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1期

非法闯入

作者:王明新



  本来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没有停电没有停水,下水管道没有堵塞,邻居没有吵架,也没有发生月食、天上降流星雨或者大风降温等等情况,如果说和以往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妻子和儿子都不在家,使这个晚上更加冷清、更加没有发生故事的可能。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当天晚上电视里将要播出一场让世人瞩目的泰森和霍利菲尔德的拳王争霸赛,这是我盼望已久的一场世纪大战。我是个拳击迷,如果非要让我选择,我宁可扣掉全年的奖金,宁可出一次不太大的车祸,宁可和妻子分居三个月,我也要选择看这次拳赛。
  
  我早早吃了饭,烧好水,泡了一壶茶,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等待这场世纪之战的开始。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这使我感到沮丧,这时候不管谁来我都不欢迎,可敲门声还在继续,于是我就无可奈何地去开门,一看,是一个陌生人,他未经我允许就像个老朋友似的走了进来,我问道:“你找谁?你走错门了,我不认识你,请你出去。”那人看也没看我,也不回答我的话,一直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端起我刚刚沏好的一杯茶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看来他是真的渴了。我开始仔细打量他,我想,他会不会是我不太熟识、但和我有某种关联的人?还真有点面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这时候,那人说话了:“你确实不认识我,我为什么走进你家而没有走进别人家,这完全是一种偶然。我是个在逃犯,我杀了人,警察正在追捕我,不过你不用怕,我身上没有枪,没有匕首,没有任何凶器,我没有办法伤害你,我也不想伤害你,我只是饿了,如果你能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给我提供一些食品的话,我想在你这儿补充点热量,我想你会的。请你看着表,现在是8点10分,我不会在这儿呆得太久的。”
  想不到眼前这非法闯入者竟然是个杀人犯!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这个陌生人嘴唇干裂,面色蜡黄,头发长而零乱,衣服肮脏,裤脚和鞋子上沾满了泥,看样子他逃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至少在一个月以上,现在他实在支持不住了,才冒险闯到我这里,想休整一下后继续与警察周旋……
  我正这么想着,那人已经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而这时,泰森已经出场了。在我的印象中,泰森获得世界最重量级拳击冠军时年仅20岁零145天,是世界上最年轻的重量级拳王,他曾以37场连续不败、其中34场击倒对手获胜的战绩称霸拳坛,但也是在他最辉煌的时候,东京一战败在道格拉斯拳下,之后被一位美国小姐指控犯有强奸罪而被捕入狱,度过了几年铁窗生涯,这次是他出狱后的第五场还是第六场比赛我记不清了。这次拳王争霸赛,在前几场中,他都是以闪电般的绝对优势结束战斗的,这令观众非常失望,他这次的对手是霍利菲尔德,舆论界一致认为他们两个胜负的比例是10:1,当然是泰10霍1,可我太想让霍利菲尔德赢了,好教训教训泰森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
  这个时候,电视荧屏上泰森和霍利菲尔德的争霸战已经开始,泰森还想采用他的老战术,一开始就对霍利菲尔德发起了旋风般的进攻,期望在前几十秒钟或者一两个回合里就将对手击倒,甚至打得爬不起来。果然如人们预料的那样,霍利菲尔德不是对手,他虽全力以赴防守,还是挨了不少拳头。挺住,挺住,我在心里默默地为霍利菲尔德加油,还好,霍利菲尔德总算顽强地抵抗住了泰森疯狂的进攻,第一个回合结束……
  
  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电视机上,那个陌生人见我没说话,便又开口了:“你不要不理我,也许我会让你发一笔财,因为我改变了主意,我不想再跑了,我已经受够了这种胆战心惊的逃亡生活。我们那个城市的公安局已经悬赏1万块捉拿我,让我吃饱了你就可以去报警,你就可以拿到那1万块钱了。你这里一定有电话,只要你按下几个号码就大功告成了。”
  我渐渐想起来了,眼前这人,不正是警方在通缉的在逃杀人犯吗?大约两三个星期前我看到过通缉令,他进来决不是为了让我发财的,而且他也不会真的不想跑了,如果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去自首,那样就省去了许多麻烦,这肯定是一个阴谋,但我不想报警,因为警察一到,这儿就会有一场好戏看,而这场盼望已久的拳赛肯定就泡汤了,这在别人看来或许无所谓,可对我来说比杀了我更难受!
  我对他说我不会报警,我只是想看这场比赛,是泰森与霍利菲尔德的一场世界拳王争霸赛。我递给他一只空杯子,说暖瓶里有开水,冰箱里有面包和香肠,让他随便吃,吃多少都行,但不要影响我看比赛。陌生人看了我一眼,先从暖瓶里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冰箱里拿出面包和香肠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不断地吞着,又“咕咚咕咚”地大口灌着水,吃得津津有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比赛已经到了第三个回合,霍利菲尔德继续挨打,但他已不是一味的防守,而是开始守中有攻了,他躲过泰森一击重拳,同时回了一个漂亮的上勾拳,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这时,陌生人也已经吃饱喝足了,他用手抹了抹嘴巴上的面包屑,说:“谢谢你的款待,现在你可以去报警了,我不会走,也不会反抗,我等着他们的到来,不过,我马上就要进局子了,现在早已进入冬天,可我身上还穿着秋天甚至是夏天的衣服,我想那里面不会有人送我衣服穿的,那1万块钱你不能拿得过于便宜,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送我几件旧衣服,我不要好的,只要能挡寒就行。”
  我一边盯着电视看比赛,一边嘴里答应着他的要求,后来我就利用比赛间隙找了一件大衣扔给他,他立刻就穿在身上了。
  比赛在令人近乎窒息的气氛中紧张地进行着,在这一回合中泰森被击倒了,我激动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裁判给泰森数秒,泰森表示可以继续比赛,可这时电视信号却突然中断,屏幕上一片雪花,接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一行字:“因信号中断请稍候。”
  陌生人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说:“本来你现在就可以去报警了,我想你早就想这样做了吧?你既想尽快得到那1万块的赏钱,也不想让一个杀人犯在家里呆着,我说得不对吗?只是自由的日子对我来说不多了,你就让我在这儿多呆一会吧,再说现在电视没了信号,有人给你作伴总比你一个人呆着强,你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我为什么杀人的故事?”
  我说本来我对他的故事不感兴趣,只是现在电视信号中断了,反正无事可做,听听他的故事也未尝不可。
  陌生人说:“好。我杀人没有任何原因,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几天不杀人我就会感到手痒难耐,就像吸烟或者吸毒的人上了瘾。我这样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杀你的,你给了我饭吃,又送给我衣服穿,而且我身上没带任何凶器,往后我再也不能杀人了,因为只要你一报警我马上就会被逮捕,他们已经追捕我很久了,我也想歇歇了……”
  
  电视出现了信号,比赛继续进行,在这一回合中泰森被一套组合拳打得摇摇晃晃,最终栏绳救了他,使他没有倒下去,恰在这时到了一个回合结束的时间,陌生人站了起来,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说:“现在你可以去报警了,不过现在是9点20分,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只是如果现在你报警的话,是不是有了包庇杀人犯的嫌疑?你想想,一个杀人犯在你家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你还给他饭吃,送他衣服穿,为什么不早报警呢?你肯定说不清楚,而当你报了警接受调查的时候,对每一个细节都要说得明明白白,也许你会说是为了稳住我才这么做的,但是警察没这么傻,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你的话,当然这只是我善意的劝告,如果你不怕惹上包庇杀人犯的嫌疑的话就去报警吧,我不会食言,但是如果你害怕了就算啦,谁也不会知道我到这里来过,明天你就把这事忘了好啦,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谢谢你的款待和衣服,我该走了。”
  陌生人说了这番话后就向门口走去,我仍然坐在沙发上,动也没动。等他走到门口要拉门的时候,我开口了:“刚才我把门反锁上了,这是出于对你安全的考虑,让我给你把门打开。”陌生人听我这么一说就站住了,他回头看着我,不过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泰森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马上就要输了,他输定了,我敢说!是的,我不会报警的,我从来就没想到过报警,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再说钱算什么?用不着的钱和粪土没什么两样,我认为!
  我对陌生人说:“你再等我两三分钟或者更短的时间,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
  陌生人看了看那个门,笑笑说:“你想得真周到,不过我现在没工夫陪你了,立即把门给我打开!”现在,他完全换了另一副脸色,眼露凶光,满脸杀气!
  电视荧屏上的泰森终于招架不住了,裁判终止了比赛,霍利菲尔德欣喜若狂地挥动着双手走下拳台,一个黑人妇女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地抱住了胜利者,我想,她一定是霍利菲尔德的妻子。
  我站了起来,说:“那个门没有反锁,我只是和你开了个玩笑,不过你走不了啦!”说着,我掏出了手枪,把枪口对准了陌生人……
  陌生人吃惊的程度绝不会亚于亲眼看到跑着的火车突然直立着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说:“自你一进来我就没打算再让你自由地出去,之所以没有马上逮捕你,是因为我不想耽误了看这场比赛,我比任何球迷都更加迷恋拳击,不然我怎么会成为我们市拳击协会的副主席呢?把手举起来吧,伙计,你撞到枪口上了,这下你明白了吧,我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非常优秀的警察,你不这样认为吗?”
   (本篇月月评短信代码:AA012)
   (题图、插图:魏忠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