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正气有什么用,女朋友还不是被林小牧抢走了,正不压邪呀。这世界都正不压邪了,还有什么希望。师兄认为自己在方正先生讲座时看刘曦曦完全是下意识的。也许是看看刘曦曦对方正先生回答问题的反应。一个美女坐在身边,香气扑鼻的,你能不看她嘛!看她可没有她感觉的那么具体,师兄认为看的是刘曦曦的整个人,根本没注意到她的耳台。哈哈,师兄笑了,耳台是她的敏感区,知道了这一点,对刘曦曦可是致命的。师兄没想到自己的目光有这样的杀伤力。
  方正先生:“人的消费有五项重要的指标,房子、车子、教育、旅游,健康。一个三口之家,请一个保姆,父母有时间来住住,买一套四室两厅或者更大点的房子够住了吧!在中国这样一套房子加内部装修、家电、家具两百万够了,花五十万买一部中高档车子,孩子教育花五十万,旅游准备一百万,健康保险五十万,另外五十万可以做家庭基金。所以我说在中国有五百万人民币就基本够了,达到两千万人民币以上就完全够了。”
  (刘曦曦评述:唉,我什么时候才能挣五百万哟,就更别说两千万了。想想真让人气馁。看样子只有找一个好男人了。身边的这位怎么样?这是现成的。听说他还要读博士,嘻嘻……不知道这位未来博士将来能不能挣到五百万。)
  师兄看到这里有些踌躇满志地想。这辈子挣五百万应该没问题吧,提高证券市场也就是一两年的事。虽说现在股市还在下探,但是牛市已经不远了。现在大家都在谈论股改,谈论全流通,只要中国股市真正全流通了,中国股市将牛气冲天,而我将在这个过程中赚个盆满钵满的。五百万算什么,五千万都有可能。关键是在全流通政策出台前股指到底会跌到什么位置,有人说会跌破干点,果然要跌破干点的话,那我会把全部资金都投进去。
  方正先生:“我们衡量一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并不是看国力,而是看居民的自我选择程度;我们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你整天吃了什么,是看你在这个社会上自我选择的空间有多大。”
  (刘曦曦评述:对我来说就根本没有自我选择的空间,我当然不想给人家当秘书,可是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姚从新他们每次见到我和黄总在一起眼神都是怪怪的,他们肯定认为我是黄总的小蜜。小蜜是什么?小蜜应该是泡在蜜罐里的,而我的苦又有谁知道?)
  师兄叹了口气,说看来小蜜也是不好当的呀。
  方正先生:“最近出现了一种年轻退休现象,三十五岁就退休了。这就是一种自我选择。为什么三十五岁退休呢?因为他可以不干了。他们是较早富有的一代。”
  (刘曦曦在笔记上喊:我要退休,我要退休,天天睡懒觉,我太累了,天天加班,早出晚归。虽说加班费还挺可观,可是挣这钱干什么,连逛街的时间都没有了。)
  师兄感叹,唉,白领是很多人羡慕的群体,可是白领也实在累呀,天天要打卡上班,有时周末还要加班。刘曦曦想退休我能理解。
  方正先生:“我们现在的社会比较稳定,是因为自我选择的空间大了,体制内不要了,体制外还有人要我。社会现在越来越强调个人的力量。要使人家用我,就必须有能力供别人使用,使自己的能力被开发。这是人的最大的财富。比方现在歌星,一出场就要两万,有人心理就不平衡了。有本事你也去唱,你去唱不但没人给钱,还要花钱,唱卡拉OK不花钱吗?”
  (刘曦曦评述:有了自身的潜能,同时自我选择的空间又很大,这个人就是成功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离成功还远呢。)
  师兄不认为女人成功有什么好。成了女强人怎么办?要为女人找一条既能成功也不要成为女强人的途径。女强人当然不可爱。歌星的收入高,歌星的投入也高呀,从学唱到包装要花多少钱呀!就如国家规定学历越高工资也越高一样,因为学历高了,个人在教育方面的投资当然也就高了,那么他要求的回报当然也应该高些。
  方正先生:“在这个社会上有人为赚钱而赚钱,把赚钱当成事业成功的标志;有人赚钱是为了消费,为了自己生活更好。这是两种人。实际上社会的进步就是这两种人推动的。人富了之后实际上是在为社会做贡献了。富人自我消费是有限的。消费是受到自己生理的约束的。一个人能吃多少,吃得太好会生病的。一个人每周最多吃龙虾两只,超过两只就会得脂肪肝。”
  (刘曦曦评述:方正先生的回答让我叹服。方正先生这是在安慰没有钱的人,对没有钱的人来说,挣钱是为了自己,对有钱的人来说挣钱是为社会。我喜欢吃龙虾,我喜欢吃龙虾,一天两只不可能,一月吃一只谁请我。我口水下来了。我回头看看发现姚从新又在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秀色可餐,总没有龙虾好吃吧。你那么喜欢看我,那你请我吃龙虾呀!)
  师兄笑,刘曦曦真够馋的,想吃龙虾我可请不起。龙虾我请不起,秀色我请得起,请自己吃。师兄不知不觉就想歪了。
  方正先生:“所谓的自我选择退休不是说脱离了社会就完了,可以搞一些慈善事业,可以无偿地帮助别人。无偿地帮助别人也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属于充分的自我选择之列。”
  (刘曦曦评述:谁无偿地帮我,我让你享受。哈哈。)
  师兄看到刘曦曦的这句话心中怦怦直跳。这个刘曦曦说话一点都不注意,你想让谁享受,怎么享受,师兄简直不敢想下去。
  这时,师兄听到了开门声,师兄连忙把笔记本塞进沙发上的报刊堆里。刘曦曦开门进来,好像老婆回来跟老公打招呼。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在很多电视剧中都有。师兄知道刘曦曦是在找这种感觉,师兄紧闭双眼不理她。刘曦曦进门见师兄躺在沙发上就“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睡着了。刘曦曦走近师兄,师兄已经感觉到她的呼吸和她身上的香水味。这时,师兄心中的冲动像洪水一样,师兄有些担心控制不了自己。这时,刘曦曦用手揪了一下师兄的耳朵,师兄一下就跳了起来。
  啊!刘曦曦吓了一跳,说你是装睡吧。师兄起身,说哪怕是我睡死过去,如果有人揪我的耳朵我也会醒来。
  真的?你的耳朵是你的敏感区?师兄笑了,说我的耳朵是敏感区,但敏感区和敏感区不一样。我最怕人揪我耳朵了,因为我童年最伤心的记忆就是被舅舅揪耳朵。在我童年的时候,我一调皮,我的舅舅就揪我耳朵。我舅舅揪我耳朵不但很疼而且让我十分屈辱。舅舅揪着我耳朵要从村口走进家门,全村的孩子都会跟着看。长期以来我的耳朵都是乌紫着有伤疤。我曾经发誓长大后把舅舅的耳朵割掉报我童年之仇。
  哇!刘曦曦惊讶地说,那将来我再也不敢揪你耳朵了。否则你把我的耳朵割了,我就成性冷淡了。
  什么?师兄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刘曦曦连忙说没什么,没什么!师兄问刘曦曦怎么现在才回来?刘曦曦说本来早该回来了,都急死了,你想谁不急。刘曦曦嘻嘻嘻笑着望师兄说,我金屋藏娇,公司却让我加班,太不人道了。师兄说,你经常金屋藏娇吧。刘曦曦说,没有啦,这是第一次。师兄问,你们公司最近忙什么呢?刘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