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拿了三万块钱。刘曦曦说,这钱就算是给你的酬谢,希望你将来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需要你负任何责任,我要过安静的日子。
  师兄愤怒地将钱甩到刘曦曦脸上,然后拂袖而去。师兄说一个女人不结婚,只要孩子,而且为了要一个优质的孩子,竟用心良苦找一个博士,你说我不就成了刘曦曦的艳遇了嘛。我对师兄说,你难道就这样不管了?师兄痛苦地对我说,我当然想管,可是怎么管?我说,去找她好好谈谈,你们结婚。
  后来,师兄又找了刘曦曦几回,可是每一次从刘曦曦家回来师兄都唉声叹气的。我也为师兄着急,问师兄难道还谈不通吗?师兄说,我已经无可奈何了,我低声下气地求了,气急败坏地喊了,可是没用。刘曦曦对我说,你没有任何损失,我永远不会去找你麻烦,我有钱有能力把孩子养大成人。你可以安心做你的学问了,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如果你嫌钱少了,我可以再多给你一点。师兄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你身体里有我的骨血,我是孩子的父亲,我应该对这孩子尽父亲的责任。刘曦曦说,你就权当没有这回事,就当我没有怀孕,并不是每一个男人和女人做爱后都会怀孕的。
  师兄说,可是我知道你怀孕了,我就不能装作没有这回事了。刘曦曦说,当初不该告诉你这事,没想到你这么难缠,真是一个傻博士。师兄被刘曦曦的话激怒了,愤怒地质问刘曦曦,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把我当成你生孩子的工具了?我是孩子的父亲,我必须对孩子负责。面对师兄的质问,刘曦曦笑着把师兄请出了房间。刘曦曦对师兄说,希望你最近不要来打扰我,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师兄昕刘曦曦这样说,脸上露出了希望的光芒。师兄回到宿舍脸上一扫往日的阴霾,师兄对我说有希望了。我对师兄说,也许她被你的真诚打动了,她想通了就会回心转意的,单亲妈妈并不是好当的呀。我建议你最近就不要去打扰她了,好好做你的学问,你已经好久没有正正经经地看书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师兄像一个真正的无所事事的学者,开始安心地搞他的研究工作。这时候的宿舍安静而又祥和,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严谨气氛。师兄将一天安排得十分紧凑,有条不紊。早晨师兄起床会在校园里跑一圈,这是他多年的习惯。锻炼回来师兄会早餐.一般情况下是两个鸡蛋,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师兄早餐后在宿舍就打开了电脑,开始搞他的研究,看大部头的理论著作,记录卡片,整理资料.在电脑上输入一些片言只语,存入他所谓的灵感。在股市开盘后师兄会进入网上即时行情,监视着上指走势,自从师兄成为股民后从来没有间断过。对于股市师兄已经显得心平气和多了,无论是涨是跌他都不进行操作,过去买的股票不抛,手中的资金也不再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师兄成为了一个永远的持币观望者。按师兄的话说,他要等待最好的时机,这个时机什么时候来临,连师兄自己也说不清楚。在中午,师兄照例会睡个午觉,在下午股市开盘后按时醒来,师兄起床后看看大盘走势,然后出门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去学院办公室看看,然后回来在楼道里向隔壁和对门的同学发布一些学院的即时消息,并进行评论。这样,在三点钟左右师兄会回到电脑旁看股市的最后收盘。晚饭后,师兄会在黄昏之时站在阳台上看校园的风景,嘴里就不知不觉地发出他那句著名的感叹:真美,美得像一种想象。这时,无论宿舍里有多少串门的同学,谁也不会理会师兄的感叹了,大家都习惯了。晚上,师兄基本上是在网上度过的,但是,他却从来不去聊天室聊天了。特别是那个认识大二女生钟情的聊天室,师兄再也没有光顾过。师兄上网主要是看新闻,在网上的一些论坛上发表对当天股市的看法,有时在BBS上发帖子。夜里12点时,师兄准时上床。
  不过,师兄的一天不包括上课时间,只是博士生上课的时间毕竟很少,上课已经成了打破师兄一天平静生活的石子。这样看来师兄的一天显得十分的无聊和枯燥,其实,师兄需要的正是这种无聊和枯燥,师兄在等待刘曦曦的消息,无论刘曦曦会怎么决定,师兄今后的生活都无法再这么美好得无聊和枯燥了。师兄恨不能永远过这样平静的学生生活。当这种无聊的学生生活成为常态之后,当这种枯燥的学生生活成为一种心灵的需要之后,时间就会过得相当之快。这样,师兄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师兄没有刘曦曦的任何消息,师兄没有给刘曦曦打过电话也没有接到刘曦曦的电话。周末的时候,师兄在网上下载了一个叫《六问证监会》帖子给我看,师兄认为这帖子发得比较有水平,基本上代表了广大股民的心声。
  师兄当时显得比较激动,这是在一周内很少见的。他在网上就此发表了一个将近三干字的跟帖。师兄说,太好了,王小石事件将是中国证券市场全面改革的导火索。大牛市要来了。就在这时,楼长敲门进来了,楼长说姚从新你的汇款单。师兄接过汇款单脸一下就白了。款是刘曦曦汇的,一共五万。刘曦曦在附言上写着:“我们算两清了,你不要再找我,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保重。”师兄拿着汇款单连忙拨刘曦曦的手机,手机的提示音说:该用户已停机。
  不行,我得去找她。
  师兄起身就走,我说你不要着急,见了面好好和她说,咱不看僧面看佛面,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师兄回过头来把我骂了,说你少阴阳怪气的,看我的笑话吧,你最好用大广播在校园里喊,让同学们都知道我的遭遇。我知道师兄嫌我的声音大了,我不是故意的呀,我也没有看师兄笑话的意思,我是真心希望他们好,可是师兄不信我,这都怪平常和师兄开玩笑开多了,他已经听不出我的好话歹话了。
  师兄一去就是三天,三天里我做了同样的一个梦,我梦到师兄的身影在高高的山冈之上,四处是无边无际的草地,草地上开着一种怪花。那种花艳若桃花,红若彩霞,从山冈一直开向远方。师兄的身影在山冈上徘徊,望着花地怅然若失。师兄在山冈上碰到了一个牧羊人,有一朵桃花在牧羊人的鞭梢上开放。师兄问牧羊人这是什么地方?牧羊人回答这是桃花坡。师兄说桃花坡的桃花开得怪,桃花开在地上却不开在桃树上。牧羊人说这桃花不是真正的桃花,俗称“人而桃花”,只开花不结果,这花羊吃了断奶,牛吃了流犊。师兄问人吃了呢?牧羊人说人吃了忘情。师兄说那我不能吃,我还找人呢!牧羊人问找什么人?师兄说找一个女人。牧羊人说那你找不到了,女人进了桃花丛人面和桃花就分不清了。
  师兄怏怏地下山,路过一个深潭,见潭中央也开着桃花。那花的瓣似桃花,形若莲花,开在潭中极为招人。潭边有一人将桃枝投下,守候潭边,那人就是我。师兄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说此地就是著名的桃花潭呀。师兄问你在干什么?我说在垂钓桃花。师兄问你钓到了吗?我说没钓到,我是一个没有桃花运的人。你要不要试试?凡有桃花运的人将桃枝投下,那潭中央的桃花就会移至潭边挂在桃枝之上,此花大若硕荷。师兄说我不愿试,我找人。我问你难道找一个女人?师兄说是的。我说我看到一个女人投下了,这桃花潭年年都有女人投下。师兄说投下干啥?我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