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方正先生最后开了几句玩笑,把律师幽默了一下。他说在美国民众中流传着律师死后不能进天堂的谶语。美国前总统卡特曾公开指责过律师。这时,方正先生讲了一个美国的笑话,两起车祸,遇难的是一个律师和一只兔子。在轧死兔子的路面上留下了长长的刹车印,在轧死律师的路面上却找不到刹车的痕迹。最后,方正先生引用莎士比亚的一段话结束了发言:“莎士比亚说:‘如果我们必须解决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那就是让我们首先干掉所有的律师吧!’”
  可以想象当时会场的情景,会场都开了锅了。这时方正先生话题一转说,这个大戏剧家想完成的大悲剧并没有发生。律师不但没有消灭却越来越多了。在最恨律师的美国大约有80多万律师,平均每300人就有一个律师。美国参议院100名议员中,曾有65名出身律师;众议院430名议员中,曾有205名出身律师。美国历届43任总统中有21任出身于律师。前总统克林顿和他的夫人希拉里都是律师。在中国已有了十几万律师,早在上个世纪小平同志就告诉大家,中国至少需要30万律师。可见中国律师的前途是光明的……
  方正先生成了那次会议的明星,当他走出会议室时,一下被记者围住了。有记者问:“你刚才说‘如果律师知道了自己的当事人犯了其他法院所不掌握的罪行,他仍然不能去揭发,如果他去揭发了,显然与律师的职业道德相悖谬’。我们想问,这种观点是不是与‘违法必究’相违背?”
  方正回答:“侦破案子是公安局的事,进一步调查取证提起诉讼这是检察院的事,我们的整个司法系统各个部门的职责不同,应该各尽其职。”
  又有记者问:“既然律师不能承担起公平和正义的责任,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如何实现公平和正义?”
  方正回答:“在法律上,公平和正义应该由法官来实现。为什么我们法院的徽标上有一个天平,这个天平就是公平的象征。”
  我们和师兄站在不远处,后来我们也没有听清记者问的是什么内容了,因为我们和师兄发生了争论。师兄远远地望着方正先生对我们说:“我决定了。”
  我们问:“你决定什么了?”
  师兄说:“我找到完美导师了。”
  师弟望望方正先生说:“他有什么好,哗众取宠。”
  师兄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他从方正先生的演讲中得到了多种信息。首先,方正先生的演讲观点新颖,角度独特。正不正确不要紧,关键是思想比较活跃。导师的思想不能太死板,即便是正确的,也可能是僵化的,思想活跃在学术上才能出更多的成果。导师出的研究成果越多,弟子学的东西也就越多。这符合我们要求的第一条,有真才实学。
  再者,方正先生对律师的本质看得很清楚,律师和一个公司的业务员没什么两样。他对律师在文化层面上是否定的。或者说他是嘴里说律师重要,但在骨子里看不上律师。这样他肯定不会去当律师,也不会去开律师事务所,就不会成为老板。他不当律师,就没有谁会找他打官司,就不会重蹈邵景文的覆辙。这符合师兄对导师的第二条要求。
  第三,方正先生在演讲中还谈到莎士比亚,这让人高兴。莎士比亚谁都知道,但是有谁知道莎士比亚对律师还有这样的观点。可见,方正先生是有文化内涵和文学修养的。有文学修养的人多少也应该有一些人文精神的。
  我们基本被师兄说服了。
  最后,师兄也指出了方正先生的美中不足。那就是年龄。他比我们要求的年龄55岁整整小了5岁。一个男人有这5岁没这5岁大不一样。怎么办呢,只有把年龄这个尺度放松一点。既然80岁的男人都会被勾引,多5岁少5岁也就没关系了。后来通过了解发现他有一个年龄比他小18岁的夫人,叫吴笛。据说吴笛是他当年的研究生,可见他是被“70后”勾引过的。“70后”的夫人能不能守隹阵地,打退“80后”的小妖精的猖狂进攻这是一个未知数。没办法,不能十全十美。大不了将来我们做弟子的和小师母一起保卫导师,共同对付“80后”小妖精的进攻。实在不行了,我们把自己也豁出去。
  考上方正先生的研究生之后,随着大家对方正先生的进一步了解,终于放心了。因为方正先生和小师母吴笛很恩爱。两个人是在方正前夫人病逝的三年之后才认识的。也就是说方正先生为前夫人守了三年的空房。这在现代社会是多么难能可贵呀!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你试试。现在生活条件这么好,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如果身边没有女人,那不出事才怪了。方正先生守了三年,这说明他有定力。小师母吴笛也不错。方正先生有一个儿子在上小学,小师母吴笛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就像亲生的一样。至今吴笛和方正先生也没生孩子,这对小师母吴笛来说也是难得的。吴笛说了,方正先生的儿子就是她的儿子,不再生了。这样看来,我们的这位导师基本上达到了完美程度。
  我们平常去听老板的讲座主要是来捧场,维持秩序,把第一排的位置留下给本校的老师或者社会的贤达。这一次不同了,这一次我们还有一个特别的目的,那就是和大二女生接头。老板的讲座我们听过多回了,无论他的观点你是否同意,无论他的理论你是否赞成,就其演讲的水平来说那肯定是第一流的,这不像有些教授肚子里有货却倒不出来。老板属于本校不多的那种口才极好的教授之一,否则当初我们不会选方正先生为我们的导师。
  我们四个提前来到了学术交流中心。学术交流中心上座率已经有八成了。方正先生的每一次讲座都会人满为患,只要海报贴出去,学术交流中心的位置会迅速被占完。来听讲座的不仅仅是本校的,外校的学生乃至社会上的人通过互联网得知消息后也会前来,这其中还有无孔不入的记者。
  这次在老板讲座的学术交流中心和大二女生接头,我们进行了认真的准备,并且进行了分工。我的位置在前门,师弟在后门,二9币弟四处游荡,师兄在第一排站着往后看。师兄是帅哥目标大,是女生的都会多看他几眼。一般情况下大二女生一进门就能看到师兄这个目标的,如果大二女生不敢主动接头,我们也会从投向师兄的目光中发现她,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主动上去接头。
  为此,我们都找到了“打望”的理由,只要是漂亮女生我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一直看得对方不好意思了瞪我们为止。瞪我们一眼我们也不怕,那时我们会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做无辜的纯情状,眼神里仿佛没有一丝的私心杂念,因为我们是在帮师兄打望。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力量支撑着我们,使我们大饱眼福。
  可是,师兄就不行了,师兄的压力很大,他要替我们的不恭和无礼负责,为此师兄临阵怯场了。本来按计划师兄应该站在前排往后张望,做等人状。师兄却往那里一坐就不起来了,师兄坐在那里弓着背,两手紧握夹在两腿间,手心里都是汗。我们曾经走过去提醒他,还被他骂了一顿。眼看方正先生就要到了,我们不得不主动出击了,我和师弟决定见到每一个漂亮女生都上去搭话,管她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大二女生呢。
  于是,我们就和一个迎面而来的漂亮女生打

[1] [2] [3] [4]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