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2006年第1期

吴湖帆《旧时月色》及吴梅跋

作者:禹 露



  2004年10月,南京大学中文系九十周年系庆之际,收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一幅由吴梅先生题字的扇面。这是南大中文系第一位系主任王伯沆先生之女王绵女士,在香港购得并赠送的。
  
  此扇正面有吴湖帆题画一幅,画面为两株梅花,画名“旧时月色”,落款“庚午秋日为月波楼主人作,吴湖帆”。左上角有吴梅小令一首:
  眠。月色濛濛花态妍。江城远,香梦落谁边。十六字令
  落款为“霜崖倚声”。扇背面有小段文字:
  张中叔去年腊月寄山预来,留荆南久之。四月余到沙头,取视之,芽森然有盈尺者,意皆可弃,小儿辈请试煮食之,乃大好,盖与发芽小豆法同一理也。物理之不可尽如此。今之论人材者,用其所知,而轻其所未能悉者,以为无用,岂不重可叹哉!因见小物,遂用感慨云。
  落款为“庚午七月镜波尊兄法家教正,霜崖吴梅”。
  此外“庚午”是指1930年。题画者吴湖帆1894~1968,名倩,号倩盦,别署丑簃、翼燕,出生于苏州南仓桥一个世代簪缨之家。其祖父吴大澂为著名学者、收藏家。吴湖帆本人是一位山水画家,画风秀丽丰腴,清隽雅致,设色深具烟云缥缈、泉石洗荡之致,在传统技法上有发展。代表作有《峒关蒲雪图》、《庐山小景》、《写意米芾诗意》、《芙蓉映日初月》、《荷花》等。
  题字者吴梅1884~1939,字瞿安,晚年自号霜崖,江苏长洲人民国后划归吴县。近代戏曲理论家和教育家,诗词曲作家,历任北京大学、中山大学、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学校教授。吴梅一生致力于戏曲及其声律研究和教学。主要著作有《顾曲麈谈》、《曲学通论》、《中国戏曲概论》、《元剧研究》、《南北词谱》等。又作有传奇、杂剧十二种。这一扇面的原主人是朱镜波,号月波楼主人,民国时期画家,其生卒年不详。
  
  1930年前后,江浙一带的学士名流交往频繁,相互之间题字赠画可谓司空见惯。吴湖帆和吴梅二人关系亲密。二吴本是苏州同乡,居处接近。吴梅在《金孝章俊明手书诗卷四首》中自注曰:“吴湖帆故宅即春草闲房故宅。余居在闲房之南,相距甚近。”吴湖帆的妻子潘静淑,从1932年开始随吴梅学词,吴湖帆也向其求教,逐渐窥入倚声门径。吴湖帆著有《佞宋词痕》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版,多收其与友人往来唱和之词。以下特举一例,可略见其词风:
  高山流水
  吴瞿安霜崖填词图。次吴梦窗韵。
  [5]谩吹玉笛倚西凤。看尊前,琼树青葱。尘世几知音,空教送目飞鸿。留连处,唾碧吟红。愁怀感,春思三源泻峡,淡日房栊。更凌云气概,独酌万花浓。胸中。新词乍填就,翻别调,换羽移宫。人海小园林,冷月遍照香茸。问旂亭,赌句谁工。玉山倒,休论文章九命,食粟千钟。对悬崖浅,醉霜叶,笑人慵。
  吴湖帆收藏颇丰,常有珍贵的书画书籍请吴梅题字。今天,我们在《吴梅全集》中还能看到他为吴湖帆藏品所作的多则题跋。如《淮海居士长短句跋》《吴梅全集•理论卷》,吴梅仔细分析了此书的版本及后人钞补部分的出处,强调了它的价值。又,吴梅也常为吴湖帆所作之画题字题诗,如《〈郑所南墨兰卷〉,为吴湖帆翼燕赋》《吴梅全集•作品卷》,为七言古诗,盛赞了吴湖帆的深厚画功。
  朱镜波与二吴也颇有交往,对于他们的往来,《吴梅全集•日记卷》中有所记录。1932年3月11日,吴梅避战至上海,“访湖帆,即在渠家午饭。晤赵仲英、朱镜波二人。镜波近作画颇工,以所临各名家册子见示,余为题‘月波凝滴’四字……”。吴梅在上海期间,常与吴湖帆、朱镜波等人会面,曾在1932年4月7日“为朱镜波集词三联。一云:‘雁碛波平,春浦渐生迎棹绿;千岩月落,玉笙凉夜隔帘吹。’是用白石语。一云:‘往事旧欢,平波落照涵赪玉;凭高远眺,淡月疏星共寂寥。’一云:‘新月西楼,同惜天涯为旅;沧波故苑,几番时事重论。’第二联用清真、第三联用梦窗语也。难在嵌入‘月’、‘波’、‘楼’三字耳。”可见他与朱镜波的交谊之深。
  扇面所画为梅花,题名“旧时月色”。这个题目显然取自姜夔的《暗香》:“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吴湖帆的词主要学周邦彦、吴文英,对姜夔词也颇为心仪。他还喜好以画笔描摹周邦彦、姜夔、史达祖、吴文英等词人的词意,来传达其神韵。如1931年作“辛未秋日为子义五哥写梅四箑”,即以周邦彦、姜夔、史达祖、吴文英四人之词作扇四面,其中一面就用了姜夔《暗香》中的这一句,足见他对这一题目情有独钟。
  吴梅在扇面上所题的是一首十六字令。以“眠”字起,与元代词人周晴川《天机余锦》中的那首《十六字令》相同:
  眠。月影穿窗白玉钱。无人弄,移过枕函边。
  吴梅的这首小令也用了“眠”字,并且提到“江城”。在古典诗词中,江城或指今天的武汉,如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可见“江城”是与梅花相关的典实。这首小令用了此典,与画中的梅花相呼应。但在这里的具体语境中,“江城”一词应该是指他们当时所在的上海。
  扇子背面的吴梅题跋,是一篇寓意深长、风格隽永的小品文。文中所提到的张仲叔,笔者未详其人之生平事迹。吴梅从生活中的一件小事讲起,信手拈来,以山预为喻,说出了一段深刻的道理。这段跋文是题赠给朱镜波的,也许朱镜波当时不甚得意,吴梅有意以此来宽慰老朋友。
  2002年河北教育出版社版王卫民编《吴梅全集》,是迄今为止最为全备的吴梅作品集。但是,这首小令和这篇题跋均未见收入,这么说来,这个扇面不仅具有文物价值,而且具有文献价值。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