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就收了,就算是我的劳动所得,要是别的什么钱我就不能收。林小牧说那就算是代理费吧。师兄垒了两扎,说你这个案子代理费这么多就够了,其他的收回去吧。师兄又说,我一般都不愿意代理刑诉案子,代理费太少了,还是民事案子好,按“标的”的5%-10%算,一个几千万“标的”的案子一下就发财了,你这个案子收代理费最多两万。
  林小牧不住地点头,说是、是,我这个案子的确让师兄辛苦了,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不过,我还有一个礼物送给师兄。林小牧恳切地说,你不但为我保住了律师资格,更为我洗了脑,我要重新开始。这世界上还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还有比女人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兄弟情谊。
  我们起哄,说林小牧别说没用的了,什么礼物呀,拿出来我们看看,我们相当好奇。
  林小牧有些难为情地表示,这个礼物拿不出手。梁冰说拿不出手的礼物还好意思送人,真逗。
  林小牧说我曾经干了一件对不起师兄的事,这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上,我不该夺师兄所爱,给师兄造成了极大的痛苦。我知道师兄一直都在爱着钟情,这次师兄能为我辩护,也是看在钟情的面子上,所以我决定把钟情还给师兄,保证从此不再和钟情来往。
  我和梁冰都被林小牧的话惊呆了。我们没想到林小牧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们看到师兄的脸红了,然后由红变白,由自变绿,师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啪的一声吓了林小牧一跳。师兄指着林小牧鼻子骂:林小牧你他妈的混蛋。
  师兄愤怒地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把一杯酒泼在林小牧脸上,师兄说,我真届悔为你辩护,你应该去坐牢,你他妈的真不是东西。
  师兄骂过了,扬长而去。
  师兄在林小牧那里知道了刘曦曦的下落后,他开始闹腾着要出国,师兄号称出国完全是为了开阔视野,为了自己的研究。其实我知道师兄出国是想找刘曦曦。
  学校每年和国外大学都有交流项目,博士可以出去当访问学者,然后回来再写博士论文。师兄如果能争取到这个项目出国,他就可以在不耽误读博的情况下去找刘曦曦。只是博士出国的交流项目和硕士的不同,硕士看考试成绩,博士是要看科研成果的。我告诉师兄这事是有难度的,而且今年一点也没听到风声,是不是已经定了?师兄说要是定了就没办法了。他就去法学院问了一下,法学院的老师说还没定呢,这事是暑假后走,一般在暑假前定。
  师兄兴高采烈地回来告诉我,说这事没定,还有希望。我让师兄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件事要是没有导师的推荐连门都没有,你敢保证方正先生会帮你吗?师兄一听这话便不言语了。林小牧案宣判后,师兄根本就没有和方正先生好好沟通过,方正先生对这件事到底怎么看呢?在宣判后我们反正没有从方正先生脸上看到笑容,他和弟子谁也没打招呼就和邸颖走了。谁也不敢保证方正先生会帮助师兄,再说,最近师兄又在和邸颖闹分手,邸颖现在是方正先生身边的红人,说不定在方正先生面前说了不少师兄的坏话,师兄现在要出国,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晚上,师兄硬拉着我去了方正先生家,方正先生显得还是很热情地请我们到他的书房坐,表面上看这和以往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我总觉得没有过去的感觉好了。作为旁观者我看到师兄和方正先生都在努力地笑着,两人都有点小心翼翼地绕开林小牧案所产生的暗礁。最后师兄不得不直截了当地谈到了自己的来意,方正先生叹了口气说,这恐怕有困难。这个名额每年竞争得都很厉害,每个导师都想让自己弟子去。去年是我的博士你们的师哥刘师培去的,今年该轮到陈仲舟的弟子了,还有院长苏葆帧的弟子呢!
  师兄说,这个交流项目是择优选派又不是轮流排队,应该论成绩。方正先生问,你这个成绩指的是什么,是考试成绩?若论考试成绩谁也不比谁差多少,博士平常又没有什么太多的考试成绩,这成绩怎么论,没有参照物呀。师兄说,当然主要看研究能力了。方正先生说,若论研究能力那就说不清了,这不是个硬指标。
  师兄说就是因为没有硬指标才好,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在法学院还不是你说了算,连院长都听你的,只要你说话,院长肯定没问题。
  方正先生笑笑说,这些话只能我们私下讲,要找到能摆在桌面上说的才能服众,你最近有论文发表吗?师兄说恐怕没有。方正先生又笑笑,说什么叫恐怕没有,你自己有没有论文发表应该是很肯定的。师兄说恐怕没有是指今天之前,今天之后一两个月之后就不一定了。方正先生说,好,只要你有论文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这事我去给你争取。
  师兄说这也太紧了。方正先生说,你不是认为你有研究能力嘛,那咱就试试。现在离暑假还有三个多月,一个月写出来,赶在开会定这事的时候发表。师兄说我一个月写出来没问题,可是编辑部我不认识入,我不能保证能发表。方正先生说只要你一个月内能写出来,我就能把论文发表出来。论文能过我这一关,哪个编辑部都没问题。他们约稿还约不来呢。
  师兄天真地笑笑说,是不是稍微差一点也没问题吧?方正先生笑着说,听你说这话味道不对呀,好像你的论文只能通过导师开后门才能发表似的。导师这样说我们都笑了,从表面上看大家的谈话很融洽。
  师兄从方正先生家回来后很振奋,师兄认为自己在一个月内写一篇论文没问题,在股票市场上泡了那么久,可谓是有理论也有实践,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中国证券市场的论文了。我没有去打击师兄的热情,从方正先生的态度来看,老板已经把师兄否定了,这是踢皮球。任何一件事只要进入踢皮球状态,事情肯定是办不成的,师兄基本上没有听出方正先生的弦外之音,方正先生说论文只要过了他那一关,发表就没问题,关键是论文能过方正先生那一关吗?方正先生让师兄一个月写一篇论文然后两个月内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师兄这是盲目的自信,简直是被林小牧案的胜利冲昏了头。
  师兄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天天泡图书馆,成了一个真正搞科研的博士。隔壁陈仲舟的弟子对师兄大惑不解,和师兄开玩笑,说怎么你不泡妞了,改泡图书馆了,现在准备博士论文太早了吧!师兄说这不是为了博士论文,我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一篇学术论文,并且达到在核心期刊发表之水平,我要争取那个出国交流名额,不玩命恐怕不行了。陈仲舟的弟子说,那你是我大师哥的竞争对手,他也想要这个名额。师兄说那就公平竞争吧。
  师兄回到宿舍我把门关起来说,你怎么能把争取出国的事告诉陈仲舟的弟子呢,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师兄说要公平竞争就要明明白白。我对师兄的坦率哭笑不得,对一般人来说,这算是一个重大秘密了,可是师兄居然张口就说出去了,真垒他没办法。
  为了在一个月内完成论文,师兄整天都是早出晚归的。邸颖开始还来找师兄,几次扑空之后就不见来了,我问师兄邸颖怎么不来骚扰你了?师兄说已经把她稳住了。我问师兄采取的什么办法?师兄说用一条短信。我问什么短信这么有用?师兄给我看。师兄的短信是:亲爱的,当你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