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是法学的,那么师兄完全可以把论文修改成一篇证券法的法学论文。关于中国证券市场的经济学问题师兄已经提出来了,也有解决方案,虽然这些问题的提出和解决方案并非师兄独创,但可以通过注释方法进行说明,然后对证券法学问题进行论述,这方面的问题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
  现在《证券法》修改正在进行,《证券法》是一部证券市场的基本法,“股权分置”问题也就是全流通问题必须在向流通股股东倾斜的基础上得到解决,而《证券法》修订的一项基本出发点就是保障投资者利益,体现“同股同权、同股同利、同股同价”的原则。师兄从这里着手完全可以就《证券法》的修改对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提出自己的看法。还有,关于保护投资者利益的问题,《证券法》强调了证券市场违规行为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但是在民事赔偿方面缺乏操作性,投资者因虚假信息披露造成投资损失后很难通过民事诉讼获得赔偿,师兄可以认真研究一下违法的民事赔偿问题,研究一下《证券法》如何避免对行政机关的依赖,如何进行法律认定。
  后来,我和师兄就他的论文谈了我的建议和看法,师兄基本上接受了,但师兄为难地说,这样修改时间还来得及吗?我说来不及也要这样改呀,只有就这些问题进行法学研究你的论文才能立住。我曾小心翼翼地问师兄,既然你论文的观点在网上已经很普遍了,核心期刊的编辑们肯定看到过这种观点,那么你的论文就没有新意了,论文一旦失去新意其价值将大打折扣,方正先生的意见是对的,你的论文被他推荐了也可能被退回。我只能说师兄的论文没有新意,没敢说师兄的论文有抄袭嫌疑。
  也许师兄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师兄显得十分沮丧,说网上的这个观点一直是他赞成的,但是网上的观点是零星的,没有全面、系统地就这个问题进行过论述,由于方正先生要论文的时间太急,其他选题我怕时间来不及了,只有就这个问题进行学术上的论述。师兄最后叹口气说,一个月写一篇论文并且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确很难。
  就在师兄准备着重新写论文的时候,方正先生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这种转变后来我才知道和邸颖有直接关系。方正先生把师兄叫到家里叹着气说,在现阶段让你迅速完成一篇论文并且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确实难为你了,不过我还是很支持你出国的。现在的学生不但知识结构陈旧,思想观念更陈旧,这和我们的教育方式有关系。我们的学生从小学就开始教他去“信”,到了博士“信”的就太多了,你全“信”人家的了,你还怎么创新,还能研究出什么来?方正先生说应该教学生“不信”,只有不信才会敢于怀疑前人,才能创新。在这一点上国外教育方式可以借鉴,这也是我支持你出国最重要的原因。
  师兄说,论文我肯定愿意改,只是在暑假前就发表不了。师兄和方正先生说这些的言外之意是:论文发表不了,出国的事怎么办?
  方正先生从抽屉里拿出一篇稿子,说这是我已经完成的一篇论文,你拿去润润色,署上你的名字,打印出来寄给《法学》编辑部吧。
  师兄吃惊地望望方正先生,说这可是你的论文,我怎么能署名发表呢?
  方正先生说,这只是个技术处理,论文当然还是我的,让你拿去发表一下,主要是为了争取出国这个名额。只要你这次出去了,我这篇论文不仅在学术内而且在学术外也发挥作用了,这篇论文的价值可就大了。方正先生说着自己笑笑,咱们只有不拘小节了。
  师兄望着方正先生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我不能这样把你的论文署名发表,这可是你的研究成果呀。
  方正先生对师兄来说,我有这篇论文不多,没这篇论文不少。这篇论文对我个人意义不大,但对你却十分有意义。你发表了这篇论文,那么这次出国肯定没问题,任何同学都无法和你竞争了。你出国交流学习一年对你今后的研究大有稗益,那么对我们的学界也是一种贡献。
  老师!师兄有些深切地唤了一声。师兄有些动情地说,我真不知该说什么了,你对我的希望那么高,我担心会让你失望。方正先生说,你的悟性都在你以往的师哥之上,你还有年龄优势,假以时日你将前途无量。不过你要记住,这篇论文还是我的,我只不过拿给你用用。这有点像武林比武,弟子功力不够,师傅在背届发功,比完武了师傅把功一收,那功力还是师傅的,弟子的功力还要弟子苦练。
  老师,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呢!师兄又是一声呼唤,也不知说什么好了,百感交集的。我想师兄当时的体内肯定有_股暖暖的热流,这热流冲上心头,给师兄一种幸福感。在师兄告别方正先生时,方正先生又嘱咐道,这件事谁也不要告诉,传出去你就出不了国了。师兄说,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师兄说到做到,这件事连我也没告诉。方正先生把自己的论文拿出来给师兄发表,这件事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师兄只告诉我他又写了一篇论文,我让师兄给我看,师兄说来不及了,已经寄出去了。我本来想说寄出去了总有底稿吧,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师兄这是对我有意见了,谁让我指出他上一篇论文的问题的。
  由于是方正先生的论文,师兄寄出去不久就接到了《法学》编辑部的回复,他们在用稿通知中高度评价了论文,并告诉师兄下期发表。师兄看着用稿通知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师兄甚至希望论文的影响小一点,同学们最好别看到了。师兄已经打定了主意,在将来的简历中绝不会提及这篇论文,师兄也不会把它收入自己将来的论文集。师兄只能把这篇论文放在心中的最私密处,永远也不会发表,这将是师兄和方正先生的秘密。
  在暑假快要来临的时候,法学院出国访问学者的名单确定了下来。师兄凭着方正先生的那篇论文,或者说按照方正先生的说法,师兄借助方正先生的功力在比武中胜利了。我听到这消息后在第一时间告诉了师兄。我回到宿舍,喊着让师兄请客,说是双喜临门。不但发表了论文,而且还拿到了出国做访问学者的名额。
  师兄说你别喊得人人都知道,走,我请你喝酒去。
  我说怕什么,这是光明正大的事,也是让人高兴的事。师兄说是、是,我是怕人多了没那么多钱请客呀。我说,你真抠门,真是越有钱越小气。师兄说现在我不比当初了,没钱了。我问师兄你的钱呢?师兄说都在股市上呢。我说你请客那论文的稿费都用不完,不需要你抛售了股票来请客吧。师兄苦笑着拉着我往宿舍外走,说稿费这不是还没收到嘛。
  我和师兄喝着酒谈论着方正先生,我说方正先生对弟子真是没啥说的呀,这次要不是方正先生帮你,你想出国门都没有。师兄感慨地说,是呀,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方正先生。虽然我知道方正先生为了师兄出国帮了大忙,但是我不知道具体的内幕,更不知道师兄发表的论文是方正先生的,而师兄发表的这篇论文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法学院为了决定今年的访问学者开了几次会都没定下来,最后闹得有点僵,最后分成了两派,而这两派都是法学院的实力派。在法学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