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7期

用乳汁颠覆正义

作者:英 子



  《红楼梦》中,荣、宁二府里的公子、小姐都是由奶妈照看大的,其中最活跃的有三位奶妈:一位是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另一位是贾琏的奶妈赵嬷嬷,还有一位是迎春的奶妈。
  这三位奶妈虽然各有各的性情,但在依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在荣国府想多讨些便宜、胡作非为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如赵嬷嬷听说贾元春加封为贤德妃,并要回家省亲的消息,马上跑来向贾琏和王熙凤要事情做:“幸亏我从小奶你这么大,我也老了,有的是我那两个儿子,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敢呲牙。”
  看管宝玉衣食起居的李嬷嬷的权威要大得多,她既要看护宝玉,又负责监督宝玉的小厮、婆子、丫环们,如宝玉到薛姨妈家里吃酒,李嬷嬷要劝阻着不让他多吃,以至于薛姨妈还得替宝玉说情担保;看到袭人躺着不起来和她打招呼,她竟会破口大骂“忘了本的小娼妇”,“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竟连宝玉、黛玉、宝钗都劝不了,最后还是动用了凤姐,才连劝带拉地将她拉走了;她看到宝玉房里的豆腐皮包子顺手就拿走,看到桌子上的枫露茶拿起来就喝,看到桌子上的酥酪拿起来就吃;宝玉发痴病时,李嬷嬷赶来后竟放声大哭:“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一世的心了!”敢于说出这样大不敬的话的,恐怕只有奶妈李嬷嬷了。
  迎春性情软好说话,她的奶妈更猖狂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不但私自拿了迎春的攒珠累金凤去当铺抵钱放债,还敢在大观园里私设赌局,自做赌头,吃酒闹事,以至于惊动了贾母,最终被打四十大板,撵了出去。
  如此张狂的奶妈们自有一番大道理,听听李嬷嬷教训小丫头们时是如何说的:“难道他(指宝玉)不想他是怎么长大的?我的血变的奶,吃的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偏我就吃了,看他怎么着?”在和袭人拌嘴时,李嬷嬷又对宝玉说:“我只和你老太太跟前讲讲,把你奶了这么大,如今不吃奶了,把我扔在一边,由着丫头要我的强!”
  而迎春奶妈儿媳的话最入木三分,当她看到自己的婆婆受罚被赶出园子时,就赶来向迎春求情:“如今还求姑娘看在从小吃奶的份上,往老太太那边讨一个情,救她出来才好。”当遭到迎春的拒绝后,她便和丫头绣橘顶撞起来:“你满家算算,谁的妈妈奶奶不仗着主子,哥儿姐姐得些便宜……”
  短短的对话,已把一个个张狂得意的奶妈形象刻画得很传神,这些奶妈个个都像是有天大的把柄握在手里,这张口一个“奶”字,闭口一个“奶”字,上一句“我的奶把你养这么大”,下一句“我的血变成的奶”,在她们看来,不论从吃了她们的奶的主子那里讨来多大的便宜,都是不为过的。
  所以,宝玉才会这样评价他的奶妈李嬷嬷:“她是你们哪一门子的奶奶,不过仗着我小时候吃过她几日奶,如今逞的她比祖宗还大了。”贾母听说迎春的奶妈当了大观园赌局的大头家时,也曾忿忿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大约这些奶妈子们,一个个仗着奶过哥儿姐几,原比别人有些体面,她们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恶,专门挑唆主子护短偏向,我都是经过的。恰好要拿一个作法,恰好就遇见了一个。”
  贾母所说的“我都经过的”,当然是指自己青年时代的种种经历,也许在娘家的大宅院里贾母经见过奶妈挑起事端,又在婆家的豪门大户里见过奶妈们惹是生非。
  在古代文献里,奶妈最早被称为食母、乳母、奶母、奶婆等。《礼经本义》云:“乳母,此乳母盖雇他人之妇乳哺三年,恩亦如母,故以母呼之,昔韩昌黎、苏东坡于乳母,皆葬而为之铭,为之缌者是也。”《仪礼要义》云:“汉时乳母则选德行有乳者为之,并使之教子,故引之以证姆也。”因有哺乳之恩,所以乳母故去,就有了服孝的规格:“乳母死,为之服缌麻”,“乳母即食母,有母名,故服缌”。这就把乳母的地位提高到仅次于生母、庶母、养母的位置上,于是宫廷里就有了许多乳母称霸的事件。
  汉武帝的乳母被封为大乳母后,经常获得武帝赏赐的各种器物、良田,而汉武帝对“乳母所言未尝不听”,致使乳母与其家人气焰嚣张,“子孙奴从横暴长安中,当道掣顿人车马,夺人衣服”。即使嚣张至此,汉武帝仍不忍治罪,最后法有司上疏请徙乳母家室于边疆。汉武帝批准后,乳母想求得汉武帝的宽恕,郭合人为之出主意:“入见辞,去疾步数还顾。”乳母如其言,频频回头看汉武帝,被郭合人喝斥道:“咄!老女子何不疾行,陛下已壮矣,宁尚须汝乳而活邪!”于是汉武帝怜焉悲之,不仅没有迁徙乳母,反而罚谪了执法的人。
  乳母地位特殊,她们有参与朝廷大事的策划与行动的机会,所以历史上又有了许多乳母乱朝纲的事情出现。汉灵帝的乳母赵娆被人称作“生则赀藏侔于天府,死则邱墓踰于园陵”,但她对已有的地位并不满足,旦夕在替代灵帝执政的窦太后身边献殷勤,与大臣们“共相朋结谄事太后,太后信之,数出诏命,有所封拜”。正直的大臣陈蕃与窦太后的父亲窦武甚为担心,密谋要杀死与乳母赵娆结党的宦官们,结果事情泄露,陈蕃反被杀害,乳母一党取得了胜利。
  最猖狂的要属明熹宗的乳母客氏了,客氏不但与自己的乳儿私通,还与宦官魏朝对食,又与奸佞魏忠贤有私,她一手把不识字的魏忠贤捧到了司礼秉笔大臣的高位,后又使他兼管东厂,因此,人们把她与魏忠贤并称为“客魏”。客氏不但秽乱宫闱,而且还设计杀死了不少大臣,又兴起了东林之祸,祸国殃民。
  历数各朝的乳母们,或仗着自己的乳汁获得封号和财富,如元成宗的乳母杨氏“其家掊敛过数,扰民为甚”,或者使家人子弟谋得高官,称霸乡里,如后汉安帝的乳母王圣;亦或者干脆加入到大政变的行列里去,成为女阴谋家、女政客,如后汉顺帝的乳母宋娥。有此深厚的历史积淀和心理渊源,奶妈在豪门里作怪也就是很自然的了,因此《红楼梦》里的贾母才会说:“她们(奶妈们)比别人更可恶,专门挑唆主子护短偏向。”荣国府里最娇贵的公子哥宝玉也这样评价他的奶妈:“她比老太太还受用呢,问她做什么!没有她我只怕还多活两日。”有此前车之鉴,经多见广的贾母才决定下一次狠手,整肃门风,杀一儆百,打击一下这些气焰嚣张的奶妈们。
  对奶妈的深刻描写,也正表现了曹雪芹的高明之处,他以生动的笔墨赋予这些小人物以灵魂,揭示出她们深藏的心理,让人过目不忘。
  
  编辑 蔡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