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林小牧,你是不是后悔了,你后悔了还来得及,我无所谓。”师弟瞪着红红的眼睛说:“女人就是祸水,害得我们师兄弟反目成仇。”
  我说,林小牧你醉了,说什么酒话呢,现在只是做游戏。林小牧望着师兄说:“老大我对不起你呀,这事一直压在我的心上,我难受呀!今天你杀了我,杀得好。”师兄急了,把自己的底牌一亮说:“林小牧,你看,我不是杀手,我没有杀你!”师弟林小牧看了师兄的底牌无言以对,他四处看看,嘴里嘟囔着说:“这世界太复杂,难道还有比师兄更恨我的人,不知道谁要杀我,谁要杀我?”师弟林小牧说着趴在那里睡着了,钟情却站起来就走。我连忙举起手来说:“我自首,我是杀手,我自罚三杯。我和所有被杀的人没有任何恩怨情仇,我只是玩游戏,没想到师弟这么当真。”
  师姐柳条去拦钟情却没有拦住,柳条只有让钟情走了。柳条回来说:“好了,这杀人游戏到此结束。大家分手在即,不要搞得心中不痛快。”师姐举起了杯,说:“我提议,为了我们的未来干杯!”
  我看看师弟,他趴在那里不省人事。我又望望师兄,见师兄也坐在那里发愣。刘曦曦一手端了一杯酒说,最后一杯我替姚从新喝了,他不能再喝了,再喝也会醉的。师兄说你得了吧,我看你是喝醉了。刘曦曦把手中的酒都喝了,说我愿意为你而醉。
  大家散场的时候,师兄要去送刘曦曦,我说师兄你喝酒了不能开车,师兄却说我还早呢,刘曦曦已经基本醉了,我不送,她开车真会出事的。我说,你送她在路上不出事,你就不怕到她家出事,酒壮色胆呀。师兄说,还有什么怕的,该出的都出了。我和二师弟听师兄这样说也就不吭声了,原来师兄已经和刘曦曦出过事了。据后来师兄给我交待他和刘曦曦出事是在吃了钟情药的第二天。
  吃过所谓钟情药的师兄第二天的确有些不正常。他总是含情脉脉地盯着一个地方看,像个傻瓜。二师弟曾担心地问我,师兄会不会成为花痴?我说怎么可能,那钟情药明明让我倒进下水道换成了盐。二师弟说那师兄的举止怎么不对头呀!我说别理他,他是吃错药了装疯。让他装吧,一个失恋者是有权利装疯的,况且他又自认为吃了钟情药的,不钟情几天也说不过去。晚上,我们出门的时候师兄意外地接到了刘曦曦的短信。
  刘曦曦:最近在忙什么?
  师兄:什么也没忙,为情所困。
  刘曦曦:哈哈,去你的。需要解困吗?
  师兄:怎么解?
  刘曦曦:我有办法。
  师兄:我是吃了钟情药的,难道你有解药。
  刘曦曦:我有解药你吃吗?
  师兄:你那解药主要是解精神之困还是肉体之困?
  刘曦曦:肉体和灵魂是不可分割的,肉体伴随着灵魂,要解一起解。
  师兄:你那是什么灵丹妙药?
  刘曦曦:我是中西医结合。
  师兄:那我去一趟。
  刘曦曦:欢_迎来治病。
  就这样师兄真的去了刘曦曦家。毫无疑问刘曦曦这包解药的确能解师兄的钟情药之毒,师兄直奔欲望而去。师兄苦心经营的道德之塔,被善于挖墙脚的师弟挖空了。师兄觉得压在自己心上的雷峰塔倒了,心中空落落的。一路上师兄觉得身轻如燕,没有坚守和禁忌的感觉让师兄十分轻松。师兄突然觉得坚守是可笑的,为什么坚守,为谁坚守?自己守住的一个女人,却被师弟得到了,自己难道是为师弟坚守的。去他妈的,老子也该尝尝女人的滋味了。刘曦曦是个好女人呀,虽然不是妻子的合适人选,但却是一个情人的最佳人选。师兄想象着和刘曦曦见面的各种情景。但是有一种情景在师兄脑海里盘旋多时:刘曦曦给自己打开门,两人四目相对仿佛久别重逢的情人。这种相望大略十秒钟,也就是火箭升空的最后读秒。从“十”开始读,数到“一”的时候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然后进行热烈的长吻……
  师兄激情澎湃地敲响了刘曦曦的门。可是一连敲了几遍都没有刘曦曦的声音。师兄掏出手机给刘曦曦打电话,师兄说我在门口,你怎么不给我开门。刘曦曦说你好快呀,我在公司还没忙完呢,你可以先进屋,钥匙在门口防滑垫底下。师兄说这样不好吧。刘曦曦说我对你不设防。师兄打开了门把刚才的激情强压了下去。
  师兄坐在沙发上开始胡乱翻着堆在沙发上的报刊。这时,师兄被刘曦曦的那本粉红色的笔记本吸引了。这笔记本师兄经常看到刘曦曦在听方正先生讲座时拿在手里,刘曦曦都记了什么呢?师兄随便翻开笔记本,发现是对方正先生第二次讲座的记录。这次讲座刚好是师兄陪着去的,让师兄感兴趣的是刘曦曦对方正先生答员工问的评述。在笔记阅读中师兄还意外地发现了刘曦曦对自己的评价。以下是刘曦曦笔记的部分内容,摘抄如下:
  第二次讲座员工提问:一个人挣多少钱才够?
  (刘曦曦评述:这个问题引来了哄堂大笑。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提得愚蠢而又实在,我当时真不知道方正先生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方正先生的大弟子坐在我身边,用鼻子哼了一下,做不屑一顾状。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对员工的提问不屑一顾,我还对你不屑一顾呢!)
  师兄看了刘曦曦对自己的议论笑了,师兄想想当时自己并没有不屑一顾呀。
  方正先生:“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探讨一下,人生追求的是什么?”
  (刘曦曦评述:方正先生喝了一口水,我脑子里迅速在为方正先生找词。姚从新在下边接方正先生的话茬:追求的应该是自由。)
  方正先生:“人生追求的是自由。”
  (刘曦曦评述:算你蒙对了。这不算什么本事,你是方正先生的弟子,对于他的观点都了然在胸了。)
  师兄捧着笔记本自言自语地说,这可不是我蒙的,这是常识。
  方正先生:“人们追求的是可以自由地自我选择和自我安排,这是人性决定的。人们选择自由的空间越大,这个社会也就越进步。但是,这种自由并不是自由得一无所有,是靠经济实力的。一个人富有的标志是你自我选择的空间有多大?当然是越富有.自我选择的空间就越大。在中国有五百万人民币就能基本实现了自我选择,一个人资产达到两千万人民币以上就完全实现了自我选择。也就是说有五百万就基本够花,有两千万就完全够花了。”
  (刘曦曦评述:方正先生这个数字一说出口,全场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我不由笑了,这个数字有意思,怎么来的?姚从新坐在我身边也笑了,看样子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方正先生开出的数字。姚从新笑着时不时望望我,这让我不踏实,因为姚从新是靠在椅子上的,我是趴在桌子上的,姚从新的目光落在我的耳台上,有一种灼热感,我不由用手摸了摸耳台,因为那可是我的敏感区。说来也怪,方正先生的四个弟子唯有这个大师哥让人不放心,心里对他有一种敬畏,有点怕怕,总觉得他很难控制,越怕他却又越想见他,见了他心中又十分慌张。大师哥身上有一种正气,怕又想靠近。相比来说林小牧身上却有一种邪气,嘴忒贫,好玩,可是对我却没有杀伤力,骗小女孩还差不多。)
  师兄苦笑了一下,心想我身上有股正气,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