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负责,你不能为了逗师兄高兴.就乱说话,林小牧毕竟是你的师兄,你还咒他出事。他能出什么事呀,他当律师都发财了,买了新车牛逼烘烘的,喜欢在周末来学校接钟情,把车就停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师兄听我这样说,骂了一句小人得志,买一辆车有什么了不起,我要买车早买了。
  梁冰说,林小牧真出事了,被抓了。
  啊!我拉了一下梁冰说,你瞎说什么,林小牧又不贪污行贿受贿,怎么会被抓?林小牧可是律师,一个律师被抓不知道犯了多大的事。师兄恨恨地说,林小牧那种人一看就是倒霉相,他干什么坏事了,是不是酒后开车轧死人了?那他完了,要判刑的,还终身吊销驾驶执照,律师也当不成了。
  梁冰说,比开车轧死人还要严重。
  师兄冷笑一下,说那就是强奸罪,看他个流氓相,肯定对女当事人耍流氓,人家不从然后施暴。那完了,情节严重者要判十年以上徒刑。我瞪了一眼师兄,说你别这么恶毒好不好,林小牧再坏也不会干这种事,他需要去强奸吗,身边不是还有钟情陪着嘛。我承认我这样说是有意戳师兄的心窝子,可是谁让他嘴上没边,逞口舌之快的,师弟虽然是师兄的情敌,那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他一张嘴就把师弟往牢房里送太不厚道了。梁冰说,林小牧这次可能在劫难逃了,已经被逮捕了,现在关在看守所里,都是雄杰公司害的,罪名是“扰乱市场秩序罪”,涉嫌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
  我问这事和雄杰公司有什么关系?
  梁冰说这事都是黄总害的,雄杰公司涉嫌欺诈发行股票,林小牧为雄杰公司出具《法律意见书》。
  师兄说怪不得呢,早就听说雄杰公司发行了股票,融资了好几亿,一直没见挂牌上市,原来出了问题。师兄说着,仰着头翻着白眼,一字不差的开始背法条;“扰乱市场秩序罪,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按《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梁冰望望我,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悄声对我说,看来我这趟白来了,我是想来请师兄出山的,让师兄做林小牧的辩护律师,可是师兄他却幸灾乐祸。我回头看看师兄,见他还在摇头晃脑地背:“前款规定的人员,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取他人财物,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梁冰说师兄脑子里简直就是法律全书,法条张口就来。我说你瞧师兄像什么样子,简直就像个算命先生。梁冰说林小牧的命被师兄这样一算真是凶多吉少了。师兄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第一款规定的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出具的证明文件有重大失实,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梁冰拉了一下师兄,说你有完没完?师兄说.完了,完了,如果罪名成立,林小牧这次最少三年,律师资格还会被取消。梁冰说,师兄我是来找你救林小牧的,想请你给林小牧辩护。师兄冷笑了一下,说,笑话,我会给林小牧辩护?想都别想,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让我给林小牧辩护,不可能。当初我就觉得黄总不是什么好东西,林小牧还说我杞人忧天,我就怕黄总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拉我们老板下水,没想到老板没拉下水,林小牧被拉下水了,成了替死鬼。梁冰说,老板虽然没有什么直接责任,但是老板在雄杰公司上市的审核中是投了赞成票的,这次新的发审委没有老板,可能还和雄杰公司涉嫌欺诈发行股票有关。
  师兄问,那黄总呢,是不是也被抓起来了?
  梁冰说,黄总和他的那个叫刘曦曦的小蜜早跑了,出国了。
  啊!我不由望望师兄,原来刘曦曦出国了。师兄脸色十分难看,我向梁冰使了个眼色让他别提刘曦曦。梁冰却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说,我知道找师兄你辩护有问题,你虽然理论学得比较好,可是没有实践经验,辩护肯定不行。
  师兄冷笑了一下瞪了梁冰一眼,说你别用激将法,我不吃那一套。师兄说着摔门而去。梁冰问我师兄怎么变了,软硬不吃了?我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这刘曦曦也是师兄心中的痛。梁冰听我把师兄的事一说,直摇头,说这事太乱了。我说请师兄给林小牧辩护这事够呛,为什么非要师兄辩护呀,律师有的是。梁冰说,你不知道,这是林小牧要求的,林小牧在看守所传话让钟情找师兄,钟情不好意思,才打电话让我来做师兄的工作的。我摇摇头,说林小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律师最赚钱的业务是什么?不是诉讼代理,是为上市公司包装上市,负责对上市公司进行法律核定。这业务不但赚钱而且轻松,这有点像审核按揭贷款购房合同的律师,审核一份合同就等于审核干份,可是律师的代理费却是按份算的,一份也不能少。购房合同是房地产开放商出的。律师是开发商请的,而律师代理费却要每一个业主出,律师的审核在这里只剩下签字和盖章了。无论是对上市公司进行法律核定,还是为干百万个业主进行购房合同审核,这都是好业务,对律师事务所来说这种业务那是要千方百计拉到手的,只要拉到手了,就是一本万利。
  雄杰公司上市当然也需要律师事务所的审核,这个好业务被师弟林小牧碰上了,林小牧和黄总一谈,黄总毫不犹豫地就将业务给了林小牧。林小牧本科时就考取了律师资格,考研期间就一直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在读研时就拿到了律师执业证书,并且成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兼职执业律师,研究生毕业后,林小牧和师兄姚从新一样都是有了三年执业经历的律师了。只不过师兄姚从新读了博士,师弟林小牧就厉害了,带着雄杰公司的业务成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林小牧的律师事务所和雄杰公司签订了协议,负责对雄杰公司进行法律核定。对上市公司进行法律核定是根据企业提供的数据进行的,如果企业的数据本身掺假,无论是律师还是会计师都是无法审核出来的,因为面对企业提供的数据和大量文件,律师和会计师没有其他参照系,你抱着企业提供的文件看一个月也不可能审核出什么问题的。律师的所谓审核其实就是让法律文本显得更规范,盖上律师事务所的红印,看起来更真实而已。
  林小牧根据雄杰公司提供的财务报表及账目,迅速写了《法律意见书》。林小牧知道只要办妥雄杰公司的业务,马上就有一大笔代理费进账,关键是从此林小牧这个新的合伙人就在这个律师事务所立住了,这对林小牧来说比金钱更重要。林小牧在《法律意见书》上迅速签了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律师事务所的印章。后来,雄杰公司如愿成功上市,募集到几亿资金。林小牧万万没有想到雄杰公司为了达到上市的目的,竟然伪造虚假的财务报表和账目。当雄杰公司东窗事发后,林小牧的律师事务所被认为是为虎作伥,是雄杰公司的“帮凶”,公安人员把逮捕令摆在林小牧面前时,林小牧笑笑把警察看了又看,说是哪位师兄,不能开这种玩笑。警察说我不是你师兄也不会和你开玩笑,收拾一下和我们走吧。
  林小牧被关进看守所时,才意识到大祸临头。林小牧在看守所里,林小牧决定自己为自已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