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1期

善心如水

作者:许申高



  入秋不久,老简开始了梦寐以求的自驾车旅游,出行的第四天,他来到了青藏高原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举目四望,这一带没有一星半点的绿色,显得格外荒凉。
  太阳快要落山时,前边出现了一个小村子,稀稀拉拉住着十来户人家,其中有一户人家的屋前竖着块牌子,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吃饭住宿补胎”,老简决定就在这儿住上一夜。
  和老简一同住在这个店里的还有一个广东的胖司机。睡觉前,两人想洗个澡,可店老板告诉他俩:这一带非常缺水,水都是从很远的山里用驴车拉来的,拉一趟少说也要大半天,所以这儿的水比油还珍贵,洗菜后的水用来洗脸,洗脸后再用来喂牲口,哪还有水洗澡?胖司机不信还有这样的事,跑到水窖那儿一看,果然是空的,只有厨房里还剩最后半桶水,结果两人脸也没洗就睡,店老板则套上驴车去山里拉泉水。
  
  老简和胖司机睡了不多久,迷迷糊糊间突然被一阵响动惊醒,声音好像是从停车的院子里传来的。两人心里一紧:莫非有人偷车?赶紧往窗外看去,借着月光,果真发现有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两只手上提着铁桶,钻过木栅栏,鬼鬼祟祟地来到院子里,到了车前,四周望望,然后一头钻进了胖司机的大货车底下。
  男孩钻到车底下不久,突然听到脚步声,爬出来想逃,可是来不及了,老简和胖司机已经堵在了他面前。胖司机一把揪住男孩,将他摔倒在地,又狠狠踢了一脚,然后问他:“你想干什么?”
  男孩双手护着头,瑟瑟发抖地说:“我、我想找点水。”胖司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吼道:“扯蛋!找水怎么找到我车底下来了?还不快说实话!”男孩一下吓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胖司机,颤着声音说道:“我看院子里停着车,心想水箱里肯定有水,就钻了进来……”胖司机一听来火了:“妈的,原来是要偷我水箱里的水!想害死我啊!我这车值好几十万,要是没水烧坏了车,找谁赔去?”说着抬腿又要踢男孩,结果被身旁的老简给拦住了。
  老简扶起地上的男孩,轻声问道:“告诉我,你要水做什么用?”
  男孩怯生生地说:“喂驴,我家那驴已经三天没喝水,快要死了。”
  胖司机听后又好气又好笑:“你他妈一头驴值多少钱?总不会比我这汽车还贵吧?”
  男孩突然哭了起来:“这驴是用来拉水的,它是我家的命根子,要是驴死了,爸爸妈妈回来后决不会饶我……”
  老简忙问:“你爸爸妈妈在哪?”
  男孩这才说出了原委:男孩的父母在县城打工,留下孩子在家伺候年迈的奶奶,考虑到孩子太小不能进山拉水,父母便每周回来拉一罐水储在家里,可前天早上男孩在做饭时一不小心打翻了大半罐水,水一下就紧张起来,以后好几天他就不敢给驴喂水了……
  老简听了,心里酸酸的,突然,他提起男孩丢在地上的两只铁桶,钻到自己的“猎豹”车底下,拔出水管,把水箱里的水全放进了男孩的水桶里。胖司机看了,在一旁嘲弄道:“你犯什么傻呀?”老简没理他,提着两桶水对男孩说:“走,带我上你家喂驴去。”男孩一直愣在那里,听他这一说,才明白他的意思,高兴得不得了,带着老简掉头就走。
  
  没过多久,老简就回到了旅店,胖司机嘲讽着:“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活雷锋啊!”老简没答理,蒙头睡了。
  天亮时分,去山里拉水的店老板回来了,他叫醒老简,把老简拽到一边说道:“你这人太不厚道了!”老简被弄得云里雾里:“我怎么了?”店老板说:“算了,不说你了,要怪只怪我们这地方穷,连个天气预报也收不了。”老简越发糊涂了:“究竟怎么了?你就直说吧。”
  “说就说吧,这几天你肯定知道天气预报,晓得昨晚会下冻,所以你把水箱里的水全放了。可你不像一个出门人,怎么只顾自己不管别人呢?你去看看胖子的水箱,因为没放水,水箱已经冻裂了!你说,这种鬼地方,叫他上哪去买水箱?”
  店老板说这番话的时候,胖司机刚刚醒来,他全听到了,“嘣”地从床上跳下来,对店老板说道:“你别怪他……告诉我,我的水箱是不是真的冻破了?”
  店老板说:“我还能骗你吗?要不你自己看去。”
  胖司机赶紧跑到院子里看了一眼,然后顿足捶胸地嚷了起来:“天哪,这地方是什么鬼天气,说冻就冻了,我这趟货算白拉了!看来这人哪,还真得有点善心才行,不然老天爷也会和你过不去呀!”
   (本篇月月评短信代码:AA011)
   (题图、插图:安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