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占该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在12个月内不得超过5%,在24个月内不得超过10%。
  在股改中为了适应多种不同情况,采取了多种的对价方案。比方“送股”,就是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支付股份;比方“送现金”,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支付现金;还有“缩股”,非流通股股东根据比例减少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公司相应减少注册资本并注销对应股份;还有“公积金”,以公积金转增,或者公积金转增结合送股;采用“权证”,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派发“认沽”或者“认购”权证,持有权证可以在约定的期间以约定的价格卖出或者买入一定数量的股份;采用“权利”,类似于权证,但是不可上市交易;还可以“回购”,定向回购非流通股或者无限额回购流通股;也可以“资产重组”,非流通股股东向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还有“债务重组”,非流通股股东以股份或者其他方式为公司偿还债务;采用“股抵债”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非流通股股东以股权作价抵偿欠上市公司的债务;实在不行干脆“收购上市公司使其下市”,收购公众持有的股份使其不符合上市条件而下市,从而回避掉股改问题。
  从这些股改中的各种对价方案可以看出中国人的传统智慧。中国人在改革中那种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让人赞叹。有国外媒体曾经说,中国的股改可能引发社会动乱,其力度将超过曾经发生的学生运动,因为这是关系到几千万股民的切身利益,搞不好会罢工,会游行,会静坐抗议。但是,这一切都没发生,天没有塌下来,股市也没有崩盘,股改顺利有序地进行着。
  只是,师兄这个中国最好的股民却无法享受到股改的成果了,师兄要出国只有割肉,在师兄要割肉的那几天师兄整天吵着心口痛。师兄在8月19号全部抛出了自己的股票,当天上证开盘指数为1146.46点,收盘1150.18点,师兄在1147点抛出。师兄在抛出前最后一次看了看中午的电视股评。一个专家评论道:股改速度加快,新老划段的时机将会提前,大盘面临的扩容压力增大,后市大盘中长期的发展反倒面临较大的压力;因此,建议投资者在短期所介入的股票一定要精心选择,波段操作。
  师兄狠狠地将电视关了,下午将股票全部抛出了,从此,师兄结束了自己的焦虑。
  师兄要走了,我送他到了机场。在师兄临登、机的时候,师兄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我临走忠告你一句话,一不要吸毒,二不要炒股,这两件事都会让人上瘾,都会让人破产,让人家破人亡,千万不要相信股市能赚钱呀。我握住师兄的手哈哈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师兄离开的时候是中国股市黎明前的黑暗,那段时间是中国股市最黑暗的时候。一个最关心最热爱中国证券市场的股民走了。
  当师兄乘上飞机腾空而起之时,我默默地祝福师兄在国外能找到刘曦曦,找到自己的孩子,过一段心平气和的日子。师兄没有迎来中国股市的黎明,如果他不是因为出国用钱,如果他再坚持半年,随着股改的不断进行,G打头的股票越来越多,这种股改后带有G标志的开始活跃,开始领涨,从2006年的元月初开始,股市终于站在了1200点之上,从此中国股市迎来了真正的牛市,它一路狂飙突进,在2006年一年的时间,股指最高涨到了2847.61点。可惜,一切都不允许有“如果”,我们只能为师兄遗憾。
  截止到2006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了第64批股改公司名单,有21家上市公司。这样,沪市完成股改或者进入股改程序的公司共795家,占全部应股改公司总数的97.8%,完成股改或者进入股改程序的总市值占全部应股改公司总市值的97.86%;上证50指数样本股公司完成股改或进入股改程序的公司共43家,占应股改上证50指数样本股公司的95.6%;上证180指数样本股公司中完成股改或进人股改程序的公司共172家,占应股改上证180指数样本股公司的98.3%。可以说中国证券市场基本上完成了股改,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
  师兄出国后,方正先生的生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方正先生和师母吴笛离婚了。在方正先生和吴笛离婚前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吴笛是和方正先生友好协商,和平分手的。在这之前昊笛从来都没找过我们,也没见她和方正先生吵闹,说离就离了。这正应了那句话,要吵架就不会离婚,要离婚的根本不会吵架。
  方正先生和吴笛离婚,取而代之的是邸颖,这似乎在我们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自从邸颖成为方正先生的驾校同学或者说驾驶老师之后,方正先生和邸颖的关系就被那辆“帕萨特”或者“趴着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邸颖与其说是方正先生的驾驶老师,不如说是方正先生的司机了,在后来的日子里方正先生基本上不开车了,有什么事都是邸颖接送的。没有邸颖方正先生基本上就寸步难行了,也就是说方正先生离不开邸颖同学了。
  当方正先生从邸颖那里得知师兄出国是为了找前女朋友刘曦曦,找他的孩子时,方正先生最初是十分生气的,方正先生对邸颖说,姚从新失去你这么好的女孩会后悔的。邸颖哭着说,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的好?可是,你知道了我的好有什么用呢,你又不能娶我。方正先生完全没有料到邸颖会这样说话,这种“80后”的坦率对方正先生来说太有杀伤力了。方正先生说,邸颖同学,你别开玩笑了,可惜我早生了十年,要是我再年轻十岁,我毫不犹豫娶你。邸颖说,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的年龄大,在我看来你比你的弟子姚从新还要年轻,只可惜你是有家室的人。方正先生摇摇头说,吴笛不是障碍,我和吴笛早就面和心不和了。
  当邸颖问方正先生原因时,方正先生说婚姻最重要的是信任,吴笛根本不信任我,其实我早就发现她经常跟踪我们。这样的妻子你说我还能和她生活在一起吗!前不久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张光盘,那光盘的内容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呀?邸颖问。是吴笛给我们录的像,这简直是太荒唐了。
  真的,邸颖听到这个消息显然比较兴奋。邸颖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在一起没干过什么事呀,连手都没有牵过,那光盘上能有什么呢?方正先生说,的确没什么,但是这说明吴笛是一个有心机的人,她这样做就是为自己找后路,她这是为将来我们离婚找证据,婚姻法规定,在婚姻存续期间一方当事人如果违反了忠诚义务,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受害方有权获得经济补偿。方正先生叹了口气说,其实,她没必要这么煞费苦心,只要她愿意分手,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净身出户。
  邸颖说你这样做何苦呢,难道是为了我?
  方正先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老板没有正面回答邸颖的问题,只是静静地望着对方。方正先生见邸颖同学正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目光中有一种期待。方正先生说,我这样做是为了自由,为了继续寻找自己的幸福。
  邸颖又问,你找到了吗?
  方正先生望着邸颖微微点了一下头。
  这时,邸颖突然扑进了方正先生的怀里,说要是我能给你幸福,那本身就是我的幸福。方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