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样方正先生就被拉下水了。刘曦曦说:“你师弟林小牧呀。”
  师兄觉得奇怪,问刘曦曦:“你们公司上市和林小牧有什么关系?”刘曦曦说:“你师弟代理了我们公司上市的案子。”师兄说:“他才毕业半年怎么有能力代理你们的案子?”刘曦曦说:“你可不要小看林小牧,他在读本科时就取得了律师资格,读研一直在律师事务所打工,他毕业后就成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当然有能力代理我们的案子了。”
  “是,”师兄有些酸溜溜地说,“他是比较能干!”刘曦曦笑了,说:“是不是还恨他抢走了你的女朋友!”师兄说:“早忘了,我不是有你了嘛。”刘曦曦揪了一下师兄的耳朵,说:“甜言蜜语。看来在女人方面你已经毕业了,都会讨女人欢心了。”如曦曦说着叹了口气说,“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倒霉呢!”师兄说:“你说这话我不爱听,好像我成了花花公子,我对你是真心的。”刘曦曦笑笑,说:“什么真心不真心的,你将来肯定能找一个比我好的女人。”刘曦曦这样说把师兄惹火了,师兄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刘曦曦说:“我没意思。”师兄说:“你没意思我还在你这干什么,我走。”刘曦曦笑笑不语,看着师兄穿衣服,看着师兄开门离开,连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
  师兄后来回宿舍对我说,他并没有生刘曦曦的气,他只想找借口尽快回来,把方正先生的特殊身份告诉我。师兄很神气地告诉我:“发审委是什么你知道吗?发审委就是‘中国证券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简称发审委,不得了呀。”
  首先,我们为方正先生的这个职务高兴,这正符合了我们心中完美导师的条件。按照《证券法》,所有股票的发行,都必须通过发审委委员会的同意。发审委的成员,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虚职,这意味着我们导师已经有了话语权和决策权。发审委成员意味着对·个企业的发展有了发言权。一个企业能不能上市,什么时候上市,导师都有举足轻重的一票。同时,这又让我们为导师捏了把汗,如果导师的这个职务被一些利害关系人知道了,他们会想方设法把身为发审委成员的导师搞定,那么,导师很可能成为第二个邵景文。
  当然,这样说并不是否认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是靠搞公关才上市的。但是,你也不能不承认总有个别上市公司明明不够格,为了圈钱,却偏偏要包装上市。还有个别公司虽然有上市资格,并不需要融资,可是为了圈钱还是上市。资金当然是越多越好,反正在二级市场上融资花不了多少成本。资金多了可以委托理财,可以放贷,还可以以企业年金等名义去二级市场再炒股票。股票发行得再多都没关系,一年下来如果有盈利,分不分红,怎么分红,分多少红都由企业自己决定,就是分红也可以把红利通过派发等方式给股民;如果上市公司亏损,也没什么,最多加一个ST的帽子,连续三年亏损也就是ST,第四年停止交易,大不了进行重组,重组后再上市,中国股市又没有退市机制。可见,只要公司上市了,就发财了。没办法!
  如果一个人右手中握有某种权力,那么他左手中也就握有了腐败的种子。
  怎么让权力合法地使用,怎么让腐败不孳生出来,这靠的是监督。可是,导师的这个身份又是保密的,其保密的理由是为了保护导师,不使导师成为人家拉拢腐蚀的目标。可是,这种保密完全是掩耳盗铃,除了普通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外,所有的利害关系人迟早都会知道。如果这个身份被泄密,那就可能造成暗箱操作,腐败在阴暗中更容易孳生。
  用保密的方式,让一个手握权力的人对付一群利害关系人,仅仅靠一个人的修养和定力,这是力不从心的,这也是对当权者的不负责任;如果公开了他的身份,在公众的共同监督下,借助公众的力量对付一群利害关系人,这种方法往往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种方式是将腐败的种子置于光天化日之下,另一种方式将其置于阴暗的角落,哪一种方式更容易让腐败孳生?
  我和师兄商量,既然方正先生的特殊身份已经暴露,我们当弟子的就有义务提醒他注意,特别是黄总的公司。还有,刘曦曦说为了得到发审委的名单就花了几十万,那么其他发审委的成员也已经泄密,我们有必要告诉方正先生,让方正先生提醒他认识的委员们注意。只是黄总的“雄杰有限责任公司”已经被批准上市了,这是无法扭转的事,但愿黄总的公司是一个合格的上市公司。
  我们当天下午去了方正先生家,一进门就觉得方正先生家的气氛不对。小师母吴笛向我们使眼色,然后带我们去方正先生的书房。小师母悄悄对我们说,你们劝劝他,他正在书房生闷气呢。我们想问为什么,小师母示意我们进去就知道了。走进方正先生的书房,我们见方正先生靠在沙发上脸色难看,方正先生见我们进来只点了点头。小师母退出书房关上了门,方正先生指着茶几上的几份报纸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真是太无耻了,居然拿我们去卖钱。”
  茶几上摆着《经济观察报》《中华工商时报》《中国经营报》等好几种国内知名经济类报纸,在醒目的位置上报道了同一个事件。报道说证监会一个叫王小石的人利用职权出卖发审委名单。企业要想知道发审委委员是谁,要掏钱买,寥寥几个名字,开价二十万。媒体把王小石出卖的发审委名单,称之为“王小石名单”。这个出卖名单的人已经被检察院带走,拘留。
  我和师兄看了报道不由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这件事和刘曦曦说的刚好对上了。我们原本是来告诉方正先生他的特殊身份已经暴露,提醒他注意,没想到媒体却率先报道出来了。据《经济观察报》披露:“王小石名单”其实卖得并不算离谱。行情从十万到一百万不等。对这种事情的具体操办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业,叫“财经公关”。花二十万元买发审委名单,当然不是出于对姓名研究的癖好,而是为了下一步的“公关”找方向。
  《中华工商时报》评论说:如果一个送礼者愿意给看门人送二十万,那么他给要见的人会送多少?到了这个份上,就是上千万,也有人敢花。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论花多少钱,最终的支付者当然不是行贿者本人,而是股民。一旦企业成功上市了,这些钱都会被打进“上市费用”里冲账,而一般的上市公司的“上市费用”都在数千万。这笔费用的最终埋单人是股民。
  师兄看着报纸突然骂了一句:“他妈的,太腐败了。”我瞪了一眼师兄,示意师兄住口。我们看看方正先生,他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我们知道方正先生当然是没有睡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发审委委员名单要卖二十万元,是那个叫王小石的人初步交代的金额,也是他在某一单业务中获得的开价。企业在上市前,一般都会有一个专门的班子跑会,有公关人士为企业出面。有不少公司的上市发行费用高达三五千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将拿出一年或更多净利润。这其中只有一两千万元是给券商等中介机构的正常费用,而大多数则是不明不白的公关费用。对于想上市的企业来说,似乎已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识。
  ’
  看到这里我们开始为老板担心,我们老板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