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着嘴看电脑。师弟喊,师兄、师兄快来看,大二女生,大二女生!我们都围了过来,大二女生再次现身了,她没有再出现在聊天室里,却往师弟的邮箱里发了电子邮件。大二女生说她家里突然出了事,第二天就请假赶回家了,今天才回来,实在对不起。如果我们的约定还算数,我们明天可以见面,请回信。
  师弟把信打印出来给我们传阅了一下。师兄看着信说,她家里出什么事了,能出什么事呢?师弟说,你先别管她家出了什么事,见面一问不就得了。你先答复人家约会还算不算数,如果算数,那我就回Email。
  师兄问我们,你们说算不算数?我们觉得师兄可笑,师兄其实很想见。大二女生的失约让师兄意犹未尽,他心里一直没有放下,惦记着。在老板讲座后一会批评师弟介绍了不三不四的人认识方正先生,一会提出保卫导师的八卦建议,其实,这都是在发泄,是内心的呐喊。师兄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师兄不好直说罢了。
  在师兄见不见的问题上我们想让师兄自己表态。我们又把大二女生亵渎老板讲座的内容复习了一遍,这样也许师兄就会怒发冲冠,号称要修理大二女生,这也算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想到师兄却说,现在的本科生和我们过去不一样了;在他们心中没有忌讳的,再说她又不知道方正先生是我们导师,我见她主要是想知道她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
  哦,这其实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一。既然这样我们开始为师兄和大二女生的见面讨论方案。
  我们为师兄设想见面的第一地点应该是在宾馆,这事总不可能在大街上吧!到时候我和师弟在宾馆大门把守,二师弟在房间门口把守,大家都开着手机。如果发现那所谓的大二女生身后跟随有不三不四的男人,我们就通知师兄撤退;如果师兄撤退不及被堵住了,我们就一起上,救不回师兄绝不罢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报警,卖淫嫖娼根据《社会治安管理处罚法》要罚款还要拘留,谁都跑不了,这叫投鼠忌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外面的事情我们负责,房间内的事情只能由师兄见机行事了。我们称这个方案为~号方案。
  约会地点也可能在大二女生的住处,现在各个高校都扩招,校园里住不下或者八个入住一个宿舍太挤,有的学生就在校外租房子住。如果是这样师兄要特别小心房间里有埋伏,进门一看情况不对,就立刻撤退,给我们发短信告警。手机短信要先写好,在待发状态,如果没问题就在和大二女生见面的过程中发短信报平安。这是二号方案。
  除了这两套方案外;我们还特别提醒师兄两个注意事项。首先要小心对方下蒙汗药,饮料和茶水都不要沾,到时候把师兄麻翻了,钱被拿了,连人家的边都没挨上,那就亏了。当然,蒙汗药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多丢点钱,就算破财免灾吧。更可怕的是春药,我们语重心长地说,师兄你可是个处男,如果吃了春药,你糊里糊涂把自己的身子破了,结果对方是个老鸡婆,你可就入财两空了。到时候你就哭吧,什么承担历史之重任,什么找不到处女不结婚,你就没这资格了。女人可以修复处女膜,你处男如何修复?
  去、去、去,师兄推了我们一把,他听出来了我们又在忽悠他,说:“我去也不带现金,办一张卡,如果她的确值得我们帮助,我就把卡和密码给她,如果她是骗子我什么都不会给她,包括身体。”
  哈哈……我们被师兄幽默了一把。
  师弟问:“不是骗子你是不是准备把钱和身子都给她呀?”
  师兄答:“身体先不给,等结婚进了洞房再说,咱不是要坚守嘛,不过可以把‘心’给她。”
  我们几个呕呕地在一边吐,师兄恶心起人桌有一整套。我们说,师兄你真是我们的“偶像”呀,简直是太“可爱”了,是“天才”,是“神童”。
  师兄挥了一下手说,你们骂够了没有。别以为我好话歹话都听不出来。“偶像”不就是让人作呕的对象嘛;“天才”的言外之意是天生的蠢材;“神童”是有神经病的童男子;“可爱”属于可怜没人爱。
  哈哈,我们都笑。看不出师兄还蛮前卫,这些新词他都有过研究了。
  师兄的转变真快,当时他还说绝不会找一个在网上公开出卖自己的女生做妻子,为此还训斥了师弟,现在又这样说,看来师兄真需要一个女朋友了。这大二女生让师兄心动了,虽然她在网上有一个所谓的高声叫卖,但毕竟是事出有因,这个“因”是什么虽然不知道,但这个“因”却能激发师兄的爱心,引起师兄的同情。“爱心”和“同情”加在一起不就简称为“爱情”嘛!只要大二女生还没有真正卖过,师兄在心中还是能够接受的。
  第三天,师兄和大二女生是在宾馆见的面。我们是按第一种方案执行的。师兄在房间里等着,我们三个分别在宾馆门口、大堂、楼道里巡视。大二女生基本上是准时到的,她在宾馆门前独自下的出租车,一下车我们就认出她了,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有~种孤傲的气质。她下车后目不斜视,对师弟的秋波不屑一顾。她直接往电梯里走,就像一个要回家的人。我们眼睁睁地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从面前匆匆而过,奔向师兄,这让我们嫉妒得要死。
  师弟跟着大二女生走进大堂,师弟来到我面前,然后又目送着大二女生走进电梯,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人家的身体。师弟对我说,妈的,师兄好福气呀!我说师弟你别想歪了,师兄不是那种人,他主要是想帮助这位女生。师弟说,我才不相信师兄的鬼话呢,我们打赌,今天师兄要是不失身我跟你姓。我说如果要赌也别赌这个,你跟我姓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和我一个姓的人多了,有的还是我的敌人。
  这时,二师弟下楼来了。二师弟神秘地说,进去了,是我亲眼看到进房间的。师弟说,我怎么有一种羊入狼窝的感觉。我说,还不知道谁是狼谁是羊呢!我笑笑问二师弟,你看谁是狼?二师弟笑笑没表态。我说,师弟要和我打赌,我说那大二女生可能是狼,师弟说咱师兄可能是狼,究竟谁是狼呢我们为此一赌,你支持哪方?二师弟说,你们先谈谈自己的理论根据,进行一下辩论,我通过判断后再决定支持哪方。二师兄是正方,三师兄为反方,现在开始。
  师弟说,我什么时候成了反方了?二师弟说,我们干吗来了,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保卫师兄嘛!我们对大二女生不信任,害怕她使诈,把她当色狼,还怕有狼群,所以才来。现在三师兄不相信师兄了,认为师兄是色狼了,你当然应该是反方。
  我说我相信师兄是有根据的,我可以想象师兄现在正和大二女生聊天。大二女生正在痛说革命家史,无论大二女生的故事多么平庸,师兄都会感动的。因为师兄愿意被感动,已经做好了被感动的准备。其实,所有的男人都愿意被一个美丽的姑娘感动。但是,感动又是建立在“信”的基础之上的,信任产生在上半身,越感动越相信离下半身就越远。所以,师兄出不了格。
  师弟说我其实很想相信师兄,可是我们都是过来人,都有第一次的性经验。男人的第一次绝对是奋不顾身的,就像飞蛾扑火。平常对女人的渴望通过道德和法律的力量被压抑和控制住了,突然有一天不需要控制了,那会产生什么后果?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