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想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投资股票却只有被圈钱的份了,股票就只有下跌的路可走。
  看到这里我简直是拍案叫绝了。我放下师兄的论文一个人在宿舍里来回踱步,我被师兄的观点折服了,师兄对中国证券市场的研究已经到了让人叹服的地步。当我像一个决策者似的在宿舍踱步时,二师弟梁冰突然来了,我激动地拥抱了梁冰,梁冰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梁冰说师兄你都知道了?我望望梁冰问什么我知道了,我知道什么了?,梁冰说那你怎么这么激动?我说我看了大师兄的论文激动。梁冰哦了一声,说我还以为你知道了我的事呢!我问梁冰你出什么事了?梁冰笑笑说没什么,不过我看得出来梁冰笑得有些勉强。我知道二师弟梁冰工作上可能又遇到什么事了,他回学校肯定是来散心的。
  二师弟梁冰给我递了一根烟,我是不抽烟的人,也接了。我知道梁冰是来倾诉的,不点烟怎么行。梁冰一开口就让我吓~跳。梁冰问我,你对乳房怎么看?从师兄所关心的中国证券市场一下到二师弟要谈的“乳房”,我简直是无法绕过这个弯,这个弯绕得也忒大了。我笑着问师弟,难道你最近在这方面有收获?
  二师弟梁冰说,我认为乳房在男人心中的地位虽然不是至高无上的,但却是不可缺少的,它是男人生活中的两个支点,左乳象征着亲情,右乳象征着爱情。这两个支点对男人来说缺一不可,否则男人的生活就无法把握,再强大的男人也会跌跤,跌进黑暗的万丈深渊……
  梁冰说这番话让人大跌眼镜,这对梁冰来说是史无前例的。梁冰一直是一个开朗的人,他很阳光,有时候还没心没肺,不过很少在我们面前谈论女人,更不用说谈论这么专业的乳房问题了。梁冰谈论乳房时目光炯炯有神,一点也不嬉皮笑脸,不亵渎,显得很神圣的样子,简直头头是遭。我问梁冰最近是不是调到妇联去了?梁冰说没有呀!我又问梁冰最近是不是想改专业了?梁冰说没有呀!我说你没换工作,也没改专业,一个未婚青年怎么大谈起乳房来了。
  二师弟梁冰眼圈红着突然不说话了,低垂着头。我不解地望着他,发现他眼眶中有泪。我说师弟你怎么了,说说,别这样。二师弟一开口,让人手脚冰凉。二师弟说:紫欣她……确诊了是乳腺癌,右乳。
  紫欣是梁冰的女朋友,好了很久了,学西班牙语,搞比较文学的。梁冰学的是法律,他一心要找一个学外语的女孩,他说学外语的女孩洋气。梁冰追紫欣可费了劲了,从大四一直追到读研究生才好上。要不是紫欣反对,梁冰是想当律师的,在紫欣的坚持下两个人一起考上了公务员。就在他们要结婚的时候紫欣突然查出是乳腺癌。紫欣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他妈的这癌症让人说不清楚。
  梁冰说,不幸中的万幸是发现得早,只要动了手术,应该就没问题。
  在要做手术的那天晚上,梁冰托着女朋友的右乳坐到天亮。梁冰说,我舍不得它。
  紫欣说,如果你舍不得它,咱就留着,这手术我不做了,我把一个完美的自己给你,然后去死。梁冰说,为什么要用死亡来换取你的完美?为什么不能既完美又长生?梁冰哭了。
  我想二师弟梁冰是不幸的。一般情况下男人都会拥有自己女人的美丽双乳,虽然这种拥有到后来会被孩子夺走,美丽的双乳在孩子的蹂躏下会慢慢下垂,失去弹性。但是,当父亲的也没办法,往往只有叹气,不和孩子一般见识。
  关键是梁冰一开始就失去了那美丽的双乳,这就是不幸。你无法想象当梁冰和自己的女友同床共枕时,在漫漫的长夜,梁冰一伸手什么也没抓到,这时的梁冰会惊醒,然后会做噩梦。梁冰毕竟还没结婚,他还没玩够。
  为了安慰二师弟,我套用了一句俗话。我说:“乳房不是万能的,只要你俩真心相爱。”二师弟说:“可是,没有乳房又是万万不能的呀。”
  在送二师弟走的时候,我将师兄的事告诉了梁冰,并且表明了自己对师兄论文的看法。梁冰当即表态,他也想看看师兄的论文,如果真像我说的那么好,他会一起和我去找方正先生。二师弟这样说我很高兴,他虽然正为自己失去了乳房而伤心,却还想着帮助师兄。我说等我全部看完了就发给你。
  师兄的论文让我看明白了许多问题,我感到有些吃惊,我们的股票市场真的是从一个“美丽的错误”开始的吗?市场中许多问题都可追溯到不流通的国有股身上。但面对庞大的不流通的国有股,似乎我们的股票市场前途很黯淡,那么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发现问题并不是师兄的目的,解决问题才是师兄的最终目的。师兄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解决国有股的流通问题。但是,又不能将国有股直接流通上市,这样庞大的不流通的国有股若直接上市,对二级市场而言简直是灭顶之灾,会造成股票价格的暴跌,而且可能会引发社会不稳定,破坏我们改革开放二十年的成果,这是社会各个方面都所不愿看到的。
  为了解决国有股不流通的问题,师兄进行了反推。师兄认为既然我们以前的错误是“先股后钱”,那么现在就用正确的“先钱后股”的原则。用股份制的原理来重新确定我爹与我三舅的股份关系,由于我三舅的股票已经上市流通了不可能再有所改变,所以由我三舅来做基准,重新计算我爹的不流通的股票,这样我爹与我三舅的合作就是平等的股份制的合作关系了,他们就达成了同股同权,也就解决了我爹股票上市流通的根本问题,我爹的股票与我三舅的股票就可以共同上市流通了。
  当时,在我三舅和我爹成立公司的时候,我三舅缴纳了二百一十万元,获得了30%的股份,我爹算出有七十万元,却获得70%的股份,这在当时是“先股后钱”溢价后造成的。 现在,我们按股份制的原理,就算照顾我爹是姚姓本家,资产评估确认为七十万元,两个人共同出资设立股份公司。依据我三舅的投资为基准来计算,我三舅投了二百一十万,占30%,那么一股就相当于七万元。我爹出资七十万元,拥有的股票就应该是10股。
  原来公司总股本为100股,现在就只有40股了。在这40股中我爹占10股,其比例为25%,我三舅以及社会公众股占75%。这样,具体财务数字都有了巨大变化。
  这样一来国家是不是无法控股呢?师兄认为国家控股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三舅和社会公众股的股权十分分散,国有股只要不卖出,就不会失去控股权。如果将来觉得所占股份少了还可以再买入股票,觉得所占股份多了就卖出股票,这才是市场经济。这样,我爹公司的投资价值凸现,变成了一家颇具投资价值的公司,而这一切仅仅是在财务报表上做了正确合理的调整,并不牵扯资金的投入。
  师兄用我爹发家的故事,进行反推十分巧妙地解决了中国证券市场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这实在让人感慨。我们经常引用国有这个概念,但我们不能将国有的概念虚化,所谓国有资产就是人民的资产,只不过是由政府代人民管理的。股份化的国有资产的价值就只能由股票市场的价格来确定,若市场认为我爹公司投资价值大,那么资产升值的机会就很大,反之则不然。国有资产是否增值或减值完全由市场说了算,由市场去认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