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第1期

又是一个祥和的年

作者:梅 子等



  说大事、小事,普通人的身边事
  讲闲话、实话,老百姓的心里话
  
  有一则短信是这样说的:“月亮升起来要一天,地球公转要一年,想一个人要24小时,爱一个人要一辈子,但说一句祝福的话只要一秒钟:‘过年好!’”
  过年好,过年的感觉真好!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的灿烂光辉在这瞬间得到了最经典的诠释,三百六十五天辛勤劳作的疲惫身心在这里得到了最舒心的抚慰,岁月的枯荣、生活的沉浮化成了甜蜜的一杯美酒,亲朋的恩怨、家庭的苦甜替换成温馨的一声祝福!
  有这么一则传说:有个青年到南方去做小生意,没想到赔了,血本无归,债台高筑,快过年了,可他连回家的路
  
  
  费也没有,绝望中他给母亲写了最后一封信,说是如果他春节不回家,可能就永远不回家了,请老人珍重,忘掉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远方乡下的母亲收到信后痛哭欲绝,她从抽屉里找到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贺卡,含着眼泪在贺卡上歪歪扭扭地写上一行留言:“孩子,你不回家,妈也不想活了。”母亲写完后拄着拐杖,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赶到几十里外的镇上,把那张贺卡丢进了邮电所外的邮筒里……
  黄昏的时候,邮电所里的人在分拣邮件时发现了这张没贴邮票的贺卡,老所长不顾严寒赶到县城,颤抖着手把这张特殊的贺卡交给县邮局的领导,领导破例在贺卡上盖了鲜红的邮戳,还在空白处郑重地写下一行小字:“这是一张生命贺卡,望能迅速投递。”落款是:“县邮局全体同仁。”
  就这样,这张贺卡十万火急地从县到了市,又从市邮局转送到远去的列车上……那个在南方的青年是在四天后的深夜收到这张贺卡的,那时,他蜷缩在一个小旅馆的通铺上睡熟了,睡眼惺忪的旅馆老板叫醒了他,说:“有你一个邮件,邮递员非要亲手交给你。”当青年看到这张辗转万里的贺卡上母亲的留言、陌生人留下的小字时,他哭了。旅馆里的其他客人闻讯后围了过来,他们看着这张泛黄的、没贴邮票的贺卡,纷纷掏出钱放到青年的面前,说:“回家去吧,你妈等着你过年呢。”当天夜里,青年怀揣着那张贺卡,踏上了北归的列车……
  又是一个祥和的年,今天,我们就来说几个过年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
  好大哥,你回来过年呀
  在一个三省四县交界的偏远山区,
   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大年三十晚上,路上行人稀少,有一个跛腿汉子,扶着辆拉客的旧“摩的”,在寒风中等着生意。他大概是想通了:只要能挣到钱,哪天不是过年?
  一会儿,走来了一个身背行李的外地汉子,跛腿汉子问他去哪里,外地汉子拿出了一本地图册,凑着路灯的光,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杏花。”
  “杏花屯?”跛腿汉子怔了怔,随即就报了路程和价钱,外地汉子二话没说就上了车。
  山路上静静的,一路上跛腿汉子便没话找话儿地唠嗑起来,他一开口,外地汉子也憋不住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这样聊着话儿,车子很快就绕过了山冈,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村子,有户人家门前还挂着两只红灯笼呢,可这时跛腿汉子却磨磨蹭蹭起来,说是走错道儿了,于是赶忙掉转车头,拐上了另一条岔路。没想开了一会儿,“摩的”又磨磨蹭蹭地停了下来,就这样停停开开,开开停停,等转过山坡,外地汉子抬头一看,嗨,两只红灯笼!这家伙折腾来折腾去,竟然是玩了一场“兜圈子”的把戏!
  外地汉子恼了,正要发作,跛腿汉子却指着前面开了口:“兄弟,到地方啦,这儿就是杏花屯。你大老远的,今晚要是没地方落脚的话,不如就在我家过个年吧,你瞧,就是门前挂着两只红灯笼的那家。”
  外地汉子正朝前面张望着,跛腿汉子却扔下他走了,说是还要去拉客。
  外地汉子有点犹豫不决,他想了想,还是走进了村子,敲响了那家的门,片刻,一个年轻女人开门迎了出来,没想一照面,两人都瞪大眼睛愣住了:“春柱!是你?”“杏花!你可让我找苦了……”接着他俩又捶又打地抱作一团,哭着说起了这一年来的离情别意。
  
  杏花和春柱本是一对恩爱夫妻,但两人都是倔性子,一年前为生活琐事拌嘴时,春柱打了杏花一巴掌,杏花从小没爹娘,性子刚烈,一气之下,便离家远走,从此就断了音信。春柱懊悔不迭,于是也背井离乡,走上了千里迢迢的寻妻之路,每到一个地方,他都是一边打工谋生,一边寻访妻子的下落。一年来,他找遍了这三省四县的山山水水、街头村落,想不到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儿,今晚,春柱按地图册点了个和“杏花”同字的地名儿,居然真的在这里找着了妻子杏花!
  春柱说了今晚自己一路上的事儿,然后问妻子咋会流落在这里,杏花叹了一口气说:“多亏了他呀,他是个好人。”
  “他是谁呀?”
  “听你刚才说的那模样儿,一准就是他开‘摩的’送你来家的……他叫李贵。”接着,杏花说了她一年来的经历:
  离家后杏花本想在外打工谋生,几经挫折后她开始思念春柱,想回家却又抹不开面子,偏偏就在这时,她遭遇意外车祸,而肇事司机却逃逸了,生命垂危中,她被正巧路过的李贵送往医院输血抢救。为了不让杏花瘫痪,李贵毅然让大夫从自己的腿上剜下一块骨头,接好了杏花那条被轧断的右腿,而他自己却从此变成了个跛子。为了谋生,也为了挣钱给杏花治伤养身子,李贵这才开起了“摩的”,在风里雨里拉客送客。杏花觉得今生无以报答,于是暂时留在孤身一人的李贵身边,为他洗衣做饭料理家务,尽尽自己的一点心意,而李贵曾在杏花那里看到过她和春柱的合影照片,刚才一路上春柱又说了那么多,他早就认出是谁了。春柱想起今夜路途上李贵的情形,顿时明白了,唉,在这合家团圆的除夕之夜,李贵要把一个鲜活的女人还给别人,而自己却默默地选择离开,那内心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呀!
  望着门外越飘越密的雪花,春柱百感交集,泪如泉涌,他走到门外,朝着远方高声呼喊:“李贵,我的好大哥,你回来——回来过年呀……”
  
  第二个故事
  躲债“躲”出来的稀罕事
  老刘在这城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他运气不好,几年前承包了一条公路的工程,公路修好了,可对方就是欠着钱,数目还不小,78万。老刘手头没钱,无法打发那些为他修路的工程队,一到年关,债主们都排着队上门讨债,今年是第三年了,没办法,他只好又出去躲债了。
  这天是腊月二十四,按往常经验,也是最不好熬的日子,债主会成群结队地堵门口。天还没亮,有人敲门,老刘的老婆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一人,五十出头,农民装束,手提一个皮箱,那人进屋后拉开了皮箱的拉链,不得了,满箱的百元大钞,那人说:“70万现款,请弟媳过目!”老刘的老婆吓傻了,忙问怎么回事,来人说:“弟媳不必多问,但愿我们后会有期。”他说完扔下钱后就扭头走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老刘的老婆马上打电话让男人回来,老刘回到家中,听老婆一说,顿时流下了眼泪:“是他,是他啊,好人哪!”
  事情是这样的:老刘这次出门,说是躲债其实先是去讨那笔债了,欠他钱的是一个姓康的老板,住在省城长沙。到了康家,老刘见客厅里还坐着一个陌生人,康老板也在,凭心说来,康老板也是个本分人,过去都是很好的朋友,他也是没法,才欠了款。这次,康老板咬着牙拿出了12万,让老刘和在座的那个陌生人各分6万,回家过年。
  老刘拿到了6万块钱后就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午饭时分,去餐厅吃饭,一抬眼,见不远处的一张桌旁坐着一人,正是在康家见过的那人,老刘上前打了个招呼,于是两人要了一瓶酒和几样好菜,一边喝一边聊了起来。那人说他叫黄连富,怀化人,三年前承包一条乡级公路的工程,路修好了,也是收不到钱,也是年年讨债,年年躲债。
  一根藤上的苦瓜,难兄难弟啊,两人都有无限感慨,于是交换了名片,称兄道弟。喝到八成醉意的时候,黄连富突然开了口:“兄弟,我有一个想法,不知能说吗?”老刘要他快说,黄连富就说了自己的主意:眼下两人手头都只有6万元,成不了什么事,如果合在一起,就能解决一个人的问题。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老刘把这6万元先给他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