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杰公司欺诈发行股票的了解,否则我的当事人就不会在法律意见书上签字,因为他是个律师,他知道签了字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在学生和老师的日常交往中,老师会经常问及,你“明白了”吗?学生回答“明白了”。无论是问还是答往往不是具体所指。我认为证人在这里记忆出现了偏差,除非有录音,否则根据一对一的证据在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不能被采用的原则,方正先生的证据不能被采纳。我认为,无论是林小牧还是方正先生在本案中都是受蒙蔽的,都是受骗者。
  接下来,审判长让被告做最后的“个人陈述”。林小牧心情沉痛地说,我只希望法庭在听过我律师的辩护之后,为我做出公正的判决。我要说的是我对不起我的导师方正先生,由于我受到了雄杰公司的蒙蔽,使我在方正先生面前谈到雄杰公司的时候语言失当,这种过失影响了方正先生的判断,使方正先生对雄杰公司的判断失当,给雄杰公司投了赞成票。这不但给国家造成了损失,而且也使方正先生的名誉受到了影响,使人们对方正先生的信任度下降。在这里我向方正先生道歉。林小牧说着深深地向方正先生鞠了一躬。
  最后,审判长宣布判决结果。被告人林小牧犯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期一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审判长宣布判决结果后,姚从新笑了。林小牧有些虚脱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钟情激动地冲上去拥抱了姚从新,钟情泪流满面地说,师兄谢谢你,你是最棒的。林小牧望着钟情和师兄的拥抱表情复杂。就在林小牧要被带走时,一个戏剧性的画面出现了,邸颖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邸颖走向林小牧,和林小牧拥抱在一起。有人小声议论:看看,无论是被告还是辩护律师,他们的女朋友都很漂亮。只有我在一边偷偷的乐,邸颖完全是来捣蛋的,她看到钟情拥抱了自己的男朋友,她就拥抱钟情的男朋友,一点亏都不能吃。钟情的拥抱是为了感谢,邸颖的拥抱是为了赌气。
  后来,我们看到方正先生和邸颖上了同一辆车,走了。方正先生没有和我们任何人打过招呼,邸颖拥抱了林小牧后,林小牧就被带下去了,钟情都没来得及和林小牧说话。
  林小牧出来后,我们好好地聚了一次。这次聚会是林小牧通知的,说不能带家属,不能有外人,只有我们兄弟四个。梁冰提前到了,梁冰说这次可要好好宰林小牧一次。林小牧来到我们宿舍后,我们都欢呼,喊:热烈庆祝林小牧同志出狱!林小牧像个英雄似的,和我们握手,说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梁冰说真羡慕你呀,有了一次特殊经历,将来可以牛逼地说,我连牢都坐了,还怕什么?喝酒说大话的时候相当有话题。林小牧笑笑说,要不梁冰你也去试试,你肯定比我们有条件,只要你搞一下腐败,受点贿,马上就可以体验。梁冰说我就不体验了,准备好好的为人民服务吧。
  这时,师兄回来了,师兄一回来林小牧马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老实的样子让人心疼。师兄说,林小牧我又不是公诉人,我是你的辩护律师,你怎么一见我就这么老实了,刚才我在门外还听到你神气活现的呀。林小牧不好意思了,说师兄,惭愧、惭愧。在喝酒的时候,林小牧连敬了师兄三杯,然后大骂黄总不是东西。师兄叹了口气,说如果中国证券市场不彻底改革,还会有黄总之流千方百计地欺诈上市,还会有不少林小牧受害。林小牧说黄总不但害了我,害了我们老板,黄总还害了刘曦曦。
  林小牧一提起刘曦曦,我发现师兄的表情不对了,我知道刘曦曦是师兄心中的痛,师兄现在最关心的是刘曦曦的下落。我有心让师兄多了解一下刘曦曦的情况,就说刘曦曦受什么害呀,她不是和黄总一起出国了嘛。林小牧说刘曦曦是出国了,但是没有和黄总一起走。雄杰公司上市后募集的资金被黄总卷走了大半,黄总跑到了一个太平洋的岛国,他曾经加入了那个岛国的国籍。师兄说既然知道黄总在哪里,为什么不把他抓回?林小牧说抓个屁,那个国家根本和我们还没有外交关系,和台湾有外交关系,你怎么抓?我说,操,派一个连的特种部队就搞定了。梁冰说,你不懂政治,这是不可能的。师兄说这下不就麻烦了,这被卷走的款就很难追回了。
  我说抓黄总的事就先放放吧,还是先找刘曦曦吧。林小牧问我什么意思,怎么对刘曦曦感兴趣了。我告诉林小牧我对刘曦曦感兴趣不是为了自己。林小牧问我为了谁?我望望师兄,见师兄向我摇头,我就对林小牧说,你就别管这么多了,先说说刘曦曦的下落吧。林小牧说在雄杰公司上市后,黄总给了刘曦曦一笔钱说是奖金,在雄杰公司欺诈发行股票暴露后,黄总跑了,刘曦曦也不得不出国了,她去了美国,听说在华盛顿大学读书。很显然黄总给刘曦曦的这笔钱是不合法的,这不是害刘曦曦嘛,她只能走。
  师兄说划曦曦并不在被起诉之列呀?林小牧说在雄杰公司欺诈发行股票案中,刘曦曦毕竟只是个小人物,由于黄总跑了,她也不在国内,无法找她犯罪的证据,只有另案处理。那钱刘曦曦肯定拿了,账上都有的。
  唉——我为师兄叹了口气。怪不得刘曦曦要消失呢,她拿了那笔钱自己也怕了。她那么坚决地离开师兄其实是怕连累师兄呀。刘曦曦这样做让师兄就更不放心了,因为刘曦曦还怀着师兄的孩子,这也是师兄后来和邸颖分手,想方设法要出国的原因。师兄曾经私下对我说,自从钟情离开他之后,他对爱情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可是刘曦曦怀着我的孩子,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孩子永远也不会背叛我。
  可见,初恋的失败让男孩变成男人。
  男孩一开始把爱情看得太神圣了,这种神圣的爱情一旦受到伤害,.它将使一个男孩成熟起来,同时使这个男人变得悲观和世俗。初恋的情人将永远埋藏在心底。
  再也不会有恋人了,只会有情人,有女人;再也不会有爱情了,只会有性爱,有配偶。
  对于师兄来说,钟情是他初恋的象征,这种象征已经和一个具体的人没有关系了。在师兄的眼里现实中的钟情已经是师弟林小牧的女朋友,心中的钟情永远属于自己。可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是钟情在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着,还会在自己面前出现。心中的钟情和现实的钟情会经常碰面,每一次不期而遇都会给师兄带来痛苦。心中的钟情和现实的钟情还会重合,这种叠加会使师兄一时分不清哪个才是自己要珍爰的人,这样无论是心中的钟情还是现实中的钟情都是师兄十分在乎的,都是他要好好守候的对象,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可是,师弟在那次四人聚会中却彻底亵渎了,师兄的初恋,这使师兄和师弟彻底的决裂。关于这次聚会事后二师弟梁冰曾这样评价,林小牧和师兄是两种人,他们只会越来越远。
  那天,在酒足饭饱之后,林小牧突然从包里拿出了五万块钱,林小牧说师兄把这个收下,这是师弟的一点意思。师兄望望钱笑了,说这是什么钱?林小牧说这不是钱,这是一点意思。梁冰把钱拿到手里看了又看,说,这不是钱,这难道是假钞?林小牧笑笑,假钞肯定不是,要是假钞就是师兄再能辩护也救不了我了,那是要真坐牢的。我们都笑了。师兄说这钱要是我的代理费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