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苏葆帧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苏葆帧问,姚从新,你要说明什么情况?姚从新问,我能进去吗,也许我没有资格进去,但是这牵扯到我导师的名誉,我必须进去说明情况。苏葆帧回过头来对与会者说,姚从新同学也许能给我们提供有用的证据。副校长说,让姚从新同学进来吧。
  黄希也起身迎上了师兄,黄希说,姚从新同学,你来的正是时候,你可以详细谈谈方正剽窃你学术论文的经过。不要有思想负担,各位校领导和老师都会给你做主的。姚从新喘了口气说,各位老师,你们弄错了.方正先生没有剽窃我的论文,是我抄袭了方正先生的论文。姚从新此话一出,大家都愣了。
  姚从新打开了手中的资料,那是方正先生论文的手稿。师兄姚从新说,这是论文的手稿,我一直保存着。我在《法学》上发表的论文就是根据这份手稿整理打印寄出的。副校长说,你为什么剽窃导师的论文呢?师兄姚从新说,我们法学院每年都派出博士研究生出国进行交流,这个名额有限,竞争得很厉害。要想被派出国就必须有论文发表,我本来想写一篇论文发表的,但是时间也来不及了,我只有出此下策。
  黄希瞪着师兄严厉地说,姚从新你要想清楚,抄袭导师的论文拿去发表后果是严重的,老师很生气。你可要实事求是,你这样往身上揽是要被开除学籍的。黄希的话言外之意是弟子在为导师承担责任,黄希的目标是方正先生,他当然不希望师兄出来当替死鬼了。
  师兄说.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我也知道我将受到什么处罚,但是,一个人犯了错误要勇于承担责任。我知道导师是为了我的前途,是为了救我,才自己承认剽窃了弟子的论文。可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误应该自己承担,我不能让自己的导师蒙受不白之冤。师兄将手中的资料往桌上一摊,说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你们可以进行研究,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想想像方正先生这样德高望重的学者、教授,能剽窃一个弟子的论文吗!师兄说着转身就走了,师兄走之前非常诚恳地说,我为自己的行为愿意接受学校的任何处分。
  当师兄像个英雄似的从会议室出来时,我给了师兄一个拥抱。我说师兄你是个爷们,师弟佩服你。师兄说,我什么时候不是爷们了?我笑笑不语,和师兄这样喜欢较劲的人说话真累。我说师兄,我请你喝酒。师兄说酒就不喝了,你陪我走走吧。
  我和师兄来到湖边,湖边很热闹,在湖中的冰上还有不少同学在滑冰。师兄望着滑冰者幸福地笑了,说,哇!还能滑冰呀。师兄说着就跑去租冰鞋。师兄说,你请我滑冰吧!我说请你滑冰没问题,但是你会滑冰吗?师兄说一学就会。
  师兄穿着冰刀奋不顾身地冲了进去,师兄站着滑了没多远就重重地摔倒了,师兄爬起来又开始向前滑,不久又重重地摔倒了。于是,我看到师兄在冰上像一个不会走路的人,不断地摔倒不断地爬起来,我看到师兄表情坚定、目光凶狠,像是在惩罚自己。我商些担心地走过去,说师兄不会滑就别滑了,一把老骨头的摔坏了怎么办?师兄说,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滑冰,摔多了就会了。
  后来,师兄还是被开除学籍了。鉴于师兄认识错误比较深刻,勇于承担责任,学校为了表示对师兄的友好,在处分的通知中,用了比较客气的字眼,叫“劝其退学”。就这样,师兄在学校的劝告下被迫离开了学校。
  那天,我送师兄离校,走在校园里,见林荫道上的桃花要开了。在那些桃树的秃枝上零零星星点缀着一些红,就像用画笔点上去的。我见四处无人,伸手撇了一束桃枝递给师兄。我说,师兄你要走了也没啥送的,送桃枝一束,路上好避邪。
  师兄接过桃枝用力扔向远处的风中,师兄说我命犯桃花,你还敢送我桃花……
  师兄在校门口停下了,师兄说就送到这吧。师兄一个人走出了校门。校门口有男生女生进进出出的像一群小鸟十分热闹。师兄站在校门口望着进出的学生,表情复杂。师兄走出校门,在车水马龙的路上向校门回望,泪流满面。我一直目送着师兄,看着他穿过马路,消失在人海中。
  
  原书责编:姚 梅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