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刘曦曦就这样用一把钥匙把师兄拴住了,在师兄读博士的第一个学期里,刘曦曦会随时打电话给师兄说自己没带钥匙,师兄不得不去。我曾经对师兄说,我不相信刘曦曦会这么频繁的忘带钥匙,这只是一个借口。师兄笑笑说,我喜欢这借口。师兄这样说我就没办法了。本来研究生时四个人住嫌吵,博士两个人住却嫌清静了,师兄又经常住在刘曦曦处,我就成了独守空房者。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04年的11月份。
  在一个安静的夜里,师兄那天正在搞他的关于“中国证券市场的全流通问题”的学术研究,刘曦曦突然打来电话,刘曦曦在电话中说:“老公,我又忘带钥匙了。”这时,师兄不好意思地放下电话对我说:“曦曦她没带钥匙。”我说:“师兄你去吧,你就是曦曦真正的钥匙。”师兄嘿嘿笑着就去了。
  一般情况下,刘曦曦会站在门前等着师兄到来,表示真忘了带钥匙了。不过这时的师兄已经不关心刘曦曦带还是没带钥匙了,师兄一只手搂住刘曦曦,一只手去开门。两人进了屋,刘曦曦会双手勾住师兄的脖子,双腿夹住师兄的腰,然后说:“老公我想死你了。”可是,当师兄最近一次去刘曦曦家时,刘曦曦并没有在门口等着,这是少有的现象,这不符合他们俩的游戏规则。师兄独自在门口站了会儿给刘曦曦打了电话,刘曦曦说她在等待着一个重大的消息,暂时回不来,刘.曦曦让师兄先进屋。师兄问什么消息?刘曦曦说这决定了他们公司的未来,也决定着她的未来,回去告诉你。师兄觉得刘曦曦好笑,总喜欢搞得一惊一乍的。师兄开门进屋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粉红色笔记本,师兄知道有打发时间的了。师兄这是第二次翻开刘曦曦的笔记本,师兄看到的是第七次的讲座笔记。
  第七次讲座的员工提问:“挣了钱花不完怎么办?”
  (刘曦曦评述:瞎提问,还没有钱呢就开始担心钱花不完。等你挣够了钱再提这个问题也不晚。这次讲座又是方正先生的大弟子陪,我喜欢他陪方正先生来讲座。我对其他几个弟子都没感觉,唯独对他有感觉,我好色,喜欢180以上的帅哥。哈哈。)
  妈的,师兄在心里骂了一句,看来我是被她搞定了。在我和刘曦曦之间怪不得我没有成就感呢。
  方正先生:“挣了钱能干什么呢?这个问题提得好,现代人已经明白了,首先财富不能留给后代,留给后代会培养出纨绔子弟,培养出花花公子,培养出小王八蛋让你生气。所以有些人临死,遗产宁肯捐献给社会也不让子女继承。”
  (刘曦曦评述:哈哈……方正先生还挺幽默的。大家都笑了,方正先生却不笑,他不笑大家笑得就更开心了。我回头看看姚从新看他笑了没有,姚从新也没笑,姚从新不笑显得滑稽,他这次来显得忧心忡忡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更应该忧心忡忡,方正先生说不把钱留给下一代,我什么时候有下一代呀,我和黄总永远也不会有下一代,在黄总身边我又不可能再找别的男人,我不知道我将来怎么办!唉——实在不行了我偷偷找个帅哥给自己生个孩子算了,我不介意当单亲妈妈,反正也养得起。我现在已经有几十万的存款了,黄总说等将来公司上市了,给我两百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有了两百万,我下半生就没问题了。方正先生说一个人一生有五百万就够了,对我来说有两百万就够了。)
  师兄要是在和刘曦曦好上前看了这段文字,肯定不明白怎么回事,现在师兄也就理解刘曦曦为什么想当单亲妈妈了。师兄想,曦曦你现在还想当单亲妈妈吗?我可不是不负责的男人。公司上市了黄总要给曦曦两百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现在企业拼命想包装上市,只要上市了企业就算跳过龙门了。上市不就是圈钱吗?圈的都是包括我在内的中小投资者的钱。股市是什么?股市就像一棵摇钱树,上市公司在股市上借钱,借了钱可以不还。借的钱花完了还可以再借。国外效益好的企业是不愿上市的,人家国外的公司有严格的再融资和分红制度,有盈利不分红是不行的,不愿意把利润拿出来分红就不上市发行股票,谁愿意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分给他人。中国的上市公司圈了钱再说,只顾眼前,根本不考虑将来分红的事情。
  方正先生:“挣了钱既然花不完,那就应陔去投资。投资其实是为了社会,为社会创造就业机会。创造税收。办企业追求的绝不仅仅是利润,你利润到一定程度后还是要拿出来搞社会公益活动,要捐献给社会。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放弃一些利润。比方,加强售后服务,这样肯定要冲销很多利润的,但却培养了企业和客户的感情,这比捐献一个什么项目对企业的发展更有作用。我不追求这么多利润,我追求社会目标。这样的企业才能做大、做强、做出品牌。”
  (刘曦曦评述:这个讲座应该让黄总来听听。可惜他没时间听讲座。黄总就是一心一意地想办法上市,真是不惜代价了。其实黄总对方正先生讲的什么内容一点都不感兴趣,他让方正先生来讲座主要是和方正先生建立感情,为将来公司上市过会做准备。姚从新一直问我,为什么对方正先生这么好?有什么阴谋诡计?其实我们也没什么阴谋诡计,方正先生是发审委的成员,只要方正先生在审核公司上市时为我们说话,就是花多少钱也值得。为了得到发审委的名单我们公司就花了几十万,这年月就是这样,你企业搞得再好也没有用,还需要关系,否则不可能过关,和一般人搞关系还不行,烧香要找对庙门,还要会烧。我们怎么和方正先生搞关系?他这样的人你去贿赂肯定是不行的。黄总说,我们也没必要贿赂他,我们就是要让方正先生通过来我们公司讲座了解我们企业。方正先生对我们企业有好印象了,在审核时就会替我们说话。)
  师兄看到这里心一下就悬起来了。师兄又惊又喜又怕,真是百感交集。方正先生是证券法的权威,著名法学家,博导,这大家都知道,方正先生是“发审委”的成员,我们做弟子的谁都不知道,居然刘曦曦知道了,师兄决定好好问问她。
  在刘曦曦回来后,师兄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上床完事后,师兄摸着刘曦曦的左乳对右乳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还显得这么兴奋,是不是有好消息?”刘曦曦突然跳了起来压在师兄的身上,刘曦曦说:“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公司已经被批准上市了。”
  “什么?”师兄也吃了一惊,师兄问:“怎么这么快呀!”刘曦曦说:“还快呢,我都快被拖死了,我一直忙这事,都两年多了。”师兄说:“没这么久吧,我们认识才一年嘛。”刘曦曦说:“我们认识前公司就一直忙这事。”刘曦曦吁了口气说,“我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师兄说:“看你心满意足的样子,公司上市对你个人也没什么好处,最多加点薪。”刘曦曦神秘地望望师兄,说:“我发财了,公司要给我一大笔奖金。”师兄笑笑问:“多少呀?”刘曦曦笑笑说:“不告诉你。”刘曦曦说,“还有一个人也发财了。”师兄说:“那肯定是黄总了。”刘曦曦说:“黄总早就发财了,还有一个和你有关系的人也发财了。” ’师兄警惕地问:“谁?”师兄的心一下就悬起来了,师兄生怕刘曦曦说方正先生也发财了,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