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师兄开门就和钟情走了。
  在酒楼两个人刚点好菜,邸颖就突然出现了,这让师兄十分尴尬。邸颖冷笑着问师兄,只顾着和老情人吃饭了,知不知道老婆还没吃饭。邸颖用“老婆”这个称呼指代她和师兄的关系,这在钟情面前显然是很恶毒的。言外之意是让钟情知道她和师兄的关系比老情人还要进一步,更亲密。钟情当然不吃邸颖的那一套,还嘲笑邸颖,问邸颖什么时候和师兄领的结婚证。邸颖说没有领结婚证,是事实婚姻。钟情说事实婚姻现在法律不承认。邸颖说法律不承认没关系,只要我和姚从新承认就行了,如果姚从新也不承认,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承认就行了。师兄一听这话不对,让邸颖不要乱说话,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这样说自己。邸颖说这是事实,我怀孕了,你承认不承认,你要是不承认我就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去做亲子鉴定。师兄有些急了,说不可能呀,你前天在我们宿舍住了一夜,今天就怀孕了,这也忒快了吧,这没有科学道理。邸颖说你只记得前天,你怎么不记得在野外那一次,在那桃花盛开的对方,在车上,你只记得趴着乐了,怎么没想想后果。
  师兄听邸颖这样说,脸一下就白了,起身就和邸颖向外走,把钟情一个人晾在那里。钟情在师兄身后喊,姚从新你怎么能这样,你答应了给林小牧辩护,就不能变卦。师兄回过头说,这和你没关系。
  在回学校的路上邸颖劝师兄不要给林小牧辩护,师兄暴跳如雷。说你们两个女生怎么拿这事较劲。我给我师弟辩护关你们什么事呀。邸颖说当然关我事,是钟情让你给林小牧辩护的,你看钟情的面子给林小牧辩护,就证明你没忘记老情人。我们同学都知道这事了,我在同学们面前很没有面子。师兄说你只顾自己的面子,你替我师弟林小牧想过没,他可能被判刑的。邸颖说其实不让你给林小牧辩护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方正先生也不希望你给林小牧辩护。
  不可能,师兄告诉邸颖他下午还在方正先生家,方正先生并没有反对他给林小牧辩护。邸颖说那是方正先生不好把话说白了,方正先生恨不能林小牧去坐牢,因为林小牧害了他。师兄认为邸颖的说法言过其实了,师弟怎么害老板呢。邸颖说林小牧在方正先生面前不知道说过黄总多少好话,这增加了方正先生对雄杰公司的信心,事实上雄杰公司在审核中差点就没过关,是方正先生做了另一个发审委委员的工作,就是这一票让雄杰公司过关的。在证券会调查雄杰公司的时候,所有投赞成票的发审委委员都被质询了,那个经方正先生做工作投票的委员,将他投票的原因告诉了证券会,方正先生为此遭到了谴责。
  师兄一直认为林小牧是替死鬼,那么大一个案子,让一个小律师负责,这也太可笑了,这是不公平的。黄总涉嫌欺诈发行股票是他以冠冕堂皇的理由,骗取了政府的信任,在政府支持下的欺诈行为,黄总卷款潜逃,现在抓不到真正的主犯,让一些中介人负责,这太不严肃了,这有悖法律精神。师兄没想到师弟林小牧在雄杰公司欺诈发行股票的过程中起到了这么重要的作用。
  邸颖说方正先生也差点被起诉。邸颖告诉师兄,有人怀疑方正先生有受贿嫌疑,调查了很长时间,连方正先生给雄杰公司搞讲座的事都进行调查了,好在你们当初把一切法律手续都完善了,否则那讲课费就说不清楚了,凭讲课费这20多万方正先生就将被起诉。到现在方正先生都不敢把车开回家,让我先开着。方正先生认为就怪林小牧,林小牧曾拍胸脯保证雄杰公司,认为这样的公司不能上市就没有公司能上市了,这是为国家的重点项目融资,也不是黄总自己的事,黄总这么辛苦地让雄杰公司包装上市,说到底还是为了国有企业的发展,并且说他了解一切情况,他既然敢签法律文书,就敢负责,如果有问题他甘愿接受法律制裁。
  方正先生听信了林小牧的意见,最后决定投雄杰公司的赞成票。方正先生不但投了赞成票还说服了其他发审委委员投了,最后使黄总欺诈发行股票成功。方正先生认为林小牧肯定被黄总收买了,应该负法律责任,罪有应得,方正先生当然不希望你给他辩护!你给林小牧做无罪辩护,法庭肯定不会采纳,你辩护的结果不但不能救林小牧,说不定还影响你作为律师的名声。
  师兄听邸颖这么说真可谓吓出了一身冷汗。师兄也不得不对邸颖另眼相看了,因为邸颖知道的比自己还要多,师兄整天号称要保卫导师,自己是方正先生的贴身卫士,没想到真正的贴身卫士是邸颖。师兄坏坏地问了邸颖一句,你和方正先生真没有什么事?邸颖打了一下师兄,说师兄是王八蛋,方正先生可没少在我面前说你好话,在我们俩的事情上,方正先生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师兄酸溜溜地对邸颖说,人家都说女孩子的嘴边留不住话,没想到你知道了这么多都没有告诉我,还真能保密。邸颖说不保密行吗,要是我告诉你们了,你们肯定会去问方正先生,说不定还会通知林小牧,林小牧要是畏罪潜逃了,那我就惨了。方正先生答应让我免试读他的研究生,如果我嘴不紧,他怪罪下来,我的研究生就读不成了,考研多累呀。师兄问邸颖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邸颖神秘地告诉师兄,只要师兄不给林小牧辩护也就没什么了,如果师兄给林小牧辩护,那会把自己置于尴尬的地位。师兄不明白怎么给林小牧辩护了就会把自己置于尴尬的地位了?师兄就套邸颖的话,师兄酸酸地喊了一声:“老婆——你还有什么不能告诉老公的,你难道希望老公尴尬吗?”
  师兄的这一手还真管用,邸颖“嗷”地一声就扑进了师兄的怀里。邸颖十分感动,说师兄还是第一次这么温柔,比和她做爱的时候还温柔。邸颖忍不住告诉了师兄一个大秘密。邸颖告诉师兄方正先生要出庭作证,指证林小牧和雄杰公司同流合污,涉嫌欺诈上市。
  啊!师兄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手脚冰凉。师兄万万也没想到方正先生会出庭作证,指证自己的弟子犯罪,这也太戏剧化了。师兄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邸颖告诉师兄,关键是方正先生就认为林小牧是黄总的帮凶,而且自己的确受到了林小牧的影响,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方正先生出庭作证,说自己受了林小牧的骗,这是完全可能的。师兄结合方正先生那旬“我们在法庭见”的话,就不得不信了。如果是这样,林小牧不坐牢才怪了。师兄丢下邸颖就往宿舍赶,头也不回,任凭邸颖在后面叫唤。
  师兄急着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然后商量对策。
  我们认为就林小牧目前的状况要想证明他无罪恐怕够呛,无罪辩护将不被法庭采纳,那么林小牧就会被判刑。只有退而求其次,不进行无罪辩护的努力,如果林小牧有罪,那么是“故意”犯罪还是“过失”犯罪,这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是故意犯罪,那么林小牧将被判至少三年的有期徒刑,将不会被缓期执行,如此林小牧的律师资格也将被取消,这辈子就不能再干律师了,这对林小牧来说比判刑更可怕;如果是过失犯罪,也有可能判刑,但是可能会缓期执行,那么林小牧的律师资格还可能保住。
  林小牧是不是故意犯罪,方正先生的证词将起到关键作用。要让法庭不采纳方正先生的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