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崔护《题都城南庄》
  
  第二天师兄回来了。
  师兄从桃花山回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我们问师兄桃花山的桃花开了没有?师兄不理我们,显得极失落。
  师兄最近的情绪不好,比较郁闷。师兄的郁闷基本上没有原因,莫名其妙,说不出来,是无名的烦恼。当然,能说出原因的坏情绪就不叫郁闷了。郁闷不就是有苦说不出嘛!面对师兄的郁闷,我们提议让他去桃花山走走,说不定桃花山的桃花已经开了,说不定会有桃花运。这当然是个馊主意,桃花哪有这么早开的,没想到师兄真就去了,上午去下午就回来了,回来后一肚子的气。我们都不去惹他,免得成了出气筒。让他闷着吧,让他积郁成疾,成为一个有病的人。这时的师兄会站在黄昏的阳台之上看校园的风景,师兄看着看着就发出一声感慨:真美,美得像一种想象。
  这时,我们几个就会抬起头来向阳台张望,然后互相笑笑。特别是师弟笑起来不知道有多坏。师弟笑过了,一不留神说出了心里话:有病!
  师兄听到了,师兄从阳台奔进了宿舍。师兄问师弟:“你骂谁呢?”师弟望望我们一脸的无辜,说:“我骂人了吗?我没骂人呀!”
  师兄将长时间积郁起来的郁闷都化作了对师弟的一声大吼:滚!
  我们被师兄吓了一跳,师兄是想小事闹大,大事变无穷大,说穿了就是找事。惨了,师弟要成为出气筒了。可是,师弟眯着小眼睛笑了,这笑显得那么坏,显得那么自信,那么宽宏大量,师弟看看大家做稳操胜券状,说:“滚就滚!”
  师弟说着“滚”了出去,我们几个暗笑,望望师兄也借故都“滚”了出去,“滚”到图书馆看书去了。按理说师弟是没有骂人的,师弟只不过说出了一个事实。一个名校的研究生不愁吃不愁穿的你郁闷个啥,这不是有病嘛!师兄只要想想中国还有七八千万的农民没有脱贫,有上千万的下岗工人还要养家糊口,有上百万的贫困男生为了求学还要打工,有好多贫困女生为了求学成了坐台小姐,师兄就不应该郁闷了,所以我们说师兄的郁闷或者苦闷是奢侈的,属于饱暖思淫欲型。的确,师兄早已经到了思淫欲的年龄,都“奔三”了还没女朋友,这有点过时。师兄还没谈过女朋友,是我们宿舍唯一的处男。这样看来,我们是挡不住师兄的郁闷和性苦闷的。师兄在苦闷期不上课,不上图书馆,天天上网,忙聊天。
  晚上,我们上完自习回来,师兄就不怎么郁闷了,很明快地喊我们快看显示屏,看来师兄在网上找到了出气筒。
  师兄在网上聊天室里碰到一个网名叫“大二女生”的女生。师兄正和那女生聊得激动时,那女生突然对师兄说,我们聊得不错,看来有缘分,我们见见吧,你是我“兼职”的第一个客户。师兄问兼什么职?大二女生说连兼职都不知道,老土。兼职就是除了本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职业,比方我的本职是大学生,我兼职在网上做小姐,出卖自己的肉体挣钱。
  “啊!”师兄大吃一惊。大二女生问师兄:“女大学生初夜权,收费一万要不要?”师兄惊讶地冲我们涨红了脸,喊道:“天呀,明码实价。”大二女生说,出卖第一次,是为了勤工助学。当师兄对她的身份表示怀疑时,对方居然声称,如果有疑问,见面后可出示学生证。
  我们正性(兴)致勃勃地看,师兄“啪”地一下就把电脑关了,连程序也没退。师兄的郁闷变成了愤怒,骂:“他妈的,这世界都怎么了?”由于师兄的愤怒,接下来的整个晚上,宿舍里的气氛比较凝重,这让我们也郁闷了起来,晚自习都过了我们没法再“滚”了。为了缓解宿舍里的压抑的气氛,我们躺在床上开始谈论女人这让人兴奋的话题。我们的探讨比较深入,探讨起了处女以及贞操的古话。
  师弟说,前不久他看到一个网站对当代女大学生进行了处女率的调查。说某网站对300名女大学生进行匿名调查,结果处女率不足10%。不知道师弟说的网上调查是真是假,但我们当时却对这个调查深信不疑。
  看看本校的情况就知道了,大一、大二的学生就已经开始在校外租房同居了,没有同居的也已经和男朋友在宾馆开过房了,所以大学校园四周的宾馆每到周末房间就比较紧张。同居也好上床也罢,只要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也是能理解的嘛!只是有的完全和爱情无关,只想体验一下下,只是为了好奇就把自己交待了;还有的认为自己是处女是件丢人的事,是没有魅力的证明……
  大家谈论着这个话题,最后在黑暗中只能一声叹息。大家都感叹现在世风日下,妇女已经不把贞操当回事了,这要是在古代……大家不由都怀念起古代的女子来了。那时候“贞操”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给女人划下的圆圈,是那么圆满地保护着限制着女人。那时的女性必须以处女之身出嫁,从一而终,老公先去世了还要守寡到死,然后给她修贞节牌坊……呸、呸、呸,这都是可耻的封建思想,咱唾弃。可是,咱把封建思想反了,现在弄得处女比熊猫还宝贵了,妇女解放是社会的进步却伴随着道德的沦丧和崩溃。
  这时,师兄突然愤愤不平地说:“妈的,找不到处女不结婚!”
  这要是在平常,师兄说这话肯定会被大家抨击得体无完肤。什么封建意识、腐朽思想,唾沫可以把他淹死。可是,由于师兄说这话时的语境特殊,就有了一种崇高感。
  当然,在我们宿舍恐怕也只有师兄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师兄是我们宿舍唯一的处男。本来处男师兄一直是我们进行性教育的对象,也是我们嘲笑的对象。可在当时师兄的这旬豪言壮语就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让我们变得渺小。变得猥琐,只有师兄以及师兄的观念才是正确的崇高的不容反驳的。
  言外之意是:扭转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应该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而你们这些已经失了身的男生就没有资格承担这样的历史使命了。是呀,有一句话等着你呢:“你不是处男你凭什么要求人家是处女?”
  我们当时都给师兄鼓劲,还是用脚后跟踢床板,希望师兄找不到处女真的不结婚。这从大处讲师兄承担了扭转社会风气的历史使命,从小处说也教训一下那些不知廉耻的不把贞操当回事的还得意洋洋的女生们。
  师兄的确有资格有能力也有条件承担这个历史使命。从外形上看,师兄算得上是帅哥,一米八的个子,不但孔武而且儒雅;就内含来说,师兄是名校之高才生,正在读研,成绩优良,如果愿意,研究生毕业读博士没问题;从家庭条件来说,师兄虽然家在山西一个叫姚家湾的地方,但母亲是山村女教师这算知识分子;父亲开着煤矿,经营多年,在当地已是小有名气的煤矿主,这应该算是企业家。也就是说师兄既有经济又有文化,总之,有一个声音在黑暗中说:有师兄这样的条件,就应该承担一些社会责任!
  历史简直就是选择了师兄呀!即便是在师兄没有宣布自己的豪言壮语前,师兄其实已经这样做了。师兄一直没找女朋友,不是没有漂亮女生追师兄,而是师兄都没有看上。为什么没看上呢?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