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方正先生和陈仲舟都是学术权威,法学院院长和方正先生近些,但是主管法学院学术交流的是常务副院长黄希,而黄希又和陈仲舟是师兄弟,黄希的话是十分有分量的。
  法学院就此问题主要有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是:学术交流要全面,要做到每个专业都应该有学生派出。持这种观点的人言外之意是,过去其它专业的学生都派出过,这次该轮到知识产权专业了;第二种意见是:学术交流不是轮流坐庄,应该派出最优秀的学生,这样才能达到交流的目的,持这种观点的人是想继续派自己的弟子出国。第三种意见也就是中间派,认为既要照顾到交流的全面性,又要保证派出的学生能代表法学院的学术水平,能给法学院争光。
  最后,院长苏葆帧拍板了,苏葆帧认为既然叫学术交流就应该派最优秀的,不能搞轮流坐庄。要想给法学院争光而不是丢脸,就应该以学生的学术水平为主要标准。你这个专业有优秀的就派,没有就不派,优秀的学生多就多派,少就少派。
  这样,苏葆帧院长就法学院派访问学者之事确定了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当然是冠冕堂皇的,是让人没法反对的。苏葆帧院长说既然大家都同意这个原则,我们就此事形成一个决议,将来派出访问学者就根据这个原则,这样才能做到公平、公正。为了保持我们政策的连续性,要推翻这个原则必须召开办公会,并有三分之二的人通过。于是,这个原则就在办公会上确定了下来。
  确定了原则就要商定一个实施办法,那就是如何衡量一个学生的学术水平?由于学生在校期间基本上没有专著,发表的学术论文也是有限的,博士不是本科生又不能看考试成绩,要是根据考试成绩派访问学者,那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这样学生的考试成绩只是参考,最重要的要看学生有没有研究能力,衡量一个学生有没有研究能力,就要看学生有没有论文发表,而且应该是在专业的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这个要求是高了点,但是既然是博士生的学术交流就要高标准严要求,如果选不出来,那就宁缺毋滥,宁可不派。
  有了实施办法剩下的就是程序问题了。办公会又规定,访问学者的人选每年由学生提出申请,由学生的导师亲自推荐,在暑假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开会确定人选。论文必须在暑假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前提供,也就是说只要你在办公会研究确定前提供论文就是有效的,过时算下一个学年的成果。
  根据这个原则和实施办法以及确定的程序,最后只锁定了两个同学,一个是师兄另一个是陈仲舟的弟手秦业,因为其他同学根本就没有提出申请,因为大家都认为今年肯定是秦业,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姚从新。师兄PK秦业,方正先生和陈仲舟都不好说话了。本来办公会开得十分热烈,大家都是搞法学的,谈到原则有立法学的教授呀,谈到办法和程序有诉讼法学的教授,大家都有一整套理论,可是谈到具体人了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没法确定两个人谁的学术水平更高,因为当时谁也不知道师兄已经有论文发表了。主管法学院学术交流的常务副院长黄希提出,干脆我们来个缓期执行,今年还是轮流到知识产权专业,让秦业去算了。
  没想到,这时苏葆帧院长从自己手提包里拿出一本杂志。苏葆帧说,这是寄给我的最新一期的《法学》杂志,姚从新同学发表了一篇非常优秀的论文。大家知道《法学》是我国最重要的法学核心期刊之一,其影响居同类期刊前列,在全国法学期刊中销量第一,影响很大。在座的很多老师在这个刊物上都发表过论文,这也是我们晋升职称时要参考的依据。
  大家轮流翻了翻杂志都点头称是,有的还赞叹。陈仲舟和黄希看了面面相觑,即便是这样黄希还是提出了反对意见,认为推荐姚从新同学不合适,因为去年方正先生的弟子才刚派出去了一个。苏葆帧说,我们已经确定了今后派访问学者出国交流的原则,我们就要执行这个原则,派有学术潜力的学生,不搞轮流坐庄。黄希只有不说话了。苏葆帧说,这样,咱们也充分发扬民主,举手表决。同意派姚从新同学的举手。苏葆帧率先举起了手。其他老师也纷纷举起了手。黄希也无奈地举起了手。苏葆帧说,好,全票通过。将来能不能派出国就看各位弟子自己的能力了。
  方正先生为了让师兄出国可谓是煞费苦心。他首先说服了院长,然后在法学院办公会上确定了一个原则、一个办法、一个程序等,绕了这么大个圈子终于达到了目的。在师兄请我喝酒时,师兄对我说,我们有这么好一个导师,你可要好好保护着,我走了保卫导师的重任可就落在你的肩上了,可别让老板出事。我说,你放心走吧,不但有我老板还有其他弟子呢,导师是你的也是我们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师兄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要出国了。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师兄却是在极其焦虑中度过的。因为师兄无法从股市上全身而退,师兄被深度套牢了。师兄这一次完全是满仓被套牢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资金,按师兄自己的话说,连自己卖儿卖女的钱都被套住了。师兄所说的卖儿卖女的钱指的是刘曦曦临走时给他寄的那5万块钱。那张5万元的汇款单压在他桌子的玻璃板底下,师兄一直不舍得取那钱,师兄看着那汇款单就想起自己的孩子,如果把钱取了汇款单没有了,师兄的心也会空了。汇款单是刘曦曦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据,也就是自己还有一个孩子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据。后来,邮局又来了催领单。我告诉师兄你再不尽快把汇款领了,这笔钱会退回去的。退回去了而刘曦曦又不在国内,这笔钱就没有着落了,这相当于你的孩子就没有着落了。
  即便如此,师兄都还拗着不取那钱,迫使师兄最后去邮局取钱的原因是中国股市。在2005年的4月2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出了《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人们称其为《股改通知》。这个通知让师兄振奋也让师兄兴奋,因为所谓的股改就是解决全流通问题。通知要求在“股改”时要尊重市场规律,有利于市场的稳定和发展,切实保护投资者特别是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按照市场稳定发展、规则公平统一、方案协商选择、流通股东表决、实施分步有序的操作原则进行。通知还规定了具体的股改程序。
  师兄拿着报纸激动地对我说,股改后的中国股市就像打开了笼子的鸟,就像搬去了头上的大山,就像砸开了手上的铁锁链,可以按照市场规律自由地健康地迅速地发展了。师兄指着《股改通知》的第三条第4款对我说,你看,“临时股东大会就董事会提交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做出决议,必须经参加表决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并经参加表决的流通股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流通股股东可以直接参加股改方案的表决了,如果股改方案未经流通股股东通过,股改方案将被否决。师兄激动地说,这一条的意义重大呀,这意味着流通股股东和非流通股股东的公平博弈,你非流通股股东要谋求上市流通,你就要向流通股股东进行补偿,两种股票以流通股为基准进行对价,这样大家就可以讨价还价了,双方达成共识后,非流通股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