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17期

“圣人”朱熹的口是心非

作者:毕厚奎



  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以朱熹为代表的客观唯心主义和以陆九渊为代表的主观唯心主义在信州(今江西上饶)鹅湖寺举行了一场哲学辩论会。虽然双方的哲学观点并没有达到和解,但是双方的哲学思想分别得到了完善的阐述,同时也奠定了朱熹在哲学上的崇高威望。
  朱熹的读书方法尤为后人推崇:“字求其训,句索其旨,未得乎前,则不敢求其后,未通乎此则不敢志平彼,如是循序渐进。”他主张读书时前面还没搞懂,就不要急着看后面,这样就不会有疏漏。他还说:“学者观书,病在只要向前,不肯退步,看愈抽前愈看得不分晓,不若退步,却看得审。”就是说,读书要扎扎实实,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有时还要频频回顾,以暂时的退步求得扎实的学问。
  正是秉着如此认真科学的学习方法,朱熹在哲学、经学、史学、教育、文学、政治上都卓有建树,在书法、音律、经济思想甚至自然科学上也有很高的造诣。他不但成了中国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同时也是一位享有世界声誉的思想家。他的思想既是集大成的,又是创新的,他的学说既影响了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也影响了西亚乃至东南亚各国人民的道德观念,千余年来一直被树为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标杆。
  但是,这样一位被元、明、清三朝册封为“圣人”、中国近古无与伦比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也有其不道德、不光彩的另一面。
  据宋朝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记载,朱熹有虐母不孝、诱尼为妾、嫁女揽财、授徒索贿乃至“冢妇不夫而自孕,诸子盗牛而宰杀”,“据范染祖业之山以广其居,而反加罪其身,掘崇安弓手父母之
  坟以葬母,而不恤其暴露”等诸多不端之举。而另据宋代杨和甫《行都记事》载:朱熹调离仓吏任之时,其僚属皆如释重负,喜上眉稍,起舞相庆。一个人混到大家如送瘟神般地盼他离开的地步,可想而知他当初的所作所为多么让人难以忍受。
  而朱熹无端收拾营妓严蕊的手段,更令人侧目。他提举浙东时,知州唐仲友对其出言讥讽,相当不敬,朱熹满腔怒火,一时无法发泄,就借有伤风化,将唐知州的相好、色艺双绝的严蕊提牢下狱,严刑拷问以诬唐知州。岂料严蕊虽出身卑俗,倒颇有骨气,被系狱两月余,刑以痛杖,诱之再三,萎顿几死,却虽死不诬。这场官司最后打到了皇上那儿,严蕊仍死不招供。皇上只好以“秀才争闲气耳”作结,把朱熹调离了事。朱熹弄了个灰头土脸,严蕊反倒成了高风亮节的圣女。由此观之,说朱熹是个伪君子、假道学,口是心非、阴损毒辣似也不为过。
  自古以来,德为行之首,因此才有“德行”之说,朱熹虽为功业不凡之人,德行却有如此不端的污点,就连苦心孤诣用才学堆砌起的高大形象也让人觉得丑陋起来,真是枉才辱名。
  众所周之,朱熹不仅是理学大家,更是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标杆,却不知他德行上竟有着不端的污点,正如我们不了解古时上党人参绝迹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土精”成了“地方害”而惹的祸,不清楚在民间呼风唤雨、神机妙算的徐茂公有着怎样的历史真容,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苏武做出坚守气节的选择,更不知晓朱元璋竟是个玩平衡木的大师,也很少了解央视“百家讲坛”明星阎崇年、段怀清等人的近期动态……
  这一切,你都能在本期《传奇故事·百家讲坛》中找到答案。本刊特邀著名主讲人及其他知名博、硕导师、专家与资深编辑、作家共同为你揭秘历史世界,解读文化中国。百家讲坛纵说风云,让智慧充盈你的人生。
  
  编辑 赵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