  小玲正在发呆,突然身后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小雨已经回来了,小玲窘得无地自容,红着脸说:“对……对不起,小雨,我不是存心要这样的,我只是觉得好奇……”小雨看到小玲这副窘相,只是淡淡地一笑:“其实也没什么……”
  小玲奇怪地问:“那里面录的是什么声音呀?”
  小雨的眼圈红了,她说:“我……我爸妈都是聋哑人,他们在家里终日辛苦地操劳,我在学校时很想他们,但我又不能常常回家去看他们,我就用那盘磁带录下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一些声音,我以前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笑话我……”
  小雨缓缓地说着,不知什么时候,两行泪水已经无声地滴落了下来……
   (题图:安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