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起床。师兄说着就开始穿衣服,我见师兄是真急了,连忙爬起来问,到底是什么事呀,像着火了似的?师兄说,你少哕嗦,快起来吧,去了就知道了。
  我和师兄赶到师母家,见师母脸色苍白,很无助的样子。师母说你们整天口口声声要保护导师,现在你们的导师已经被小妖精勾引了,你们看怎么办吧?我们说不会的,导师不是那种人,小妖精至少还需要修炼五百年才可能勾引我们导师。师母说你们别给我油腔滑调的,你们导师已经出事了。我们说师母这可不能乱说,要有证据。师母说我知道你们都是法学博士,都有律师资格了,凡事都讲证据,那我就让你们看看证据,师母说着打开了DVD。当我们看到方正先生被那个漂亮姑娘接走后我们惊呆了,原来那姑娘不是别人,是我们都认识的邸颖。师兄骂了一句,妈的,怎么是她,这个小蹄子。师母惊异地问,你认识她?我说何止认识,师兄还和她睡过一夜呢!
  什么?师母有些愤怒了,师母气急败坏地说,这简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天下奇闻,导师和弟子同睡一个女人,这简直是太恶心了。师兄说,师母你别急呀,我和邸颖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师兄回过头来骂我,你说话注意一点好不好,什么叫我和她睡过一夜,你这样说师母会误会的。我见师母当真了,连忙解释说,睡和睡不同,有时候睡了不一定就有事发生,师母你千万别误会师兄。师母问,那邸颖是谁?师兄说,邸颖是钟情同宿舍的一个女生。师母又问,钟情是谁?师兄说钟情是我的前女朋友。师母说这事你要负责,说来说去都和你有关系。师兄苦着脸说,这不是直接关系呀,这是间接关系。师母说我不管你是直接关系还是间接关系,反正这事你们要管,要想办法。现在你们导师已经被本科生的小妖精勾引了,你们这些博士生就要出来镇压。师兄说硕士生才是本科生的克星,我们博士生对付本科生一般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师母说如果你们不希望自己的导师身败名裂,你们不希望导师成为邵景文第二,你们现在必须出手。我说方正先生不会成为邵景文的,因为邸颖不是梦欣,邸颖不敢杀人。师母说,我可敢杀人!
  师母对这事反应太强烈了,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让人怕怕。我望望师兄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师母问什么办法快说说?我说邸颖对师兄一直有意思,开始是钟情挡在中间,后来是刘曦曦捷足先登,邸颖一直对师兄没机会,现在师兄要主动出击,接近邸颖,然后把邸颖搞定,那么邸颖就不会缠着导师了。师母突然笑了,说这不是美男计嘛,看来姚从新很有女人缘呀,身后排着队。
  师兄激动地说,这是馊主意,我对感情是很严肃的,我不能为了什么目的去追求一个女孩子,这是陷我于不义。师母说,为了救自己的导师,你牺牲了自己的爱情,你这是舍生取义,师母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我说,师兄你舍生取义也谈不上,你以为你还是过去,一个处男帅哥,你现在都快30岁了已是孩子他爹了,相当于已婚男人;人家邸颖怎么了,很漂亮,还性感,二十多,才大三,配你绰绰有余。你就和邸颖认真地恋爱吧,反正钟情已经是师弟的人了,刘曦曦你又找不到,你和邸颖好了正合适,再说,我们也没有让你去玩弄她的感情,等她毕业了你们就结婚。这样,你不但保护了导师,而且还顺手牵羊讨到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这是千古美谈呀,师兄你就知足吧。
  师兄长叹一声,说为了保护导师,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我想下地狱,可是邸颖人家这地狱的守门人看不上我呀,地狱之门只向你开,向导师开,不向我开。
  在回宿舍的路上师兄一直在埋怨我害他,邸颖这小蹄子是好对付的吗,我能完成任务吗,上次我已经吃过她的苦头了,她半夜三更拉着我在湖边散步,谎话编得滴水不漏、精丝暗缝的。我给师兄打气,认为师兄对付邸颖绰绰有余,邸颖其实挺傻的,否则不会和导师有瓜葛,就智商来说师兄和邸颖都在一个水平上。师兄向我瞪眼睛,师兄很敏感,瞪着我问,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我对师兄说,我当然是夸你了,你想邸颖有那么傻吗,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我们老板好,她以为我们师母好惹的,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呀。
  师兄很疑惑,说难道邸颖和老板没事?我说不敢肯定邸颖和老板没事,也不敢肯定邸颖和老板有事,仅凭录像,我持怀疑态度。当时我们都是顺着师母意思,你不顺着她说行吗。我建议师兄还是去接近一下邸颖,在邸颖那里了解一下情况,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嘛。看到师兄愁眉苦脸的样子,我觉得好笑,好像真要让他下地狱似的。
  师兄说他一直在想一件事,邸颖哪来的车?其实大学生开着小汽车上课,这在校园内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邸颖家有钱给她买的}还有就是邸颖在外头傍了个大款。师兄说如果邸颖在外头傍了大款,那我们老板可真就危险了,这“80后”的小妖精连约会都比较超前,在早晨五点钟,“80后”不按规矩出牌,属于“早出晚归”型。我说这就是她们的厉害,“70后”的老妖精就不行了,你看我们的老板娘急成什么样子了。
  我对师兄说,无论邸颖和老板有没有事,你都应该追邸颖,要是有事你为了老板要追她,这是舍生取义;如果没事你就可以对邸颖真心实意。这么好的姑娘你不追不就亏了,难道你真想让她在校外傍大款?我是旁观者清,你和邸颖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在我的劝说下,最后师兄答应先给邸颖发个短信,约她见一次面再说。
  邸颖来了,把车停在了我们楼下,黑色的帕萨特在阳光下闪闪反光。邸颖从车上下来也是一身的黑色,黑色的皮夹克,黑色的皮裙,黑色的长统袜,黑色没膝的高帮皮靴,当然还有黑色的头发,黑色的墨镜,邸颖成了黑色的幽灵。我从阳台上看到师兄有些胆怯地走近黑色,被邸颖的黑色打扮弄得眼前发黑。师兄说你这身打扮倒是和车很相配。邸颖笑笑说难道和你不配。师兄无语,径直上了驾驶位置,我知道师兄又要过车瘾了,师兄已经到了见车就开的地步。我望着师兄开着车穿过校园,给师母打了个电话,让师母放心。
  一路上师兄开得很慢也很谦虚,连“奥托”和“夏利”都敢超师兄,师兄居然也能心平气和地让他们超。这要是在往常,师兄一加油就让他们吃屁。师兄将车开出学校,开上公路,一直开到荒郊野外。一路上邸颖也不说话,有些紧张不时东张西望,好像担心有车跟踪似的。
  师兄将车停在一处萧瑟的芦苇旁,抬头见一棵野外的桃树正含苞待放。师兄像走进了故乡的果园,找到了一种安全感。师兄喘了口气,四下里望望,不见人烟,只有一丛枯黄的芦苇陪伴着桃树在风中摇曳。师兄熄了火,全身靠在座位上,也不说话。邸颖扭头望望师兄,说你把我带到荒郊野外想干什么?师兄愣了一下,反问邸颖你想干什么?邸颖笑笑说,是你把我带到荒郊野外的。师兄说能干什么呢,反正不会强暴你。邸颖轻视地笑了一下,说还不知谁强暴谁呢?师兄被邸颖逼得喘不过气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邸颖,觉得邸颖很性感,特别大腿那一截没有被动物皮革包裹的地方。师兄不由摸了一下邸颖的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