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2006年第1期

第一讲 画作真会

作者:吴企明



  编者按:中国自古便有将诗、画合一的传统,苏轼曾说“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为使读者了解这一方面的知识,我们邀请著名学者、苏州大学吴企明教授主讲“诗画融通美”。每一讲,选择一画、一诗、一个专题,深入浅出。希望广大读者喜欢这个栏目。
  
  王冕1287~1359,字元章,号煮石山农、饭牛翁、梅花屋主等,会稽诸暨今属浙江人。元代著名画家,出身农家,家贫,勤奋好学,尝从学著名学者韩性,累举不第,隐居九里山。擅画梅,创繁梅之格、红梅之制、雪梅之体,富有独创精神。著有《梅谱》。
  王冕《墨梅图》见封二,画折枝梅,自画幅右侧出枝,一枝向左上翘起,一枝向左挑出,生机勃郁,花朵疏密相间,墨色浓淡适宜,错落有致。梅花用淡墨晕染花瓣,浓墨点萼勾须,不采用宋扬无咎的勾线圈瓣之法,所以爱新觉罗•弘历题诗称“勾圈略异杨家法”,确能揭示出王冕墨梅的美学特征。画幅左上方,画家自题一绝。四百多年后,乾隆皇帝也题上一绝。王冕诗云:
  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
  这首诗,陈邦彦《历代题画诗类》、顾嗣立《元诗选》均选入,文字与此小异。“池头”,二选作“池边”;“个个”,二选作“朵朵”;“只流”,二选作“只留”。今从画幅墨迹,因为它是最原始的资料。
  王冕的题诗运用“画作真会”的技法写成。首句暗用宋苏易简《文房四谱》中有关王羲之的典故。传说会稽王羲之家有洗砚池,他每天在池中洗笔砚,池水尽黑。画家自己也姓王,故曰“吾家”。王冕不说自己画的梅花墨色清淡,却说我家池砚池边的梅树,受黑色池水的浸润,开放出淡墨痕的花瓣,将画梅当作真梅,意趣无穷。第三、四句,代墨梅立言:不要人家夸说我颜色鲜艳,只求让我的清香之气流播开去,布满天地间。诗意显然脱胎于宋陈与义的《墨梅》诗中“意足不求颜色似”,意味比原诗尤见深长。诗人托物言志,借画梅以抒写自我心志,表达自己的博大胸怀、清正品格和高尚情操。全诗以画作真,诗情画意融合无间,意蕴深邃,耐人寻思,洵为题画诗中的上乘之作。
  “画作真会”,是清代诗论家张谦宜评论徐渭的七绝题画诗时提出的,见《(纟见)斋诗谈》。也是题画诗融通诗画艺术最独特的艺术手段之一。它是一个概括性的提法,实际上包含着“以画作真”、“以真作画”两种技法。宋杨万里《诚斋诗话》说:
  杜《蜀山水图》按,即杜甫《奉观严郑公厅事岷山沱江画图十韵》,“沱水临中座,岷山到北堂。白波吹粉壁,青峰插雕梁。”此以画为真也。曾吉父云:“断崖韦偃树,小雨郭熙山。”此以真为画也。坐席之间,沱水流来,水波吹动粉壁;北堂之上,岷山耸起,青嶂直插雕梁,充分体现出“以画作真”的美学效果,这与杜甫“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高堂见生鹘,飒爽动秋骨”《画鹘行》等诗句的写法是一模一样的。
  “真”,便是自然物的本相,现实生活中的真山水、真花鸟、真人物。题画诗抓住画幅“似真”、“逼真”、“乱真”、“夺真”的艺术效果,写成诗,便形成“画作真会”、“以画作真”的艺术技法。运用这种技法最为纯熟并能“高人一等”王嗣奭《杜臆》语的作品,要算是杜甫的《画鹰》: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扌双)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绦旋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题诗将画鹰当作真鹰描写,气势如生,神态灵动,将“画作真会”的艺术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石闾居士《藏云山房杜律详解》卷一评曰:“此诗通身从画鹰上写出一真鹰来,其妙处尤在一起烘云托月之上,明明见素练有一真鹰立于其上,故以下句句是真鹰,亦句句是画鹰,是一是二,妙不可言。公之学问,淹贯古今,咏画即得画家三昧,于此可见一斑也。”评论极中肯綮。
  唐景云的《画松》:
  画松一似真松树,且待寻思记得无?
  曾在天台山上见,石桥南畔第三株。
  全篇纯粹运用“以画作真”的手法写成,诗人不是从用笔、色彩、形态、气韵等方面去描写松树的艺术形象,一开始便抓住“真”字开展诗思,唤起读者的艺术联想,引导大家从“真松树”落想。第三句陡转,结句拍合全篇,说这一株松树记得曾在天台山上“石桥南畔”见到过。句句从“真”字着笔,不断强化松树的真实感,从而暗示画松的艺术美。清张谦宜评此诗说:“一气承接如话,不惟工于赞画,连追想神情,声口俱活,极明快,却有蕴藉风味。”《(纟见)斋诗谈》卷八追想的神情,问话的口吻,答语的恳切,都增强了全诗的真实感,使全诗“以画作真”的艺术感染力更为真切。窦群的《赠道芬上人》:“云湿烟封不可窥,画时难有鬼神知。几回逢着天台客,认得岩西最老枝。”白居易的《画竹歌》:“西丛七茎劲而健,省向天竺寺前石上见。东丛八茎疏且寒,忆曾湘妃庙里雨中看。”唐希雅《题画》:“谁泼烟云六尺绡,寒山秋树晚萧萧。十年来往吴淞口,错认溪南旧板桥。”他们的诗思,都得力于景云的《画松》诗。
  
  宋以后,这种技法被题画诗人广泛地运用着。宋陆游《题剡溪莹上人梅花小轴》:
  孤舟清晓下溪滩,为访梅花不怕寒。
  忽有一枝横竹外,醉中推起短篷看。
  诗人乘舟寻访梅花,得剡溪莹上人的梅花图,在孤舟中鉴赏。他不说观画,却说醉里推开短篷,露出光线,看到了梅花,“忽有一枝横竹外”,以画作真,妙在言外。宋张炎画了一幅墨水仙,赠给苏州友人陆处梅,并题《临江仙》一首,其下阙云:“昨夜洞庭云一片,朗吟飞过天风。戏将瑶草散虚空。”词人以画作真,不说纸上画水仙,却说是神仙驾起太湖洞庭山上空的一片云,乘着天风,将水仙花散洒在空中。诗思清妙,笔墨空灵,洵为佳作。元迺贤《题罗小川青山白云图》:
  山上晴云似白衣,溪头竹树绿阴围。
  野桥日落行人倦,茅屋春深燕子飞。
  漉酒屡招邻舍饮,放歌还趁钓船归。
  客窗看画空愁绝,便欲移家入翠微。
  所用的也是“以画作真”法,将画上的山水景色当作真山水,看到移情处,真想将家搬到翠微山色之中。张谦宜评曰:“画意便作真景会,此题句人精彩活动处。此法得自少陵《画鹰》篇。”《(纟见)斋诗谈》明人徐渭有《荷九首》,乍看好像是咏荷诗,实际上这是题咏画荷的诗。张谦宜的评点,道出了个中原委:“《荷七首》按,《徐渭集》作九首,题画荷却不作绘事想。盖画理入神,由幻传真,诗思入神,得情忘相,此最为难到。”《(纟见)斋诗谈》“不作绘事想”、“由幻传真”,这就是“画作真会”的具体表现。此外,如明蓝仁《题荷池白鹭》:“西风雨过藕花稀,湛湛池波见雪衣。老眼不知原是画,移筇欲近畏惊飞。”近人胡公寿《香满蒲塘图》题诗云:“江乡一望青菰蒲,烟漠漠兮云疏疏。烟消云霁菰蒲尽,亭亭水际摇风荷。吁嗟耳食世所闻,玉井莲华夸十丈。此间如此好烟波,独挐钓艇来吟赏。”也都成熟地运用“画作真会”之法,以画作真,交通诗画艺术,有力地促进诗画艺术的渗透和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