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6期

房玄龄:醋坛子里走出来的模范宰相

作者:郭灿金



  房玄龄是唐朝历史上最著名的宰相,被视为古代宰相的典范。除此之外,房玄龄还和汉语词汇里一个重要的词语“吃醋”有着直接关系。
  据说,房玄龄是中国古代好男人的代表,虽然身居高位,却是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娶一而终,从来没有花花肠子,从来不包二奶。不像现在的男人,一旦有钱就变坏。像房玄龄这样身在高位的男人,在唐代即使不是绝无仅有,至少在一个时期内是举世无双。因为他的存在,弄得大家都自感龌龊。你想,有这么一个高尚的人在身边晃悠,是多大的道德压力啊!这样的压力终于让李世民受不了了,他不允许自己的朝廷之内有如此缺乏激情的男人存在,于是他开始挑逗自己的宰相了。
  李世民用的方法很符合自己的身份。那就是每当发现房玄龄夜以继日地工作,或是房玄龄某件事情做得漂亮,李世民马上就说,我的宰相辛苦了,我心里特别过意不去,赐给你点钱吧,你又不缺,赐给你布帛吧,你又不做衣服,我只好要赏给你几个美女了。每当此时,房玄龄都是叩头如捣蒜,山呼万岁,谢主隆恩,但却拒不领赏,拒腐蚀永不沾,一副洁身自好的样子。
  李世民实在想不通房玄龄这个老头为什么总是如此不解风情。后来他才知道,不是房玄龄不解风情,而是房玄龄的老婆不允许他善解风情,原来房太太是头河东狮。这下,让李世民倒真的来了精神,我非要把你家老房拉下水,看是你厉害还是我李世民厉害!
  主意既定,李世民便亲自出马去做房玄龄老婆卢氏的工作,逼着她答应让房玄龄娶小老婆。谁知,这卢氏一点面子也不给,毫无通融之意,连虚情假意的“考虑考虑”之类的词语也没有。本来是逗着玩的,这下却让房玄龄的老婆弄得连下来的台阶都找不到了,李世民尴尬得无地自容。一不做二不休,李世民使出了撒手锏,自己毕竟是大唐帝国的最高领导人嘛。李世民命人取来一壶毒酒,当着众人的面对卢氏放出狠话:“在你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你同意老房娶小老婆,这样你可以不喝这壶毒酒;二是你不同意老房娶小老婆,你就必须喝下这壶毒酒。是要命还是让丈夫娶小老婆,全由你自己选择!”
  全场鸦雀无声,房玄龄浑身颤抖地看着自己的老婆,李世民不动声色,下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卢氏平静地端起那壶毒酒,她说了一句让大家都没想到的话:“皇上,我可以喝下毒酒,但你要为你的话负责到底,到永远!即使在我死后房玄龄也不能娶小老婆!”说完此话,卢氏将毒酒缓缓倒入酒杯,面对当朝皇帝,将毒酒一饮而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让就是不让,打死也不让!
  “我服了你!”李世民大叫起来,“好了好了,我甘拜下风!从此之后,我不会再逼你家老房娶小老婆了!”之后,李世民又狡黠地说:“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人来分享老房的爱了。不过我要补充的是,好好活下去吧,你喝下去的不是毒酒,是醋!你是我大唐第一‘吃醋’高手啊!”
  于是,房玄龄继续从一而终。
  于是,在唐朝流行语词典上多了一个词——“吃醋”。
  于是,人们说,房玄龄是醋坛子里走出来的“模范丈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窝囊的男人,却有着大海一样宽阔的胸怀。
  房玄龄与李世民相遇于渭北的秋风中。
  当时,李世民正值19岁的青春年华,而房玄龄已年近不惑。这对看起来如同父子的一老一少从此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情感。
  那是617年的深秋,李世民随同父亲李渊起兵才刚刚两个月,正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事业草创阶段。但透过历史的迷雾,房玄龄察觉到了天命所在,因此,他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这个刚刚年近弱冠的李世民。直到十几年后,李世民才洞悉了此次相遇的重大意义。
  房玄龄是个老成持重的人,一旦目标确定,他从来不会分心。譬如,打了胜仗,别人争着求取珍玩、美女,而房玄龄却到处打听、四处拜访当地的高人,一旦发现合适人选,他必定摆出一副稳扎稳打的样子,直到此人答应参加李世民的幕府为止。每次都是这样,也许通过这样的方式被房玄龄搜罗过来的高人并不多,但是,房玄龄的做法却极大地树立起了李世民求贤若渴的高大形象,让李世民在未来争取民心的斗争中占据了主动地位。
  房玄龄常常随从李世民出征,出谋划策,典管书记,任秦王府记室。626年,他作为主力全过程参与了玄武门之变的策划与行动。玄武门事变成功之后,论功行赏,房玄龄与杜如晦、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等一起被确定为并功第一。
  李世民即位后,房玄龄任中书令。贞观三年(629年)二月,房玄龄就任尚书左仆射,八年之后,他被封为梁国公,贞观十六年七月进位司空。《唐书》对他作出过这样的评价:“既任总百司,虔恭夙夜,尽心竭节,不欲一物失所。闻人有善,若己有之。明达吏事,饰以文学,审定法令,意在宽平。不以求备取人,不以己长格物,随能收叙,无隔卑贱。论者称为良相焉。”李世民称赞他有“筹谋帷幄,定社稷之功”。众望所归,房玄龄与初唐其他23位开国功臣一起由画圣阎立本画像并被供奉于“凌烟阁”。
  在几十年的从政生涯中,这位从醋坛子里走出来的杰出政治家如同一杯温开水,无色无味,朴实无华,却又涵容了一切。似乎哪里都找不到他,但他的影响又似乎无处不在。他似乎是个永动机,每日没明没夜地工作着,是不折不扣的帝国栋梁。
  有人把房玄龄和魏征作过这样形象地对比:魏征是唐太宗的一面镜子,房玄龄则是唐太宗的一条臂膀。是啊,离开了镜子,人照常生活;而缺少了肩膀,人就无法正常生存。
  房玄龄是这样发挥肩膀的作用的。据统计,贞观时代,朝廷的全部官员加在一起也只有643人,官员少而精。这就要求每一个官员都能独当一面,因此,贞观时代的官员每个人都各有所长,每个人似乎都在忘我地工作着。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没有一个人比房玄龄更累。在22年的宰相生涯中,他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全无一点大国宰相的风范。有时候,他像一个宰相,但更多的时候,他像一个管家,在为他的主人打理着一切。有时,他的琐碎很让人崩溃,堂堂大唐帝国的宰相,他居然肯屈尊兼做“度支郎中”。所谓的“度支郎中”,就是专司财政预算和账目的事务官员,职能近似于现今的会计。他的忙碌和抓大不放小,让李世民都有些受不了。李世民曾当面劝他,不要总是把自己弄得很疲惫。但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房玄龄根本不为所动。
  这位被吃醋妻子调教出来的好丈夫不仅仅是一位好大臣,更是唐太宗的出气筒。仅仅是皇帝的出气筒也就罢了,他还是同僚们的出气筒。因为脾气过于温柔,所以,即使他是宰相,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下属怕他。据说,有一次他得了重病,病得奄奄一息。一个说话特别损的人这样说道:“一个人应该分清轻重缓急,譬如宰相生病这件事,在我看来就很有区别对待的必要。一般情况下,如果房玄龄生的是小病,我们绝对应该前去看望,因为这样可以加深和宰相的感情,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