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价”。
  师兄在这里把国有上市公司比作我爹,把证券市场、一级市场上的申购主力、二级市场上的庄家比作我三舅,把普通投资者比作受欺负的外乡人,可谓是意味深长。这样一分析我们就完全可以明白了,为什么发行股票上市对我们的国有企业有这样大的吸引力,不惜伪装造假削尖了脑袋。因为上市发行股票不仅仅意味着融到一笔大资金,还可以轻易获得巨大的无形价值,在这样的巨额利润的示范与诱惑下,谁不想上市圈钱?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比方黄总之流就会钻空子,圈了钱卷了就跑,留下一个烂摊子。
  通过师兄的分析我们看到,这种钱权公司虽然名为股份制公司,但股东却各怀心思,根本想不到一起去。首先我爹的股票是不流通的,谈不上什么市场价格,所以我爹最关心的就是属于自己的净资产值,而随后的一切行为动机都是为了自己的净资产值的增加。在这个过程中十分巧妙地运用股与钱的概念的换位,轻而易举地就将外乡人的钱财划归到自己的名下。其具体过程是这样的:先分股票,双方再投入资金,而后再用股票来重新分配资金,这个时候充分运用了股份制的原理。
  而那些外乡人最关心的却是自己的股票在交易市场的价格,因为自己的股票是从这里买的,本来也想关心股份公司的情况却被告知没有权力,因为我爹不流通的股票占的比例大,绝对控股。外乡人投了很多金钱却没有权力过问公司的经营。所谓的配股,其实是外乡人被迫与我爹进行的又一次的不情愿的“钱权交易”。每一次配股都是我爹对外乡人金钱的掠夺。我爹偷换概念的地方很巧妙,在需要股份制的时候用股票来说话,在分配利益的时候又只计算金钱。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当时的政策制定者没有正确认识与理解股份制、股票和市场经济,根深蒂固的计划经济思维方式还在作怪。其实股份制合作最关键的就是资本的合作,先确定合作方的资本,再由资本额的比例关系来确定各方所占有的股份,而合作方的出资资本并不一定是货币资本,其他一切可以计算为货币的都可计为资本,但必须征得合作方的同意,这样才是公平的股份制合作的开始,公平的合作开始就已经达成了“同股同权”,当然可以共同上市流通。
  师兄认为可能当时我们太想搞股份制了,但又不得不回避意识形态的问题,我们对“资本”这个词太过敏感了,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资本”问题,上来就越过“资本”问题,先谈论股票,合作方大家先分股票,我爹分得70%的股,我三舅分得30%的股,而后再按股份出钱。此时又发现股票可以和钱币一样标明面值,我爹按股票的面值出资,而此时若我三舅和外乡人也按面值出资,已经习惯了向国家财政要钱,向国家银行借钱不用还的我爹是不舒服的,也是不同意的,因为这显示不出来他特殊的身份所显示的价值,这时就出现了一个“权钱交易”。我爹就用国家免费给予的股票市场资源的“占有权”来迫使我三舅和外乡人溢价出钱,这样我爹的股票也就无法直接上市流通了。即我们将正常的“先钱后股”的原则异变为“先股后钱”,一开始便犯了原则性的错误,而自此一错再错。所以我们国家的股票市场就由此变成了我爹的垄断圈钱市场,而股票二级市场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投机赌场。
  由于我们的股票市场是畸形的市场,大股东手中的股票不能流通,自然对市值的变化漠不关心,对流通股股东的利益自然是更不关心了,所以募集资金的回报率也相当低,市场上多的是募资时唱的高回报项目,募资后却不投入或回报率奇低的案例。
  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只要一发股票就会被一抢而空,其主要原由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已经积累了许多的社会财富,民间有上万亿的储蓄,而中国老百姓的投资渠道太狭窄,这就出现了一道人造景观。企业打破头争着要发新股搞上市,一个空壳居然也价值几千万元。股民就疯狂地抢购股票,证券市场搞得热火朝天,惊心动魄,就连牛气冲天的美国股市也自叹不如。只是苦了股民了,一买就亏,亏了还买,股票应该涨呀,因为国民经济正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搞不明白怎么中国股市总是跌跌不休。
  师兄通过分析认为,只要股票全流通了也就不存在目前处于分割状态的股票市场了。如果全流通了,我爹与我三舅都可以在股票市场向第三者卖出股票了,我爹卖出了股票其权益也就会相应减少。现在我爹不能卖出股票,我爹手中的股票和外乡人手中的股票虽然是一个公司的股票,但价值不同,股票不平等,同股不同权。我爹手中的股票从某种意义上说更有价值,所以我三舅要卖股票,本来一股值一元钱,现在要溢价了,一股10元钱,外乡人再从我三舅的证券公司手中买价位就更高了。
  这时,如果我爹的股票也上市流通的话,矛盾与问题马上就会暴露出来,首先是对外乡人股票的供给增加,我三舅拥有的股票就不会是稀缺资源,就不可以搞垄断高价了,外乡人可以向我爹求购,我爹短期获得暴利当然乐得同意,这样我三舅的风险加大,必然在溢价认购的时候小心谨慎,若我爹的股票可以流通,则我爹的特权就相应消失,我三舅就会为溢价多少的合理性产生疑问,必然再和我爹谈判。
  由于我爹的股票是不流通的,根本就没有市场行为,却标榜着股份制经济在欺世盗名,此问题就这样被长期掩盖了起来,而在掩盖的过程中我爹受利益的驱动,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当受到外乡人的疑问时,就用我三舅来抵挡,用国外股票市场的市盈率、溢价、市场行为、股份制等来搪塞,遇到管理层的疑问时就用股份制来回答,还哭诉着国有股股票不流通所受到的委屈,无法进行股权运作,所以没有资金可参与配股,弄得国有资产在流失。管理层也弄得十分糊涂。我们搞最先进、最科学的股份制,设立股份制公司却搞得股东都在赔钱,而且是在国家经济大发展、形势大好的时期,更令人费解了。管理层左右不是也未看明白,只能拿我三舅来开刀,用一级市场发行和不发行新股来平衡我爹与外乡人之间的矛盾。也许我爹并不是如此聪明有意玩弄伎俩,在管理层设定的这样的市场规则下,我爹理解的股份制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免费圈钱。
  经过师兄的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在国有股未彻底上市流通以前,我们的市场就不能叫真正意义的股票市场。股份公司从来就没有真正上市,没有实行股份制,没有实行市场经济,我们根本没有建立真正的股票市场。
  股票市场一直有经济的晴雨表之称,日本在七八十年代经济快速发展,日本股市同时也长期上涨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利益。近几年美国经济强劲,相应的美国股市也连创新高,投资者投资股票收益惊人,反过来又对经济有极大的好处。这些都是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表征。但在我们中国股市很难体会出来,股票市场大的走势实际上就只与政府管理层的政策有关与经济发展关系不大。我们的国民经济在过去20年里获得了世界罕见的高速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我们从股票市场的走势和市场投资者的实际感受却体会不出来。在我们这样的游戏规则里,我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