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特殊身份既然已经暴露,那么会不会已经被收买?如果老板被收买那肯定不是二十万的开价,那是四十万、八十万、一百万、两百万?我们不敢想下去,望着闭目养神的方正先生,我们的心都悬吊吊的。如果有人背着我们把老板收买了,那么我们保卫老板的行动就完全失败了,我们殚精竭虑寻找的完美导师也将在我们心中彻底倒塌。
  我们望着方正先生实在是忍不住了,问:“先生,你没事吧?”我们这样问的确是一语双关,可以理解为你身体没事吧?也可以理解为你作为发审委的委员没有被人家搞定吧?方正先生也许听出了我们的意味深长的询问。方正先生睁开眼睛说:“刚才我把自己成为发审委委员之后的所有活动都过了一遍,我没有收取任何一家企业的好处。”我们听方正先生这样说不由交换了。一下眼色。方正先生好像怕我们不信任,又说:“我以人格担保。不过,那个黄总给我的讲课费算不算呢?这是我唯一担心的,现在黄总的公司已经上市了,我是投了赞成票的。我想黄总是不应该知道我发审委委员身份的,我和黄总的交往你们都在场,他从来没和我谈到他们公司要上市,要不是后来我收到发审委工作处转过来的材料,我还不知道雄杰(集团)公司正在包装上市。对雄杰(集团)公司我应该还是了解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公司,在他们上市的问题上,我是替他们说了好话的。”
  我们听方正先生这样说不由叹了口气,联系到黄总和我们的交往过程,我们不得不感叹黄总的高明。黄总知道方正先生是一个正直的人,太直接的方式不但不能收买方正先生,而且还可能坏事。黄总就在我们面前演戏,在方正先生面前做秀,请方正先生讲课,为学校修围墙,而我们都成了黄总利用的棋子。
  方正先生叹了口气说,在不公开不问责的体制下,发审委委员仅凭着个人道德良心行使权力,谁又能保证其公正和公平呢?制度的先天缺失,使得企业为上市使出浑身解数。出于中国人特有的人情关系,权钱交易中的寻租诱惑,企业个人的短期利益等多方面的因素,在企业上市过程中,从券商的辅导改制,重组包装,到审计师事务所的资产审定,再到发审委的最后点头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孳生腐败。这种行为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上市公司的“变脸”,一年赢、两年亏、三年ST,如此一来投资价值难以确定。现在财经公关公司也应运而生,出钱的是那些想上市等待过会的企业,公关公司通过各种关系起到了中间人的作用,这让人防不胜防。事实上,审批机构一般以报批材料为准,这些材料经过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资产评估机构把关。而这些金融中介机构也是以企业送来的一手资料为依据,进行法律和会计核查。换句话说,只要没有举报,审批机构就无法或者很难发现问题。
  我们没敢把雄杰(集团)公司早就花钱买了发审委名单的事告诉方正先生,怕他老人家的心理无法承受。至于那笔讲课费我们一点也不为方正先生担心,那笔费用经过我们之手已经是合理合法的收入了,如果真有人来调查,我们完全可以把那笔费用摆在桌面上说。我们劝方正先生,让方正先生放心,只要没有收取其他企业的好处,那笔讲课费完全是可以说得清的。退一万步说,即便那笔讲课费不合法,也是弟子们收的,和导师没关系。师兄还说既然是保卫导师,那就要舍身保卫到底。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笑师兄,说:“佩服呀,佩服,你的确是做到舍身保卫导师了呀!”
  师兄问:“什么意思?”我说:“刘曦曦可能是黄总使的美人计呀,你好端端的一个处男就这样被破了,这不是舍身保卫导师是什么?”师兄说不可能,如果是美人计也应该在方正先生身上使,怎么会在我身上使?我说:“为什么说你是舍身保卫导师呢,本来黄总是想在方正先生身上使的,被你挡了。哈哈——”师兄打了我一下,说去你的,你别亵渎我和刘曦曦的关系,我们是真有感情的。我说但愿你们是真感情。
  第二天师兄从刘曦曦处回来劈头就来了两句,说这个世界怎么啦?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怎么啦?我让师兄坐下,倒水。我说,师兄你先别谈这么大的话题,别世界、世界的,先从你说起,你说说你怎么啦?师兄说,我成了一个女人的艳遇!
  我“哈”地一声就笑了。我说师兄,你不是找我显摆吧,你成了某女人的艳遇,那么此女也就成了你的艳遇,你一个有了艳遇的男生找一个没艳遇的男生诉苦,你不厚道,师兄你不厚道呀。姚博士垂头丧气地说,我这次真成人家的艳遇了。我问,此女是哪个系的?师兄说,什么哪个系的,你以为我又遇到了第二个钟情,再也遇不到像钟情那样的纯情女生了,我成了刘曦曦的艳遇。
  我乐了,说师兄你怎么还在想着钟情,这样不好,钟情已经是你弟媳妇了,不能再想。现在你甭管刘曦曦和你谁是谁的艳遇,那还不是一回事。找到刘曦曦说明你的艳福不浅,既然是艳福,你就应该让这个故事在阳光下新鲜而又艳丽地开放,你不应让钟情挡住了阳光,让刘曦曦生活在钟情的阴影里。
  师兄喝口水叹着气说:“刘曦曦怀孕了。”
  哦,不会吧,我告诉师兄,这可能是一个女人最普通的阴谋,哪那么容易怀孕的,这是刘曦曦在逼你就范,骗你的。师兄说是真的,我们一起去医院做的检查。我叹了口气,说如果是这样倒是个问题,你们毕竟没结婚,现在怀孕不是时候。师兄说我让她做掉,她却不干。我说我还没有毕业,不可能现在结婚,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没想到刘曦曦说,孩子生下来归她自己,和我没关系,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继续泡妞继续读博士。
  师兄对我说,你看我是那样不负责任的人嘛!我说不是,我说师兄你基本上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不过,你的那些“还没有毕业不可能结婚,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的借口没用了,这次你肯定是被套牢了,你别无选择,只有和她结婚,成为一个父亲。再说博士结婚是合理合法的,你不应该有顾虑。师兄说,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既然不愿意把孩子做掉,那就结婚算了。可是当我告诉刘曦曦愿意和她结婚时,没想到却被她拒绝了。刘曦曦说从来就没有想和我结婚。
  师兄这样说让我感到意外。开始,我还以为刘曦曦是想拿怀孕逼师兄就犯呢,没想到刘曦曦不愿意结婚。我问师兄:“刘曦曦不愿意把孩子做掉,也不愿意结婚,那么刘曦曦想干什么?”
  当时,师兄问刘曦曦,你不愿嫁给我难道你想嫁给黄总,他可是个残废,你难道还希望过那种变态的“夫妻生活”?刘曦曦说,企业上市后,黄总给了我一笔钱就基本上见不到他了,他一直在国外。刘曦曦说,我和黄总只是在互相利用,我对婚姻没兴趣,也不会嫁给黄总,但我想做母亲,把孩子养大,孩子肯定不会背叛母亲的。师兄听刘曦曦这样说有点气急败坏,师兄问刘曦曦你只想做母亲,你找哪个男人都可以,为什么找我?刘曦曦说,当初选择你是因为你长得还可以,又是博士,智商也应该没问题,我想要一个优秀的孩子。师兄有点急了,说你这不是在利用我吗?刘曦曦说,我也不会自利用你一回,刘曦曦说着给师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