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第1期

飞翔少年

作者:李艳萍



  晚上11点。海滨饭店,第三十层旋转餐厅。订婚派对。此时已近深夜,闹哄哄充满欢笑的派对渐渐接近尾声,也进入了最为高潮的部分———交换订婚戒指。终于盼到这一刻了,美雯与欧阳这对宴席中的主角互看了一眼,脸上绽放出会心的微笑。
  然而,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相对于正统的结婚典礼而言,订婚派对总能让那些爱开玩笑的人,从中获得更多的捉弄新人的机会。交换订婚戒指的仪式再次演变成新一轮欢笑起哄的导火索,“先接个吻吧。”恶作剧者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宾客们的热烈拥护。多番推托无效,美雯只得羞红了脸,在众目睽睽之下摆好姿势,准备接受准新郎欧阳送来的甜蜜热吻。
  “住手。”在这关键的当口,一个少年冲上前,大叫一声,猛力打倒欧阳。怎么,这个人是来捣乱的吗?众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件。少年把头转向美雯,急促说道:“跟我走,我有话对你说。”他飞快地拖动美雯跑出人群。
  有必要说明一下,眼下美雯所站的地方,相当于被宾客们团团围拢的同心圆圆心的位置,少年要想毫不费力冲破厚重的人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而,他选择了一条离奇的出路,飞快地爬上最近距离的一个窗台,拉着美雯纵身跳下。
  “啊!”不知谁惊呼了一声。众人纷纷拥向窗口,几个身手敏捷的男人用手抓住了美雯的脚,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拖了上来。
  “我以为这小子不会再出现了,没想到他一回来就做出这样的事来。不可原谅。”欧阳忿恨的情绪可以用怒发冲冠来形容了。
  “先不要说这些,快报警吧。”美雯心有余悸,更关心“他”的生死。她用最快的时间通知宾馆保安封锁了现场。
  不一会,警方派人来了,联合参加派对的嘉宾们,把跳楼者有可能坠落之处,仔细地搜索了一遍。蹊跷的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坠楼少年的踪影,甚至于一点点血迹也没有看到。警方又查看了宾馆内的监视录像带,仍一无所获。事发当时,屋内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营救美雯身上,根本没有人留意到少年坠楼后的去向,况且当时已近深夜,窗口正对着漆黑的海崖,谁能看得清三十层楼以下的东西呢?难道说,坠楼少年在半空中蒸发了吗?
  神木俊,十六岁,初中毕业辍学在家,曾就读于美雯执教的市内第一中学,成绩优异,是美雯的得意门生之一。黎延平在自己的私人侦探所内阅读坠楼少年的资料。室内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美雯和欧阳。
  “那个孩子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又是一个胸腹肿胀身躯怪异的人,别人都看不起他,美雯对他好一点,他就想入非非了,十六岁是一个危险的年龄啊!”欧阳感叹一句。
  “这孩子是有一点恋母情结,不过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毕业了近一年的时间,我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这一次出现,实在是意料之外。”美雯对黎延平说道。
  “他有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呢?”黎延平问道。
  “没有,听说收养他的人租了一间公寓供他单独居住,平时少有来往。他性格孤僻,身材又不是很正常,很少有人愿意亲近他。”美雯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有一个叫菊池的女孩子,比他大两岁,是他的邻居,我听神木俊好几次提起她的名字,你可以去问一下她。”
  晚上7点过一刻,钻石OK厅,还未到上座高峰时间,菊池利用空闲的几分钟会见了黎延平。
  “是那件事吗?警察已经来问过我了。我真的很久没有见过神木俊了,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菊池一边吸烟一边说。
  “你认为他有可能在半空中消失吗?”黎延平问。
  “这说不准,那家伙很神秘的。”
  “你这么说,难道他以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吗?”
  “那到没有,只是……鸟的诅咒。”
  “鸟的诅咒?”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我的父母刚离异,谁也不想要我,我只得孤零零一个人生活,可能神木俊觉得我们有一点同病相连的味道吧,那段时间我们走得比较近一些。我刚入行时,常被几个小流氓欺负,他说要帮我报复,也不知他那弱小的体质怎么能打得过人家?反正到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对我不敬了。”
  “他用的是‘鸟的诅咒’吗?”
  “是啊,被诅咒的人,不是无故被恶鸟群攻,就是经常被飞行中的鸟类的粪便击中。”
  “你有没有问过神木俊,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肯说,那个家伙身上藏着很多的秘密,我感觉得到,他渴望拥有很多朋友,但那些不能为人所知的隐私,一直在约束着他,使他不能从封闭的自我中走出来。”
  “你知道有关他的收养者的消息吗?”
  “不知道。嗯,神木俊对我说过,他不快乐的时候,会去一个他称为‘鸟的天堂’的地方,那里能使他的情绪变得好起来。”
  “你知道具体的地址吗?”
  “不清楚。我只知道那里有很多的鸟,有十二根高大的米黄色圆柱,夜里看得到亮丽的霓虹灯。”
  黎延平回到事务所,摊开本市地图,把所有有鸟群栖息的地方都一一圈起来。突然,他的笔尖停顿在淘乐百货大楼上。该大楼是一幢老旧欧式建筑物,在顶部盖有三座呈“品”字排列的圆顶小凉亭作为装饰,而支撑凉亭的圆柱正好是十二根。在淘乐百货大楼的四周,各种形状的霓虹灯比邻而立。一位学者说过,霓虹灯是测试一座城市商业发达程度的标尺,在这里,它又多了一项功能,紧密相依的霓虹灯把“鸟的天堂”变成了一个最“引人注目”的隐蔽之处。黎延平费力地从屋顶小天井下探出头来,显然,很久没有人使用这个通道了,井盖边缘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就像所有的鸟类栖息地一样,凉亭内外积累了很多鸟的粪便和羽毛。黎延平努力从中寻找神木俊曾到过这里的证明。用什么方法可以不通过上了锁的天井盖也能到达天台呢?黎延平走遍了天台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可以攀上天台的途径。能在空中来去自如的神木俊,这个使用“鸟的诅咒”的少年,与鸟类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是人类以外的物种呢?黎延平又提出问题来否定了自己的猜想,神木俊的凭空飞翔靠的是什么?根据他的身高和体重来推测,必须具有一双十分巨大的翅膀才能完成这项工作,而他那扁平的后背,如何能在瞬间伸长出一双翅膀呢?黎延平的目光落在满地的羽毛上,尽管这些羽毛十分肮脏杂乱而且来源不明,他还是耐心地翻动着,不放过任何线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久,黎延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如果我们把科学学科按门类分支一一进行仔细分类的话,就会很容易发现,在每一个学科研究领域里,处于尖端泰斗级的人物其实是屈指可数的。譬如在基因研究界大名鼎鼎的方若学者,就是一个先驱人物,早在二十年前,他便提出了将人类基因与鸟类基因相结合,制造出“鸟人”的大胆构思。
  这天,与料想中的一样,方若出门前还是没有梳头,乱蓬蓬的头发从帽子下窜了出来。要不是为了那该死的会议,他决不会踏出研究所一步,实验进入倒计时阶段,嘿,这么关键的时候谁还有心思去管梳头这类琐碎的事呢?他走到人行道边缘,招了招手,一辆出租车缓缓驶过来。
  “去议会大厦。”方若说道。
  “好的。”司机说着按下了“空车”指示器。出租车由城东向城西驶去,过了三界桥,转向中心大道。这条公路差不多连接了本市所有的交通要道,终日车辆川流不息,任何一个环节稍有差池,都会导致公路梗阻。方若乘坐的出租车在中心大道上时走时停,磨蹭了半个小时,终于还是被堵在半道上了。出租车过了很久都没有再向前移动一步,车内播放的流行音乐震耳欲聋,他的忍耐力像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近乎到达破裂的边缘。“好了,把音乐关上吧。”他用命令的口吻对司机说道。司机关上音乐,扭头安慰方若:“这里经常堵车,说不准还得等多久呢,你还得多一点耐心。”
  “我赶着去开会啊。”
  “不用着急,说不定因为堵车而迟到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时间就是金钱啊。”
  “这话没错。我觉得人有时挺无奈的,以为发明了汽车就可以节省时间,结果汽车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又把时间消耗在堵车上了。为什么不再发明一些新的交通工具,比如说像翅膀一样的东西,可以让人在空中飞翔,想去哪就去哪。”司机滔滔不绝说完,得意地问方若。
  “你说得倒好,不过使用翅膀是需要能量的,那怕每次只消耗一点点,你想,如果全球的人每天都在频繁使用,地球可利用的能源能持续多少?”
  “我们可以开发更多的新能源。”司机不甘心地说。
  “无论多少,地球的能源总归是有限的。”
  “科学家总会想办法发明的。”司机想也不想,把难题推给别人。
  “对,我们还有另一个方法,就是让人类自己长出翅膀来,像自由行走那样自由地飞行。”
  “就像今天的报上写的那样?”
  “写的什么?”方若被问得一头雾水。
  “就是这个。”司机把一张报纸递到方若手中,指着一条新闻报道说。
  这是一篇关于私人侦探黎延平发现“鸟人”的新闻报道,文中所提及的“鸟人”完全是依照神木俊的外形、背景进行描述的,但内容十分夸张荒诞,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一篇假新闻。
  “你认为这是真的吗?”司机盯住方若问。
  “我不知道。”方若把报纸还给司机,点燃一支烟,大口大口吞云吐雾,手抖不止。
  两天后。R科学研究所。和往常一样,方若还是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他一趟趟地走到窗前,去察看院外大街上车来车往的情况。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而去,在一段痛苦的等待之后,他要等的人才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我一接到你的电话马上就赶过来了。”黎延平见到方若时抢先说道。
  “怎么,你就是黎延平。”方若惊诧地问,这不是前几天搭载他的出租车司机吗?
  “对,是我,很抱歉,司机的身份是假的,那篇报道也是假的,我做这些工作,是为了证实你和神木俊的关系。”
  方若闻言,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他喃喃说道:“怎么,这是一场骗局?”
  “我想知道神木俊的下落。”
  “这正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方若强打起精神说:“他失踪了。”
  “什么时候?”
  “具体的时间我不太清楚,通常,他是每隔六天便要回来做一次常规检查的,这一次已经超过时间几天了,他还没有回来,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所以,你把我找来,想从我这里获得一些线索。”黎延平苦笑着说。
  “是的。”
  “为什么你不向社会公布神木俊的事情呢?那样的话,寻找的途径会多一些。”
  “严格地说,神木俊并不完全是我们的研究成果,他是一次实验失误产生的,时至今日,我们还是没办法查出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成千上万次不同的基因排列组合,只造就了这么一个神木俊。他就像天使赐给我们的礼物,我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无法预计他的未来,但他的确是一个天使。”方若说完,从办公桌抽屉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黎延平。
  照片宛若一张华美的油画,展现出神木俊最为高贵的一面。夕阳下的沙滩,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在灿烂金光里。少年在海边与群鸟嬉戏。脱去了上衣,露出发达结实的胸肌,平素拥在身前的双翼尽情舒展开来,海浪翻滚着冲上他的足背,他用力点地,倾身向前,在起飞的一瞬间,被定格在画面中。金红色的光线穿透他的羽翼末端,化为耀眼夺目的光环,观看照片的人无不被画中人的神奇魅力所震憾。
  从R研究所出来,事情仿佛又回到了起点。既然神木俊最后一次露面是在海滨饭店,黎延平决定从那里开始新的调查。从出事的那扇窗口望下去,地面上的人如同蚂蚁般大小,因为是白天,他很轻易地看到三十层楼层间,并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坠落物的东西。假设神木俊想带着美雯从空中脱逃,他会选择哪里作为落脚点呢?问题在于,神木俊双翅的力量足以托起美雯吗?也许在起初,他拉住美雯只是一种未经考虑的鲁莽行为,当真跳出窗外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因而放开手让人救起她吧。黎延平来到饭店外,从低处遥望那扇窗,事发当时,虽说已近深夜,但饭店一楼大堂仍是灯火通明,左右两侧都是开发好的旅游沙滩,设有终夜不熄的路灯,神木俊要想在落地时避人耳目,只有飞向黑暗的海岩地带了。黎延平一步步向海边的岩石区走去,这里的海岩异常崎岖,长期被海水冲击侵蚀,岩石表面变成坑洼一片。许多凹陷的小洞,形状大小刚好比人的脚略为小一些,若是一个不小心踩了进去,很难拔得出来,是事故的多发地带,为此,海滩管理人员在海岩外围设置了警示牌,禁止游人进入。黎延平爬上海岩,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冒险,他没告诉任何人自己到这里来,也没有带通讯工具,若是发生了意外,后果将是无法设想的。但是,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悲伤感,逼迫他义无反顾地前行。缓慢地移动着脚,也不知走了多久,也许只是十分钟,感觉就像一年那么漫长,暴晒在毒太阳下,黎延平的眼前出现了很多紫色海岩的幻象,他不断自我安慰着,再坚持一下吧,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在不远处的岩石上,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剌痛了他的眼睛。一个人趴在石头缝隙里,裸着上半身,几道被岩石划破的伤口,不晓得在海水中浸泡了多久,没有了血色,苍白地向外翻着。双翅无力地搭拉在他背上,随着海浪起伏而不停地颤动,一部分羽毛如同秋天落叶般被剥离了支干,露出白森森地腐肉。海水被灼热的烈日烧烤着,在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咸味。黎延平有些头晕目眩,面对一具失去体温的尸体,背上冒出阵阵冷汗。传说,天使会偷偷把自己的小孩子送给人类养育,天赋神异的小孩子长大以后,必然会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不过,这些天使的小孩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真正融入人类,最终只能在孤独中凄凉死去。黎延平折回海滨饭店,他把目睹到的一切通知了方若。也许,神木俊真的是天使的孩子,他只不过是偶尔下到人间,嬉玩一刻,是时候重返天庭了,那里才是他的幸福归属。黎延平惟有这么想,心里才觉得好过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