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辩护,当他研究了自己的案子后,林小牧绝望了。检察机关指控他造假,在雄杰公司上报正式材料申请发行期间,为雄杰公司出具了虚假的《关于雄杰公司股票发行、上市的法律意见书》,一起被起诉的还有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罪名是出具虚假的《审计报告》和《盈利预测报告》。林小牧虽然觉得冤枉,可是为自己辩护总觉得百口难辩,字穷理屈。在这个时候,林小牧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同学,想到的是师兄姚从新。师兄不但有理论水平,而且和自己一样都有几年的律师执业经历了,如果请师兄出山帮自己辩护,可能还有希望。
  晚上,钟情自己来了。自从师弟毕业后,钟情就从我们眼前消失得一干二净,我们只能从邸颖的嘴里知道她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这位往日的漂亮女生,穿了一身黑,看着比较憔悴,就像一个忧伤的小寡妇。钟情显得无助地站在我们宿舍的门前不肯进屋,楚楚动人的样子让人心疼。老实说钟情的这种样子是比较能打动人的,让人心生怜悯一这是怨恨的克星。师兄心中那蓄积了太多的怨恨之堤坝一下就崩溃了。师兄望着钟情脸色苍白,不知所措。我说:“钟情来了,请进!”钟情说:“不了,我找师兄只说两句话。”
  我轻轻推了师兄一下,说:“去吧。”
  师兄和钟情走在校园里,开始两个人谁都不说话,远远望去就像两个怄气的情侣。只是钟情的一身黑裙在春寒的夜晚显得单薄,走在风里瑟瑟发抖。其实师兄和钟情刚走出宿舍门,就被邸颖看到了,邸颖望着师兄和钟情的背影,冷笑着悄悄地跟了上去。钟情的黑裙在风中飘扬如孤独的旗帜,这使钟情冷得缩成了一团。9币兄实在无法忍受钟情在风中飘扬的样子,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钟情披上。钟情抬起头泪眼婆娑,说:“你能做林小牧的辩护律师吗?”
  “不能。”师兄回答得很干脆。
  “为什么?他可是你的师弟呀。”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那还是因为我?”
  师兄不语。钟情突然停住脚步,问师兄:“你还爱我吗?”
  师兄愣了一下,站在那里不知是紧张还是冷,牙齿有些打架。钟情说:“如果你还爱我,我们就重新和好。”
  “什么?”师兄有些迷惑,师兄说,“那林小牧怎么办?”
  钟情回答:“只要你替他辩护,把他救出来,我就重新和你好。”
  师兄突然愤怒了,咬着牙说:“你,你无耻,这是赤裸裸的交换。”
  钟情冷笑了一下,说:“我是无耻,我现在什么都可以不顾,只要能把林小牧救出来。”钟情抬头望着师兄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这使师兄不敢看钟情的眼睛。钟情说:“林小牧家庭条件不好,如果他被判了刑,取消了律师资格,那林小牧就完了。”
  师兄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为了林小牧什么都肯牺牲,这说明你是真心爱他的,我一直认为你是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所以我恨林小牧。既然你是真心爱他的,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师兄——”钟情情深谊长地喊了一声,“你是个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我明天去看守所看看师弟,了解一下案情。”
  “师兄,你同意给林小牧辩护了?”
  师兄点点头。钟情激动地一下扑进了师兄的怀里,破涕为笑:“哇,师兄你太棒了。”师兄被钟情突然的热情弄昏了头,抱着钟情还在人家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算是报酬。师兄的这种行为被不远处一直在跟踪的邸颖看得一清二楚,邸颖走到了师兄和钟情面前,笑着说你成功了。钟情在邸颖面前伸出食指和中指,比划了一个v字,说:“邸颖,搞定,你输了。”
  邸颖笑笑,说祝贺你,然后一甩长发离去。师兄望着离去的邸颖问钟情怎么回事?钟情说我和邸颖打了一个赌,我说你心肠好,重情,只要我亲自出马你肯定愿意给林小牧辩护;邸颖说你不可能给林小牧辩护,我们就……钟情的话没说完,师兄气急败坏地将披在钟情身上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师兄一句话也没说,扬长而去。钟情远远地喊:“你答应了的,你答应给林小牧辩护,不能说话不算话。”
  师兄回过头来说:“我答应给我师弟辩护,这和你没关系。”钟情站在风中,自言自语地说,师兄真奇怪,给你师弟辩护不就是给我的林小牧辩护嘛,这有什么区别,真是傻博士。
  师兄回到宿舍大发感慨,说这“80后”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怎么就和我们不一样了呢。他们干什么都可以做秀,什么事都可以恶搞,我真受不了他们,是我们太老土了,还是他们太新潮,你根本跟不上他们的思路,9币弟娶了钟情够他受的,师弟让人同情。我偷偷笑了一下,看来师兄这回真从钟情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可是,师兄忘了,邸颖也是“80后”,邸颖也不是好对付的。
  中午,我们正睡午觉被一个雷打醒了,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春雷呀。我和师兄起身望着窗外,雨说来就来了。师兄说坐在床上望着大雨有一种安全感,所以师兄说他喜欢下大雨,越大越好。小时候一下雨就激动,希望下得大一点,最好沟满壕平的,这样鱼就跑出来了,窜进高梁地里,窜进院子里,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师兄说,他还喜欢看雨,特别喜欢看没带雨伞的人在雨中狂奔,简直是太有意思了。我说你就会幸灾乐祸,要是让你在大雨中在电闪雷鸣中奔跑,看你还觉得有没有意思。师兄说这怎么可能。我说这有什么不可能,谁都有忘了带雨伞的时候。
  .
  我们正望着窗外的雨聊天,这时隐隐约约地听到楼下有一个女生在喊叫。姚从新,你下来,姚从新你下来!
  师兄肯定以为这是一种错觉,揉了揉耳朵,怀疑自己被女生折腾出病了。我说,楼下好像有女生喊你。师兄说,这是错觉。我跑到窗口往下看,然后向师兄挥手,说你快来看,你看谁在楼下。师兄来到窗边,往下一看目瞪口呆。在电闪雷鸣和瓢泼大雨中,邸颖站在博士楼和硕士楼之间,没有打伞,全身已经淋透,裙子紧紧包裹在身上,现出美丽的轮廓。邸颖仰望我们的窗口,当看到师兄后,在雨中高声大喊。
  “姚从新,我爱你!姚从新,我爱你!”
  邸颖的声音虽然被雨声和雷鸣声淹没,有些隐隐约约的,但是很多楼上的同学还是听到了。博士楼和硕士楼的窗户在雷雨中毫不犹豫地打开了,窗口上露出一个个的脑袋。大家都向下看。有人喊道,哇,这谁呀!真酷。
  “姚从新,我爱你!姚从新,我爱你!”
  又有人喊,这是谁的女朋友呀,好可怜耶。
  博士楼的窗口上露出了更多的脑袋,有同学跟着邸颖一起喊了起来。
  “姚从新,我爱你,姚从新,我爱你。”
  更多同学加入到喊声中,喊声已经盖过了雷声,在雷声的伴奏下汇成了一股洪流。那喊声已经不是“姚从新,我爱你”了,而是“姚从新,下去。姚从新,下去。”
  我望望师兄道,你还愣着干啥,还不下去。
  我操!
  师兄骂了一句粗话,转身离开窗口,拿了把雨伞要下楼。我一把把雨伞从师兄手中夺下,说你拿着雨伞下去也太煞风景了。师兄丢下雨伞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