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第1期

狗的恩惠

作者:阳 阳



  雪妮倒在凝固的血泊中,脸色蜡白,胸前插着一把七寸长的水果刀,她已经死了。我11点到家发现了她,便立即报了警。至于我?我是她的丈夫陈亚夫,我们恋爱到结婚已有七年了,我们也时常大吵小闹,但感情却不假,可以说我爱我的妻子,她的死我的确很悲伤,要知道三个小时前我们还在这里争吵过。侦探鲁哈卫正在仔细地检查尸体,两名助手罗次和徐阳在检查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是金市最出色的警官和警员,在他们手中破了不少疑案,人们都很敬佩他,我也不例外,但此时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安。米奇正尾在鲁哈卫身后,像只哈巴狗一样,对了,它确实是只狗,但不是一般的哈巴狗,它是雪妮花了一千多块从外地带回来的拉宾狗,雪妮待它如同子女一般,夏天开空调解暑,冬天盖小棉被、开暖炉。吃的和我们没什么区别,更夸张的是还给它喝冰凉茶,补维生素,雪妮爱它真是没话说。如今雪妮死了,看它还神气什么。
  “陈先生,据我们检验,陈太太死于8点到8点半之间,也就是你报案的三小时前,请问你当时在做什么?”鲁哈卫警官问。“我当时在和我的两个朋友喝酒,你们可以调查。”我很伤感地回答。
  “陈太太有什么仇人或是与她不和的人吗?”
  “应该没有,我太太人缘不错,别人对她的评价也很好。”
  “她是做什么的?”
  “她是个小会计,只管些小数目的账。”
  “你出门时,你太太在做什么?”这句话是罗次问的。
  “她当时正在收衣服吧!我告诉她要出去一下,她只是在阳台应了我一声。”
  “她最近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
  “你们感情好吗?”徐阳也问了一句。
  “怎么说呢?小吵小闹是有,但我们有七年感情了,我很爱我的妻子,她对我也很……很好。”我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这是心里话,雪妮对我真是无可挑剔,若不是她用刀威胁我,我也不会失手杀了她,我从来没想过没有她的日子该怎么办?
  “你们常吵些什么?”鲁哈卫问道。
  “喝酒,因为我……我好喝酒,常常夜不归宿。”说这话时,我几乎哭起来,雪妮劝过我许多遍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今天小武打电话来,我本来也不想去,我最近半月都在外喝酒,雪妮已经很不满意了,可友情难却,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陈亚夫,今天你要是敢出这道门,我非杀了你。”雪妮怒气冲冲地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指着我。
  “陈先生……?”罗次再次叫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你们刚才说什么?”罗次理了理记录:“你妻子最近与什么人有没有过结?”
  “我想没有,雪妮很有社交能力。”我要求自己镇定,不能出乱子,人已经死了,是挽回不了的,庆幸的是我有很好的人证,我能洗脱嫌疑。
  “陈先生”鲁哈卫站起身来:“你妻子死于家中,你又是发现死者的人,按说你的嫌疑最大,但你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经查正是你在7点55分接到王小武的电话,之后你就出了门,在8点10分左右在星网屋与王小武碰的面,从路程和时间上也差不多。从现场看,刀柄上只有你妻子的指纹,刺中你妻子时,刀尖面向上,显然是与人搏斗时,对方力量很大而导致反刺到了自己,而这一刀不偏不歪正好刺中了心脏,你妻子当场就死了。”
  “雪妮我就这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你相信我。”我恳求她。
  “你还有下次?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你早点死好了!”雪妮拿着刀冲过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往里推,想要尽快抢下她手中的刀,可雪妮似乎气愤到了极点,非要与我拼个你死我活。我也气了,想要奋力反手拿下刀,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过火,反正不知刀子是怎么插进去的,等我明白过来雪妮已倒在血泊中,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我呆站在那儿足有两分钟,最后我逃似的冲出了家。
  看着鲁哈卫我心里有些发毛,他直盯着我继续说:“如此看来应该是熟人所为,知道你刚巧不在家,便敲门而入,他们可能在谈论某些重要的事,也许陈太太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才会遭人杀害,我们要检查今晚进入这里的人的身份及时间。”
  我喘了一口气,心里总算平静下来,他没有怀疑我。他会意地向我点点头:“陈先生,如果你想起了什么请立即通知我们。”他边说边要出门。“汪———汪”米奇可爱地向他欢叫,像是欢送他们。
  “哦!这只拉宾狗真可爱。”鲁哈卫眯眼笑着去摸摸米奇的头,米奇则不停地摇着小尾巴,“你的女主人死了,一定很伤心吧!”
  “狗能懂什么?”我不屑地说。突然鲁哈卫转身盯着我看,看得我毛骨悚然。“陈先生,是几点发现尸体的?”
  “我不是说了,我11点左右到家,发现雪妮躺在那里,我没敢多想就立即报了警。”
  “你怎么知道你妻子就已经死了,也不看看她还有没有救?”
  “我……我当然看过,她早就没有呼吸了,我才立刻报警的。”我说得有些紧张。
  “你在撒慌!让我告诉你吧!你当时要出门喝酒,妻子听了很生气,便和你争吵甚至出手,她还用刀威胁你,要与你拼命,你情急之下和她争斗,不料反而误杀了她。你杀了她后,心里很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无助之下你夺门而逃,将计就计让小武为你作不在场证人。”
  “胡说!这只是你凭空想的,你没有证据。”我自认没有什么遗漏。
  “证据?证据我当然有,就是你裤腿边的血迹,如果我没有猜错,它应该属于你妻子的血迹。”
  “不可能。”我看着裤边上的块块小血迹,也不知何时弄上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弄上的,你怎么能说是雪妮的?”鲁哈卫笑了笑,伸手抱起米奇,指着米奇脚上的血印,“你看到小狗脚上的血迹了吗?我猜想你杀了雪妮后,站在那儿不知所措,而这只小狗出于本能想过去叫醒雪妮,正巧双脚沾上了雪妮的血,而后它又转向尸体旁边的你,去抱你的脚,希望你帮帮它或抱抱它,可当时你脑里一片空白,哪还记得小狗在旁边。”
  “天啊”,当时是有那么一点印象,米奇不停地抓我,还不停地哼哼着,我怎么忘了。
  “你只换掉了沾上血迹的上衣,认为裤子是干净的,要知道血迹半小时后就会慢慢凝固,你是11点到家,血已经风干了,你是不可能沾到血迹的,至于你裤脚边的血迹,回去验证一下就会明白。走吧,陈先生随我们走一趟吧!”鲁哈卫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我无力地站起身,“哼……哼……”米奇发出低微的呻吟声,它呆呆地看着我,眼神是那样的悲伤,以后再没有人照顾它了,我向它笑笑,心想:“米奇啊米奇,雪妮没白疼你一场,这是你为雪妮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她死也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