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第1期

欲望套

作者:徐俊夫



  一
  
  案情的发生几乎使人难以想像,以至于在发案后的一段时间内现场的人都定格在莫名其妙的惊愕之中。
  8月17日正是星期五,下午5点半,一辆防弹运钞车准时地停在了“西北证券黄河路营业部”的正门口,两个身穿防弹衣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武警战士跳下车来将车的后厢门打开,随即就站在两旁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司机仍旧端坐在驾驶座位上,防弹运钞车甚至都没有熄火。接下来的一幕谁都可以想像得到———营业部经理带着巨款进车,然后直接驶向指定银行,这是众所周知的惯例。
  “西北证券黄河路营业部”处在一幢高层建筑的一、二两层,它的门面结构是这样的,从正门进去,一层的布局活脱脱像个“面”字,左边和右边都是散户交易大厅,中间的一长溜房间分别是交割室、咨询室、存取款室等等,存取款室的旁边有一架楼梯通往楼上,楼梯旁的墙边是营业部的后门。二层楼梯上去是长长的甬道,挨个过去是三间大户室与一间被隔成十多块格子样的中户室,接着是机房、资料室、大小两间会客室、财务室,甬道的顶端是经理室。
  由于是交款日,所以在5点前营业部里所有的客户都被通知离开了营业部,而员工们则留在了各自的岗位上等待着交款结束便可陆续下班,三个保安在空旷的大厅里打扫着卫生。
  运钞车一到,咨询室里的营业部主任张扬便打电话通知了楼上的经理曹德才,曹德才接到电话后就去了财务室,今天有二百万巨款要押解到银行,该巨款已装在了一个硕大的密码箱里,箱子放在了财务室,会计谢妙英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它。
  10分钟后,存取款室的小吴和小田听到了有人下楼的脚步声,木质楼梯的响声使她们俩格外兴奋,因为这肯定是经理提着巨款下楼的脚步,再过1分钟左右,经理就会走进运钞车,运钞车一开,她们就可下班了,下了班她们就可直奔“东方商厦”,因为商厦里来了一款她们心仪已久的漂亮时装,而采购漂亮的时装是时尚姑娘最乐意的事啊。
  意想不到的事就在那一刻发生了,“咚咚咚”的脚步声走到底层后并没有按照惯例拐向大厅,继而走向正门的运钞车,而是停在了后门口,随即小吴和小田都听到了后门被开启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了后门被碰上的声音。当时小吴和小田正在讨论着时装的颜色,故对这一反常的现象并没在意。
  平时运钞车在门口停留的时间绝不会超过20分钟,而今天半个小时了仍未见经理进车,司机便下车进了营业部询问是怎么回事?营业部的全体职员包括三名保安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有些异常,就再打电话到经理室,却没人接,打到财务室,楼上谢妙英的回答让所有的人都差一点儿昏了过去:经理曹德才已于1刻钟前提着巨款下了楼。
  小吴和小田这才想起了那奇怪的后门被开启的声音,大家蜂拥到后门,打开后看去,外面却一个人也没有,一直停在后门外的曹德才的座车也没了踪影。
  “曹德才携巨款潜逃了?”大伙儿好容易才明白了这一现实,于是赶紧报警,同时上报了公司领导。
  
  二
  
  不多一会儿一辆警车便呼啸而至,三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来到了营业部,带队的警官40多岁,叫侯长春,是分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个子虽矮但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威严感,炯炯有神的目光透露出洞察一切的威力。他将情况粗粗问了后就预感到这是件非常棘手的案件,依他从警二十多年的经验来说,一个案件看上去越是简单,越是明了,正说明了案件越是复杂,案犯越是狡猾,作案也越是精心策划。他马上采取了三个步骤:一是将现场封锁,除了让那辆运钞车开走外,所有的人都留在了案发时的位置上;二是随即打电话到局里请求技术支援;三是同时提请局里马上将案情上报,要求立即将机场、火车和长途汽车站以及水路客运码头和陆路交通关卡严格控制起来,严防案犯外逃。
  这时“西北证券公司”的领导赶到了,在他们的配合下,侯长春开始详细了解情况。营业部算上保安一共有十个人,除去曹德才还有九个,他第一个接触的对象是会计谢妙英。谢妙英今年刚满30岁,独身,身材丰满,面容姣好,财务室也如她的人一样收拾得整洁雅致,惟一显得不谐调的是门边的花架上放着一盒显然是没有动过的盒饭,不过不留意的话是看不出来的。据谢妙英陈述:二百万巨款是在上午11点时由经理曹德才、营业部主任张扬、收银员小吴和小田以及她自己共五个人一起清点完毕后锁进密码箱,然后由曹德才设置了密码放在了财务室里,由她和曹德才负责监管。5点半张扬打电话给曹德才时,曹德才正在经理室里,他接到电话后就来到了财务室,在她的眼皮底下提走了密码箱,按照规定,曹德才将密码箱提到楼下后,由他和张扬一起押往银行。以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第二个接触的对象是张扬。张扬,32岁,未婚,是个身材高大面貌英俊的北方青年。据他陈述:巨款清点完毕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楼下的咨询室,之后就再没上楼。5点半他看到运钞车来了后就打电话通知曹德才,然后就在咨询室里等着曹德才下来后一起上银行。直到运钞车司机进来问话,他再打电话去询问,这才知道曹德才已经下楼了,再听小吴和小田一说,断定曹德才出了后门。
  侯长春有意无意地问了句:“你在看到运钞车来了后为什么不亲自去叫经理,这样也可以帮他提一下箱子嘛,而是打电话通知呢?
  张扬似乎对曹德才很有意见,他冷冷地“哼”了声:“我们的这个曹大经理呀,霸道得很哪。具体的我也不说了,只告诉你一点:没经他的允许,我们楼下的工作人员是不能上楼的,他不叫我上去,我何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你能回忆下打电话的过程吗?”
  “我看见运钞车来了后就将电话直接打到经理室,通了后就说:‘经理,运钞车来了。’曹德才‘嗯’了声后就挂了电话。”
  “你能肯定是曹德才接的电话吗?”
  “别人谁敢在他的办公室里接电话呢?再说了,楼上就一男一女两个人,不是他还会是谁呢?”
  侯长春“哦”了声突然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们营业部的后门主要派什么用处?”
  张扬依旧是那副忿忿然的口气:“是经理的专用通道。他从来不准时上班按时下班,中间还要出去约会赴宴搞女人,没个避人耳目的专用通道行吗?”
  接下来的接触对象分别是小吴和小田,这是两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长得都很漂亮,尤其是小吴,颦笑间那种摄人魂魄的娇媚叫人过目难忘。两个人的陈述几乎一样:巨款锁进密码箱后她们就下了楼,之后就一直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5点3刻左右听到了经理下楼的脚步声,因为隔着墙不可能看见他本人,再后来听到了后门被开启和碰上的声音。
  在询问小吴时侯长春问:“曹德才有没有自备轿车呢?”
  小吴回答说:“按照规定,公司给他配备了一辆‘桑塔那’轿车,他每天上下班都开着它。因为我们营业部没有停车场地,所以他总是将车停在了营业部的后门外。”
  侯长春调侃地说了句:“你们经理很懂得见缝插针啊。”
  没想到这句很平常的话竟使得小吴的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耳根,低垂着头很长时间不抬起来。
  正当侯长春在对几个保安作询问调查时,局里派来支援的人员到了,他们带着各种刑侦工具进了营业部,在侯长春的指挥下开始了提取各种证据的工作。
  
  三
  
  曹德才携巨款潜逃的消息惊动了市局,当晚市局就责成分局成立了名为“8.17大案侦破小组”,由侯长春警官任组长,限期破案。
  侯长春领命后立即带着伊耀军和范春玲两名刑警连夜来到了曹德才的家,接待他们的是曹德才的妻子路云。对于曹德才携款潜逃的事路云已经知道了,因为分局在接到侯长春的电话后就布置了警力去曹家。
  路云看上去有40出头,是一家小型超市的承包人,精明干练,但现在早已是哭得泪眼婆,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根据她的陈述,侯长春了解了曹德才的基本情况。曹德才今年45岁,原先是一家银行营业部的主任,后跳槽进了证券营业部工作,他们家庭经济条件优越,一个儿子在贵族学校里住读。
  说到夫妻关系,路云犹豫了好久才说:“我们夫妻的关系是不好,原因是他一直在外面拈花惹草,只要是漂亮的女人他都要千方百计地弄到手,为此我们爆发了几次差点导致离婚的争吵,只是因为考虑到儿子,我才接受了他的悔过保证。但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悔改,只是更隐蔽罢了,作为妻子,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侯长春问:“你知道他的相好是谁吗?”
  路云忿忿地说:“张三李四我都说不清是谁了,他简直是头畜牲,凡看得上眼的都要搞,他们营业部有个姓吴的大学生,才来不久就让他给搞上了,有次在他的车里鬼混竟让巡警给逮个正着。我不恨人家姑娘,他是领导嘛,你不从就会被炒鱿鱼,现在谁不知道饭碗难找啊?”
  侯长春又问:“对于他的携款潜逃事先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现象?”
  不料路云却异常坚决地说:“不!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会携款潜逃,因为他并不缺钱。他的年薪就有三四十万,何必为这二百万而毁了一辈子呢?而且我知道他非常爱他的儿子,除非他死了,否则决不会扔下儿子不管的。”
  “除非他死了……。”侯长春在心里反复地默念着路云的这句话。
  和路云的接触没得到什么具体有用的东西,侯长春他们回到了局里。这时各方面的情况也综合到了专案组,首先是各路关卡的控制毫无结果,根本就没见曹德才的影子。其次是各种技术侦查下来的结果表明营业部后门把手上没留下明显的指纹,说明案犯离开时已对把手进行过擦拭,经理室一切如旧,没任何异常现象,看来是难以找到突破口了。
  根据实际情况判断,曹德才这么明目张胆地携款潜逃似乎也太胆大妄为了,简直就如明火执仗的抢劫一样,因为留给他的作案时间很少,大白天的人眼又多,各个环节都不能有丝毫误差,稍微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符合一个并不缺钱且有着高薪收入的高级白领的犯罪心理吗?侯长春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起来,刚想让伊耀军去取方便面来充饥,猛然一个念头涌上了心头,他立即吩咐伊耀军和范春玲:“走,今天必须要找到突破口。”
  根据小吴在陈述笔录上留下的地址,侯长春他们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她的住地。侯长春对惴惴不安的小吴说:“这么晚了来找你也就不兜圈子了,请你如实陈述一下你与曹德才之间的关系吧。
  小吴哭了:“我预感到你们会查这种事的,反正他老婆也早知道了,我就全都告诉你们吧。”
  
  四
  
  在实习期内,小吴因出了几笔错误而差点儿没被转正,是经理曹德才破格录用了她。之后曹德才便仗着这点多次对她动手动脚,还经常用语言来调戏她。终于在第二年续签合同时在曹德才的威胁下,与之发生了性关系。
  自从有了第一次,便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第二、第三次,他们之间的大多数性行为是在曹德才的经理办公室里进行的。曹德才对性的要求很强烈,有时在上班时间也把她叫上去供他泄欲,她虽然很厌恶,但曹德才掌握着奖金分配大权,而营业部里奖金分配的距离很大,多的能拿到几千,少的只能拿几百,这十倍之差的收入使她不得不屈从于曹德才的淫威。
  有一次曹德才打电话叫她上去,她走过财务室时,会计谢妙英突然出来拦住她恶声恶气地问她上来干什么?她只得推说是经理找她有事。谢妙英却阴沉地说:“我倒要问问他找你究竟有什么事。”说着便走向经理室。没想到这时曹德才却走出来说:“是小吴吗?没事没事,你下去吧。”当时她心里就很奇怪,曹德才在整个营业部里简直就是土皇帝一个,怎么会怕起谢妙英呢?
  后来曹德才就再也没叫她进过经理室,要她了就安排她加班(当然也有其他人),结束后用自己的车送她回去,然后就找个僻静处在车里干那事,结果有一次给巡警逮着了,两人都受到了治安处理。
  侯长春突然问道:“如果当时他同意与他妻子离婚而向你求婚的话,你会嫁给他吗?”
  小吴肯定地回答:“他不会离婚的,尽管他并不喜欢他妻子,但儿子是他的命,他多次跟我说过这话,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你觉得谢妙英这人怎样?”
  “谢姐和曹经理两个人是我们营业部的元老,平时她不怎么和我们说话,尤其是对我好像有隔世冤仇一样,所以我对她并不了解。”
  “你们营业部没有食堂,午饭是怎么解决的?”
  “每天由‘迎宾斋饭馆’按预订的份数送到我们营业部。”
  从小吴家出来后伊耀军问侯长春:“侯大,找到突破口了吗?”
  侯长春意味深长地说:“我正在考虑如何引蛇出洞呢。”
  第二天营业部照常营业,侯长春来到了“迎宾斋饭馆”,问起给营业部送午饭的情况。饭馆大堂经理说:“每天中午十一点后由他们打电话来说明份数,我们用小面包车送去,月底结账。”
  “昨天送了几份呢?”
  大堂经理取出账本查看了下:“九份”。
  经询问得知,事发当天没要盒饭的正是曹德才。
  这时局里打来电话,说是曹德才的那辆“桑塔那”轿车在火车站临时停车场被发现了,车子完好无损里面却空无一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