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来就可以上市流通了,对流通股不会构成大的冲击。这就像水库开闸放水,把上游和下游的水位拉平。
  师兄最后说,这种方式完全是我论文里探讨的方式。师兄这样说我暗下好笑,心想你论文的观点在网上早有了,我不指明你是抄袭的是给你面子,你还要把股改方式这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智慧往自己身上揽,这也太滑稽了。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疑惑地望望师兄。师兄也许理解了我的言外之意,又补充了一句,说这种股改方式当然不是哪一个人想出来的,是大家集体的智慧,是业内人士,广大股民,广大网友共同探讨的结果。
  我向师兄笑了一下,问这个消息是利好还是利空?师兄说当然是利好了,我将毫不犹豫地进场。我说是呀,你可以通过这一轮一举扭亏为盈。师兄说是呀,我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的到来。
  当天,师兄就入场了。当天的开盘股指是1166.34点,收盘股指是1159.15点,就当天的股指看,师兄所说的利好消息并没有让大盘有所反应,大盘还是不温不火的阴跌。师兄认为大盘对利好没反应的原因是大家对这个利好认识不足,还有一个消化过程。股改这虽然是件好事,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具体试点从什么股票开始?操作方式怎样的?股改的效果又如何?市场观望气氛严重。师兄认为真正等开始涨了的时候再人市就来不及了。为此,师兄那天在1160点时入市了。
  当然,股市并没有因为像师兄这样的小股民入市就开始上涨,并不为一个股改试点通知所动,相反股指继续阴跌。长期以来中国股市由于股权分置问题已经失去了金融市场应有的融资作用,积重难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这漫长的熊市。就在证券会的《股改通知》发布十天之后的2005年5月9日,中国证券会公布了首批四家股改试点企业,这意味着股改试点工作进入实质操作阶段。媒体为此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评论,认为5月9日将是一个永远被记人中国证券史册的划时代日子,这一天,是个股市冰火两重天的开始,今后会有更多“奇迹”让大家目瞪口呆,从此上市公司将真正重视自己的经营业绩并呵护股价,真正意义上拉开了个股大规模重组的序幕。
  媒体热情洋溢的评论或者说煽动,也没有让股市火起来。开盘的时候的确有点动静最高曾经到达1160.62点,这个点位和十天前师兄入市时是一样的,但是意义不同的是1160点在十天前是跌到的位置,十天后的1160点是涨上去的位置。师兄在1160点又入市了,这次师兄将自己所有的资金全部都投进去了,这其中包括刘曦曦给他的钱。
  这笔钱是我劝他去取的,但是我只劝他去取,并没有让他把所谓“卖儿卖女”的钱拿来炒股。当邮局再一次发来催领单时,我告诉师兄如果你实在不舍得这汇款单,或者说实在不愿意失去这个证据,你可以复印,用彩色复印机复印,保证和原汇款单没有什么两样。师兄被我说动了,把汇款单复印了继续压在玻璃板底下,钱却取了出来。这样,汇款单就成了真正的纪念品。师兄把款取出来后把钱投进了股市,师兄还打趣,说是为自己的孩子挣点奶粉钱,说不定把学费也能挣出来。
  师兄在5月9号要把那5万块钱也投入到股市上时,我曾经劝过他。我说怎么着也应该留一点,你这样不顾一切地投入,要是股票还跌呢?师兄涨红着脸说我不了解中国股市的历史。师兄充满激情地说,你知道现在是几月份吗?是五月,是红色的五月,今天这个日子又是5月9日,再过十天就是中国股市的纪念日,5·19行情。管理层在这个时候搞股改,就是希望中国股市再出现5·19行情,中国的股市是政策市,政府想让股市涨,股市肯定要涨,这是中国国情,是中国特色的证券市场,我要毫不犹豫地全线压上。
  师兄这时像一个赌徒,他在某种信念的支撑下,或者在某种日子的召唤下,压上,全部压上。可是,当天的收盘又跌了,从最高的1160点跌到了1130点,一下跌了30点。如果在牛市跌30点或者涨30点都没什么,关键是经历几年的熊市后,在所谓的利好的情况下又猛跌30点,这的确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不过,师兄好像并没有受到多少打击,因为师兄心中还有5·19这个日子,这个中国股市曾经有过的辉煌和神话。师兄盼望的5月19日终于来了,只要天不塌下来,这个日子迟早要来的,只是这个日子来了什么也没发生,红色的5.19并没有重演,开盘1101.75点,收盘1103.47点,没有跌就算好的了。从这个点位可以看出,在师兄等待5·19这个日子的时候,大盘还是在一路下跌。一直到6月初,大盘跌破千点,然后在1100之下徘徊。
  什么是冰火两重天,这就是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如火如荼的股改,一边是冷若冰霜的股市。到了6月下旬,第二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也正式启动了。这次共选定了20家上市公司,涵盖大型中央企业、地方国企、民营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等不同类型和层面的企业,长江电力、宝钢股份等大盘蓝筹榜上有名。可是,股市就是不买账,根本不改在谷底徘徊的状态。
  在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当师兄的论文已经发表,得知自己出国的事情已经确定时,师兄的嘴上开始长满了燎泡。我闹着师兄请客,没想到师兄只把我拉到一个小酒馆喝了一瓶二锅头,点了一个花生米,切了一斤猪头肉。我说师兄这可是你人生的“利好”呀,你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怎么就这样打发了。
  师兄说什么利好不利好的,现在决策层正在进行股改,这是利好吧?可是股市却跌跌不休。这利好中却包含着利空呀,长远来看,股改对中国证券市场当然是利好,但是短期看,股改后将有大量的非流通股开始流通,这么多的流通盘是需要资金消化的,所以利好中又包含着利空。这就是悲亦喜来喜亦悲呀,利好亦利空,利空亦利好。就拿我来说,出国这是我的利好吧,可是,我被股市套牢了,在出国之前必须割肉,这又是利空,所以我只能请你吃猪头肉喝二锅头。我这次出国必然要割肉,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这意味着我在股票市场上的彻底失败。
  师兄喝着二锅头和我大谈哲学问题,谈辩证法,就是不舍得多点一个菜。后来我才知道师兄的确是没钱了,他开始过苦日子了,一天吃一顿饭,还不吃肉,师兄像一个贫困生似的目光中全是贫困,股市不但蒸发了师兄的财产,还像是一个绞肉机榨取了师兄身上的肉。师兄的体重迅速下降,走在路上都亭亭玉立的像时装模特。
  到了8月,证监会、国资委等五部委联合颁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宣布改革试点工作已经顺利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将全面铺开。中国入开始甩自己的智慧解决证券市场长期遗留的问题。
  为了防止非流通股股份流通后出现大量抛售,给市场造成压力,管理层对股改后出现的新流通股进行了“限售”。按照证监会的规定,自改革方案实施之日起,在12个月内不得上市交易或者转让;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总数5%以上的原非流通股股东,在前项规定期满后,通过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原非流通股股份,出售数量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