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6期

尼古拉:林肯的影子

作者:李 涛



  尼古拉被今天的美国学者称为“林肯的影子”。尽管尼古拉一直掩映在林肯的光芒背后,尽管当人们赞颂起林肯的伟大功绩时很少提到尼古拉,尽管在外人看来尼古拉只是个不擅言辞但总能把事情弄得井井有条的小人物,可是尼古拉依然是白宫历史上不可忽视的人物。
  尼古拉出生于德国,林肯就任美国总统时,尼古拉刚好29岁。在人们的印象里,能够当上总统秘书的人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能写会道,手腕圆滑。但尼古拉则不然,他只在一所移民学校接受了几年的正规教育,从14岁时起就开始靠打零工养活自己;22岁时,他独自一人支撑起一份报纸《自由报》,他为这份报纸采访写作、编辑校对、排版印刷。
  1857年尼古拉25岁,那时美国正为南北问题而发愁,尼古拉卖掉了《自由报》,到伊利诺伊州做了州务卿的书记员。为了方便工作,尼古拉搬到了斯普林菲尔德。书记员的工作职责之一是照管图书馆,尼古拉不但做得很好,还充分利用了图书馆良好的学习条件,没过多久,他就已经称得上满腹经纶了。
  当时的林肯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律师,从没想过他会成为白宫的主人,也许林肯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在拉选票上有超人的天赋。林肯的政治道路走得并不顺利,但他并没有自暴自弃,雄心壮志驱使他日复一日地泡在图书馆里,研究各区的选举情况,悉心为自己代表的政党制定路线。
  林肯所泡的图书馆,恰好就是尼古拉照管的图书馆。两人就这样认识了,一见面便惺惺相惜。当时,律师林肯不清楚书记员尼古拉对自己的政治生涯意味着什么,书记员尼古拉也不知道律师林肯会成为名垂史册的伟人。
  1858年,林肯被共和党提名为参议院候选人,和民主党候选人斯蒂芬·A·道格拉斯一道角逐竞选。道格拉斯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缺乏经验的林肯很快败下阵来,但在尼古拉的帮助下,林肯成功地在民间树立起良好声望。尼古拉看到了林肯的潜力,决心追随林肯到底,1860年,尼古拉在《芝加哥论坛报》上发表社论,鼓励林肯向白宫进军。
  林肯没有让尼古拉失望,他击败了党内对手,成为共和党推选的总统候选人。林肯开始为竞选活动作准备了,他首先想到了尼古拉。林肯需要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帮忙处理堆积如山的信件,需要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帮助自己安排竞选计划,需要一个头脑机敏的人帮助自己应付刁钻的提问,尼古拉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伟大的领导者不一定是全才,但却一定是知人善任、能留住人才的人。
  在19世纪中期,总统候选人还不习惯到美国各地做巡回宣传,那会被当做是不体面的事,候选人一般都待在自己家里,接待记者和各类的来访者。林肯也不例外,他留在了斯普林菲尔德的家里,每天都有上百人按响林肯家的门铃。林肯一个人自然应付不过来,尼古拉便积极地帮林肯招待访客,后来就干脆住到了林肯家里。和尼古拉一样,林肯也来自社会底层,虽然成了总统大选的热门人物,可生活依然不甚阔绰。此时的尼古拉已经是林肯的全职秘书,全部收入都来自于林肯,而林肯能提供给他的工资却非常微薄,仅够糊口。出于对林肯的友谊,尼古拉没有计较,依然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甚至牺牲了个人的时间。
  在尼古拉的帮助下,林肯成为美国第十六任总统,共和党喜不自禁,将议院厅里所有的蜡烛都点亮了,林肯的支持者整整狂欢了一夜。
  起初,尼古拉是带着兴奋的心情来到白宫的,他得到了宽敞的卧室、布置优雅的办公室以及总统私人秘书的委任令。但没多久,尼古拉就发现了白宫并不是一个让人感到惬意的地方,在精明的尼古拉看来,白宫的行政管理一团糟。在给友人的信里,尼古拉曾形容白宫是“破烂的贫民窟”、“东倒西歪的公司”。幸好尼古拉精明强干,很快就让白宫的各项事务都走上正轨。在尼古拉的努力下,白宫逐渐由“东倒西歪的公司”,变成了秩序井然的工作场所。
  林肯将尼古拉的办公室安排在自己办公室的旁边,还特地在桌上装了一个拉铃,以便能随时将尼古拉叫到自己跟前。作为总统的林肯,更加离不开尼古拉了,林肯把尼古拉当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不是尼古拉到林肯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而是林肯到尼古拉的办公室里请求帮助。
  林肯需要尼古拉为他挡住一些繁杂琐事,时间长了,尼古拉也会越俎代庖。
  林肯也听到了一些关于尼古拉不好的传闻。曾经负责管理林肯竞选活动的戴维·戴维斯专门向林肯写了一封控告尼古拉越俎代庖的信,在信里,戴维斯称,尼古拉会故意不让一些信抵达林肯手上,而是代替林肯处理了这些信件。但在尚不知办公自动化为何物的19世纪,秘书越俎代庖,对一些信件自作主张,也并非一件坏事。林肯对尼古拉的这种行为不以为意,甚至有些支持。总统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事事都亲历亲为,由于在林肯和尼古拉之间已形成了一种默契,尼古拉知道哪些事必须让林肯过目,也清楚哪些事根本无须对林肯提起。戴维斯的控告信最后落到尼古拉手里,尼古拉很生气地告诉戴维斯,林肯没工夫阅读所有的信件。
  尼古拉说的是事实。信件是联系白宫和外界的纽带,林肯完不成的事,便落到了尼古拉等白宫秘书头上,似乎任何时候推开尼古拉办公室的门,都能看到他埋首于一大堆信件之中。收到白宫回信的人,总会在信的开头看到“总统授意……”的字样,事实上,真正回信的是尼古拉,只有极个别重要的信,是在和林肯商量后回复的。尼古拉还专门做了两个大柳条筐,分放在办公桌两旁,专门装那些不惹人喜欢的信。也许戴维斯先生的那封指控信,就曾落到这个筐里。
  林肯离不开尼古拉。美国需要的是能在内战中纵横捭阖的林肯,如果林肯事无巨细亲历亲为,充其量只是个忙碌的总统,而不是称职的总统。总统不是抄写机,不是接待员,他是一个国家的领跑者。
  尼古拉是林肯的影子,在一些重要场合,有林肯就有尼古拉。1861年林肯在斯普林菲尔德作赴任演说时,尼古拉在林肯身边;1863年1月1日,林肯签署《解放宣言》时,尼古拉在林肯身边;1863年11月13日,林肯到葛底斯堡作演讲时,尼古拉也在林肯身边。因为林肯很可能随时需要从尼古拉那里得到一些建议。
  林肯非常倚重尼古拉,可在当时,白宫秘书的重要性还没有被人承认,大多数人都以为总统秘书也和其他秘书一样,是个无须动多少大脑的抄写工。不管尼古拉为白宫分担了多少事务,他的年薪始终只有2500美元。共和党要节约经费,有时候尼古拉不得不自掏腰包购买必需的文具。尼古拉也曾向周围的人抱怨,做白宫秘书就好像在服“苦役”。
  林肯感到消沉时,可以到秘书们这里振奋一下情绪;而尼古拉感到消沉时,便只有给家人写信抒发一下苦闷了。
  林肯当选总统时已经50多岁了,而尼古拉做白宫秘书时只有29岁。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尼古拉也爱玩爱闹,每每北方军胜利的消息传来,人们就会看到尼古拉边叫边跳地跑到林肯的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