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腿,邸颖愣了一下,居然没有打师兄。师兄说,只有这个地方是你的皮肤,其他地方都不是你的皮肤。邸颖说,看不出姚师兄也敢摸女生的大腿了,有进步。你真喜欢摸,你就摸吧,你还想摸哪里?摸着了可别撒手,让你摸个够,从此就不准摸别人了。
  师兄像被烫着了似的连忙把手缩回去,师兄说我也不是摸你,想拍拍你表示亲呢,可是你全身都被动物皮革包裹了,我无从下手呀。邸颖说难道你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师兄说我对动物皮革过敏。邸颖说早知道我就不穿这一套了,这一套是我做业余车模时人家发的。师兄说你还是车模呀,厉害。邸颖说还不是为了勤工助学,挣口饭吃。师兄说你别逗了,哪有开着小汽车去勤工助学的大学生。邸颖笑笑,说这车又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师兄决定从车开始问起。
  邸颖笑笑回答:“不告诉你。”
  师兄冷笑了一下说,那就是你傍大款了,人家送你的。邸颖不屑一顾地说,我傍大款还需要去勤工助学吗?师兄说,是你家给你买的?邸颖又说,我家能给我买得起小汽车,我还勤工助学吗?师兄有些不耐烦,那你这车是哪来的?邸颖很神秘地说,这是个秘密,不能说,特别是不能告诉你。
  师兄又把手放到了邸颖的大腿上,邸颖说你又摸我了,两下了,刚才一下,现在又摸了一下,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师兄气急败坏地用力在邸颖大腿上抓了一把,邸颖“啊”地一声跳了起来。邸颖尖叫着,哎哟,你干什么?师兄说谁让你不告诉我的。邸颖说你这是刑讯逼供。师兄说,我就刑讯逼供了怎么样?这时,邸颖突然在师兄大腿上也抓了一把,师兄一下也跳了起来。师兄说哎哟,你太狠心了,这么用办。邸颖说你更狠心,肯定会紫的,夏天我都没法穿短裤了。
  师兄说你干吗要穿短裤,这会让人想人非非的。邸颖说我愿意,我愿意。师兄说,现在咱们在这荒郊野外的,正是个好机会,咱们都“愿意”一回怎么样?邸颖说,你拉倒吧,不要说在这了,就是在宾馆的床上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师兄问邸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邸颖说你比谁都明白,你是一个有病的人,为什么钟情要离开你?
  什么?师兄有些生气,说钟情这是造谣。
  邸颖说,谁知道钟情是不是造谣,反正只有你们俩最清楚。最近那个叫刘曦曦的不是也不来找你了。师兄怕人提起钟情,更怕人提起刘曦曦。师兄彻底败下阵来,师兄气得够呛,师兄一生气就把师母交给他的任务忘了,开着车就回来了。
  我骂师兄是笨蛋,邸颖说你有病,你不会当场和她试试,当时是荒郊野外又没有人,就你们在车上,你怕什么?这可是关系到男人尊严的大事。对付邸颖这样的小蹄子,要捍卫自尊就要真枪实弹。根据以往的经验,女人一旦被男人征服了,和你上了床也就没秘密了,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中的。你要想知道邸颖和老板到底怎么回事,你就要把她办了。你不要管邸颖的车是谁送的了,车的事和我们老板的事还隔着一层呢。
  师兄嘴上有些不服气,说我没有那么卑鄙,就为这事和邸颖发生那事。我说师母的意思并不是让你去玩弄邸颖,是让你真和邸颖好。不是让你假戏真做而是让你真戏真做。要知道一个男人在一生中是没有几次艳遇的,对于每一次艳遇你都应该好好把握,你既然成了人家刘曦曦的艳遇,这次你就主动一回,让邸颖成为你的艳遇。你不能太被动,你现在被动了在今后的交往中就会永远处于被动,你要主动出击,这将直接影响将来你和邸颖的关系。男人和女人的感情游戏从开始到结束,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各个环节都要注意,否则就会吃亏。
  由于这次的失败,师母的脸都拉长了,师母说如果这事你们当弟子的不尽快解决,我就要和你们导师摊牌了,反正我是不怕的,我还怕什么,连老公都被人抢走了,我也就豁出去了,只要你们不怕自己导师身败名裂就行。师母的这番话给师兄的压力很大,师兄再一次约邸颖时还喝了一杯红色的酒,也算是酒壮英雄胆吧。邸颖这次直接来到了我们宿舍,她没有穿上次的皮衣,穿了一套肉色的羊毛连衣裙,那连衣裙将邸颖的身材包裹得紧绷绷的,猛_看就像真正的裸体。
  邸颖来到我们宿舍劈头就来了一句,说姚从新你一次又一次的约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呀,是不是就想知道我开的车是谁的呀?要是为了这事那我告诉你,省得浪费我的情感。我说邸颖你别激动,师兄主要是要了解你,万一你开的车是傍大款得来的,师兄肯定对你就不感兴趣了。邸颖哈哈笑了,我傍大款?你们导师是大款吗?我开的车是方正先生的。
  邸颖开的车是方正先生的,这让我们这些当弟子的多少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我们只知道方正先生想买车,却不知道他老人家已经买了车。师兄将方正先生的讲课费还给他后,我们曾经问过方正先生什么时候买车呀?方正先生只是笑笑说再等等,这一等就放寒假了。开学后,方正先生并没有把买车的事告诉我们,新车却让邸颖先开了。要知道作为他的弟子我们早就拿到了驾照,我们都没车开,我们都愿意当方正先生的司机,没想到这个光荣的任务让邸颖抢到了。邸颖算老几呀,好事总该从博士开始吧,博士完了才是硕士,到最后才是本科生。怎么也轮不上邸颖呀,她连专业都不对口,最多听过方正先生的课,远近亲疏谁都明白。师兄最后说,我们是方正先生的嫡传弟子又怎么样,我们又不是女弟子。师兄说这话有点酸溜溜的,要知道师兄是不允许别人说方正先生坏话的,方正先生是他的完美导师,是他不允许外人碰的奶酪,师兄能说出这种话有点幻灭感,看来车让邸颖先开了深深地刺痛了师兄,看来师兄想开车都想疯了。
  邸颖说我开方正先生的车也不是白开的,他现在是我的学生。
  什么?邸颖说方正先生是她的学生让我们大跌眼镜。我们说你这高枝攀的真够可以的,你不怕攀高了摔下来摔死你,你干脆取代我们师母算了。
  邸颖说当你们师母的理想我没有,你们方正先生太笨了。邸颖此话一说,我们连抽她的心都有了。邸颖说你们别瞪眼睛,方正先生已经考了三回了,连移库都没过,驾校的老师都急了,说再考不过老子今年的奖金就泡汤了。
  原来邸颖和方正先生是在驾校认识的,当时方正先生和邸颖在一个班,考试的时候,邸颖考过了方正先生却没考过,驾校老师在考试后训了方正先生一顿,邸颖看不过去了,把驾校老师骂了,说你有什么资格训方正先生,他可是我们学校最著名的教授,带的博士比你的学员都多,他没考过证明你教的不好,你没有能力教一个教授,我要找你们校长,换一个能教教授的老师。驾校老师被邸颖骂了,却笑了,嘟囔了一句,说真是越漂亮越厉害。邸颖有些得意,说有你这句话我就不找你们校长了。驾校老师说,既然他是你的导师,你平常就多陪他练练手,熟能生巧。
  在回家的路上方正先生问邸颖,我怎么不认识你呀?邸颖说我听过你的课,认识你,你却不认识我,你那么多弟子不可能都认识的,其实我早就认出你了却没敢打招呼。方正先生说你打招呼说不定我还不理你,我就怕被弟子知道,或者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