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发行股票的报告。在正式申报材料上报证监会后,为了上通下达,雄杰公司总裁黄少杰带领公关部经理刘曦曦及一班人马为公司上市可谓是费尽心血。在此期间,承销商根据证监会的审核意见对上报材料进行了多次修改,所需资料和手续与雄杰公司迅速沟通。最后黄少杰以及雄杰公司的所有董事分别在存在重大虚假内容的招股说明书上签字。经证监会核准后,雄杰公司股票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数亿。无论是黄总还是刘曦曦还是所有相关人员,都将因公司上市而大发其财。就在等待择吉日挂牌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到雄杰公司,说证监会指示雄杰公司股票暂停挂牌。雄杰公司在即将挂牌时,又从股市上消失了,除公司尚未撤销,资产、业务已全部剥离,等待他的只有最终清剿债务。
  其实,雄杰公司的上市和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经历的一样,经过一系列的所谓运作、包装,“业绩”有了,手续齐备了,IPO成功了,只是雄杰公司的一切手续都是虚假的。该案经检察院批准,公安机关执行刑事侦查完毕后,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了公诉。从检察院提交的起诉书得知,除第一被告雄杰公司外,还有7位自然人同案被诉。中介机构一个是某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一个是师弟林小牧律师。林小牧因涉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在被起诉的人员名单中,让师兄牵挂的刘曦曦不在起诉之列,这让师兄长长松了口气,关键人物雄杰公司总裁黄少杰外逃出国,公安机关已发出了国际通缉令。
  作为一般投资者,最在意的是上市公司资产的盈利能力。雄杰公司在成立股份公司的过程中,恰恰出现了业绩造假这一问题。
  黄总为了谋求公司上市可谓是费尽心血,中途也是一波三折。黄总最早的公司属于中外合资企业性质,那时的中外合资企业吃香,黄总加入了一个太平洋小国的国籍,也就是买了个护照,然后回国成立了一个中外合资公司,主营进口贸易,也就是倒腾彩电。由于国家对中外合资企业有税收等优惠政策,黄总的公司在短短的几年里就发了大财。随着国内彩电业的不断发展,国产品牌逐渐代替了洋品牌,黄总的彩电进出口贸易越来越不好做了。就在这时,国企改革拉开序幕,一个重要的手段,一个流行的说法叫国企改制“包装上市”,后被讽刺为“化妆上市”、“伪装上市”。那时的中国资本市场,发行股票还是审批制,谁有指标,谁就有了入门证,各个部委都有上市指标,指标都分配给了国有企业,目的是支持国有企业的发展。
  黄总看到国有企业又吃香了,无论民营企业还是中外合资企业,你无论怎么倒腾也不如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只要上市发行股票了也就发财了,根本不需要搞什么经营。由于黄总的公司不具备参与国企改制上市资格,不能直接上市,也不能直接与国有企业合资成立股份公司包装上市。黄总为了谋求上市,以盘活国有企业为名,在自己家乡兼并了一家国有企业,也就是说在企业的国有性质不变情况下,黄总愿意注入资金,为国企脱困贡献自己的力量,也为家乡的发展作贡献。黄总的这些做法当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欢迎和大力支持,在接手那家叫红光厂的时候,当地媒体把黄总当成支持国企改革的先进人物来报道。其实黄总也就是想借一个国有企业的壳为将来包装上市做准备,黄总接手红光厂后什么也没干,只把红光厂改了个名字,叫红光有限责任公司。
  这时,黄总从电视上看到本省从中央要来一个大项目,该项目落户到了本省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该项目还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许多领导人都到企业视察。但是,在当时国有资本战略调整的大趋势下,项目从中央财政获得资金已不可能。为支持该项目,省里把上市指标配给该企业。但是,按当时发股规定,需要提供企业过去三年的盈利业绩,而该企业只有“项目”和上市“指标”,却拿不出盈利业绩,为此,企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决定寻找能够提供三年业绩的外部资产。
  这时,黄总出现了,双方完全是一拍即合。两家所谓的国有企业合资成立了雄杰有限责任公司,在这个雄杰公司中黄总占了49%的股份,并任副董事长兼总裁。
  这样,黄总算是找到了一棵大树,有了大树好乘凉呀。双方组团互相考察后,正式签署了合作协议,以募集成立方式,成立雄杰公司发行股票。如果政策不变,如果黄总的入围资产属实,业绩真实,今天的雄杰公司也许是很受追捧的股票。就在一切手续办得差不多时,证监会通知不再受理“募集成立”的预选材料,改为只接受发起成立公司发行股票预选材料,并提出国企改制后,必须运行一年才能包装上市。这样,在黄总的主持下的雄杰公司上市眼看就要流产了,如果上不了市黄总就要血本无归,因为黄总的确已经花了不少钱了。为了满足“国企改制后必须运行一年”才能包装上市的要求,黄总便倒推公司的注册时间,重新办理了公司营业执照。
  即使发行股票的方式改为国企改制以发起成立运行一年后上市,哪怕成立时间上有点出入,只要出资真实,业绩真实,仅仅是成立时间上有点出入,也许能够掩人耳目,蒙混过去。但是,由于黄总的人围资产本身业绩不实,入围后又抽逃资产,最终造成欺诈上市。
  当时黄总兼并的红光公司只是一个空壳,可是红光公司还是提供了所需要的审计、评估、法律各方面的材料,这些材料大部分是不真实的。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红光公司,或者说大力支持占了49%股份的黄总包装雄杰公司上市,为红光公司土地使用权更名、资产划转等大开绿灯,当地税务部门还为红光公司补办了几千万元的完税凭证,而所有的法律手续都是倒签的。
  雄杰公司为了上市前后召开了五次中介机构协调会,公诉人称这是五次共谋造假的协调会,因为当时讨论的许多内容后来形成了造假事实。师弟林小牧曾参加了后来三次的协调会,因为黄总在中途撤换了不太配合的某律师事务所,从而使师弟林小牧和他的律师事务所加入。
  红光公司的财务资料有一套假的和一套真的,真实的财务资料与假的混合在一起,只有公司财务才能将真账和假账分开。黄总将红光公司所谓90%的股权入围雄杰公司,并为这些资产推算出前三年相应的利润。按公诉人宣读的公安机关刑侦阶段获取的证据,财务造假主要包括:第一年红光公司向全国四十六家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近四千份,虚增销售收入三十亿元,虚增主营业务利润三亿多元。第二年红光公司向自己的销售公司虚开发票两干多份,虚增销售收入二十亿元,虚增主营业务利润三亿元,这叫自产部分的收入。第三年虚开发票三千多份,虚增销售收入二十五亿元,虚增主营业务利润三亿元。为使账目平衡,在虚增销售收入后,黄总又虚构了十家公司,并使用假发票以购进原材料为名,为红光虚开发票两千份,金额二十亿多元。为掩盖销售公司虚开发票、虚增销售收入的事实,红光公司采取涂改承兑汇票进行二次复印,伪造银行进账单、对账单等手段虚构了销售结算资金,共计涂改复印三百份承兑汇票,金额为二十亿元,用于制作假账。由此,红光公司共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