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投下去摘那中央的桃花。师兄问摘到没有?我说投入桃花潭的没有一个上来的。这桃花潭水三千尺,有去无回。师兄说那我去找她,说着就要投潭,我急忙去拉师兄,却被敲门声敲醒了。
  “有人吗,有人吗?”敲门声伴随着喊声。
  我迷迷糊糊的,看看表才7点,这可是我一天中睡得最香的时候。我没好气地问,谁呀?大清早的敲什么敲?
  “我是楼长,你开下门,有事找你。”
  我起身,觉得浑身无力,穿上衣服把门打开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警察出现在门口。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警察却不认识,我说你们俩是哪一届的师弟、师妹?不知道这个时间是睡觉的黄金时段呀?找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警察也不和我说话直接就进来了,有点杀气腾腾的。男警察有些严厉,说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男警察一严厉,我就想发笑,你让我配合你调查是有求于我,我几天都没出校门了,也不可能干坏事。你这种态度就有些不端正了。我瞪了一下男警察没理他。那女警察打开了本子要记录,见我不理人,就笑了,说你别误会,我们主要通过你了解另外一个人。
  “谁?”我问。
  女警察说,你同宿舍的叫什么?
  叫姚从新呀。
  这两天你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他找自己的孩子去了。
  什么?
  哦,确切地说是找自己女朋友去了。
  他女朋友叫什么?
  叫刘曦曦。
  男警察说,你一会说姚从新找女朋友,一会又说找孩子,到底是找女朋友还是找孩子?
  我笑笑说,都是一回事,孩子在女朋友的肚子里。找孩子也是找女朋友,找女朋友也是找孩子。
  女警察“噗”地笑了,说真乱。男警察说,是未婚先孕,非法同居吧。我说非法同居有什么了不起,非法不合法也不违法,你管得了吗。女警察说,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想知道姚从新和你说的那个叫刘曦曦的女人之间发生的事。
  我对警察说,这都是师兄的个人隐私我不便说。
  女警察说,你师兄现在我们公安局,你的话可以证明他的清白,你是要保护你师兄的隐私,还是要还他的清白。、
  啊!他怎么啦,他犯什么事了?
  男警察说,你先别问他犯什么事了,你先谈谈他和刘曦曦的事情。
  我叹了口气说,那好吧。你们当警察的应该为师兄保守秘密,否则我将投诉你们。男警察说,我们知道,你是法学博士,懂法律。我们会保密的,不该知道的人我们是不会告诉他的。警察的保证等于没保证,什么是该知道的人,什么是不该知道的人,是没有共识的,只有警察自己说了算。我也顾不上这些了,把我师兄和刘曦曦的故事都告诉了警察。我不知道我说的能不能证明师兄的清白。
  师兄的故事基本上打动了两位警察。特别是那个女警察,眼睛都有点红了。女警察说,看来你师兄够倒霉的,其实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刘曦曦这个人。
  不可能,你别吓我,难道刘曦曦是鬼。这青天白目的又不是古代,难道现代还有聊斋故事。再说,那个刘曦曦我不只见过一次,而且都是在大白天见的,那不可能是鬼。
  女警察笑了,说我们也没说刘曦曦是鬼,刘曦曦是人,但是她捣了鬼,她的名字就不叫刘曦曦。
  啊,我大吃一惊。我说师兄真倒霉,搞了半天都搞出孩子了,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这叫什么事呀,看来女人就是神秘而且阴险,她让你搞不明白你永远都搞不明白。关于我师兄的事我一说你们就明白了吧。
  男警察说,我们基本上相信了你的话。
  我说,你们应该相信我说的,我连昨夜做的桃花梦都告诉你们了。
  两位警察对我的桃花梦十分感兴趣。我问警察你们研究过这个问题没有,“梦”和“想”的关系。男警察笑笑说,这是犯罪心理学应该研究的范畴吧。这说明在你的潜意识里想走桃花运否则你不会去钓桃花。还有你9币兄,他都敢投入三千尺深的桃花潭,他还有什么不敢的。我说,你别瞎说了,这是我做的梦,不是我师兄做的梦,他肯定不敢投入桃花潭,他怕死。你们告诉我师兄到底干什么了?
  这时,女警察对男警察说,这件事基本上有结论了。男警察点了点头。
  女警察突然嘻嘻笑着说,你真够贫的。早就耳闻你比较贫,百闻不如一见呀。女警察说着把帽子一取说,你真认不出我?我看看女警察有些面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女警察说,你不认识我了,你总认识蓝娜吧!我说蓝娜是我弟媳妇,我当然认识。她和我师弟李雨去了美国。女警察说,我是蓝娜同宿舍的。我们女生宿舍和你们男生宿舍想当年还搞过友好宿舍联欢会呢。噢,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叫许子童的,哇,现在当警官了。许子童说,大学毕业我去了公安局。
  我说,你真不够哥们,对我像审犯人似的,我好赖也是你师哥,比着蓝娜咱们还是亲戚呀!许子童笑笑说,工作就是工作,现在工作完了可以拉家常了。我说先别拉家常,我师兄到底干了什么?他杀人了?
  许子童笑笑,说,去你的,动不动就杀人,那你早死几回了。许子童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纸向我扬了扬,说,你想看看吗?我笑笑,说想。许子童把几张纸递给我,对男警察说,给他看看也无妨,这东西一般情况下是不给外人看的,看你是我师哥的份儿上,你要是去举报我可不承认。我说放心吧师妹,然后我看师兄的口供。
  询问人:许子童(女)
  记录人:许子童(女)
  问:姓名?
  答:姚从新。
  问:年龄?
  答:32岁。
  问:职业?
  答:法学博士。
  问:你为什么在半夜三更私人他人住宅?
  答:我不是私人,我有钥匙。
  问:你和房主什么关系?
  答:她是我女朋友。
  问:她叫什么名字?
  答:刘曦曦。
  问:你和房主什么时间认识的?
  答:一年多了。
  问:你在此房住过吗?
  答:住过多回。刘曦曦经常忘记带钥匙,所以她给了我一把钥匙。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把钥匙给我后,她就经常忘带钥匙了。有一次她打电话说没带钥匙让我去,结果我们在门口见面后,是她开的门。
  (真是傻博士,她想你呗。)
  此句写在口供上不符合规矩,被许子童划去,不过还能看清楚笔划。不过,师兄的确有些傻,这事怎么也招了。
  问:请谈谈事情的经过?
  答:从我和刘曦曦认识开始谈吗?
  问:只谈你为什么私人他人住宅的事。
  答:好吧,不过我声明我没有私人他人住宅。我去找我女朋友刘曦曦,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问你找谁?我说找刘曦曦。老太太说你找错门了,这不是刘曦曦家。师兄说不可能,不会错的,我来过多少回了。老太太说,这真不是刘曦曦家,我女儿在这住了一年多了,从来没有听说一个叫刘曦曦的。师兄又仔细地看了看门牌号,没错,连门口的防滑垫都是师兄熟悉的。师兄说,肯定没错,我能不能进屋看看?老太太说不行,我女儿出门时说过不让陌生人进门。师兄说我不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